觀點

任建峰

任建峰:「侵侵」靠得住?!?

【明報文章】有一個政治人物,他反對尋求公義的示威。他把所有示威者抹黑為「暴徒」。他盲撐警暴,甚至認為應該派軍隊去鎮壓示威者。當有一些所謂民間人士向示威者,甚至平民百姓施暴,他不但不譴責其無法無天,反而說一切是示威者的錯、撐施暴者為保家衛國典範。在法治、制度平衡問題上,他認為就算概括知道司法人員政治取向都不足夠,要求司法人員在具體議題上要作與他政見一致的判決,企圖造就三權合作局面。他認為律政部門是應該用來對付與政權唱反調的人士的。他更抹黑傳媒為「發放假新聞」,甚至與民為敵。

另外,這政治人物對新疆發生的一切,視為很強硬但亦是很必要的。當大家在說要與香港同行時,他說為了經濟利益要同樣與中國同行。他曾讚賞中國領導在新冠疫情上處理得好、透明度高。他與他的子女都在中國有不少生意來往。他很欣賞世界各地的獨裁「強人」、鄙視民主政權,更推崇一套只要是他勝出才能算數的輸打贏要、反民主政治觀。

按邏輯分析,相信推崇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的「黃絲」應該不會熱烈支持這人吧?錯了。有部分(但絕不是全部)「黃絲」偏偏就是擁戴一個這樣的政治人物。他就是被部分「黃絲」可愛地稱為「侵侵」的美國總統特朗普。

支持「侵侵」的「黃絲」普遍認為他對中國強硬、有助香港民主進程。對於「侵侵」的各種與一般「黃絲」價值觀背道而馳的言行,他們會以批評其對手拜登對中國軟弱為回應,有時甚至會去到引述各種陰謀論抹黑拜登的東西,亦會說只要「侵侵」能打敗中國,他其他的一切就到「勝利」後才再算。

藐視民主人權 無視自由世界盟友

不過,從上述一些言行可見,「侵侵」在對華政策姿態上搖擺不定,並不是好像部分「黃絲」以為那樣一面倒地強硬。更重要的,就是他在美國內藐視民主、人權,在美國外無視自由世界的盟友。就算他真的是要在國際社會打「人權牌」,都欠缺號召力:近期民意調查顯示,歐盟民眾對中國與美國政權觀感幾乎同樣地低。拜登是否「親中」還是一個謎,但至少他在國內捍衛人權及較能修補與自由世界盟友的關係,就已經能給他或(如果他真的是「親中」的話)將來的其他總統一個在國際社會打「人權牌」的基礎。

另外,對於各種圍繞拜登與其兒子的陰謀論,就連親共和黨的《華爾街日報》新聞部都認為「侵侵」支持者提供的「證據」欠缺根據。而就算那些陰謀論有根據,基於「侵侵」與其子女在白宮內的以權謀私及與中國千絲萬縷的商業關係,他們的支持者都只是五十步笑百步。

至於認為「侵侵」會有意或有能力打敗中國的看法,上述一切理應讓大家存疑了。而就算他真的能做得到又如何?任何以一套讓普世價值倒退的理念去打敗另一套違反普世價值的理念,所會得到的結果,都不會是一個更民主自由的世界(包括香港),而只會是奧威爾小說《一九八四》內的那種強權大國無了期互相廝殺的局面。

拜登在香港等地區的民主、人權問題上是否立場堅定,的確是有疑問。但如果大家認為一個在各種言行上都已明顯地藐視民主、嚮往獨裁的政棍在香港等地區維護普世價值問題上「靠得住」,這是太天真、太愚不可及的想法吧。

(作者按: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作者是執業律師

[任建峰]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