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孔誥烽

孔誥烽:為何拜登陣營也不信「將會大勝」民調?

【明報文章】美國還有兩個多星期便舉行大選,通過郵寄或投遞投票的選民,已經創歷史新高。如果你相信民調,便會相信拜登將輕易贏得選舉。畢竟在多個搖擺州份,如賓州、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等,拜登都以大比數領先。不過經歷過2016年幾乎所有預測都大跌眼鏡的經驗,現在沒有媒體敢一口咬定拜登一定能夠當選。

2016年希拉里在選前兩三個星期於關鍵州份領先特朗普的幅度,沒有比現在拜登的小。現在選舉結果與民調會有很大出入,不是沒有可能。首先是很多特朗普的支持者,可能因為媒體對「特朗普支持者」都有「追不上時代」、「種族主義」、「學歷低」、「全球經濟下失敗者」等刻板印象,都傾向不表態,到投票時才投給特朗普。

選民在議題上認同特朗普 卻覺得他沒總統質素

權威民調機構Gallup在9月進行的調查(註1)顯示,只有四成四選民覺得特朗普擁有總統的領導質素,覺得拜登有此質素的則有四成九。但在各項議題的立場上,有四成九選民表示認同特朗普,只有四成六認同拜登。這個調查顯示,選民其實很矛盾。如果是對人不對事,他們會選擇拜登;但如果對事不對人,他們則會傾向特朗普。

在同一個調查,有五成六選民覺得自己的生活,現在比4年前好。這個自我感覺良好指數,乃是自列根爭取連任以來,於在任總統爭取連任年最高的。列根在1984年爭取連任時,只有四成四選民覺得自己比4年前過得好。1992年老布殊爭取連任時是三成八的低位,他也連任失敗。2004年小布殊爭取連任時是四成七,2012年奧巴馬爭取連任時是四成五。現在的五成六,的確是很高。很多人都覺得在全球大瘟疫和經濟衰退中,那麼大比例美國人仍感覺良好,十分奇怪。

看深一層,這個現象其實並不怪。美國實體經濟的下滑,沒有比預期嚴重。美國第二季的經濟收縮,是9.5%。之前報道的三成多收縮,是全年化(annualization)計算,聳人聽聞但沒多大現實意義。美國的收縮比較其他發達國如日本(-10%)、德國(-11.7%)、新加坡(-13.2%)、加拿大(-13.5%)、法國(-19%)和英國(-21.7%)等都少(註2)。美國的航空公司、餐廳、商場、電影院和其他靠人流支撐的行業受到疫情嚴重打擊,但高科技公司如Zoom、Netflix、amazon等卻成為這次疫情的大贏家。更重要的是,美國的房市和股市,在瘟疫之中,還繼續爆升。

瘟疫中美國房股爆升 實體經濟比其他發達國好

2008年美國金融體系差點崩潰,美元在國際市場的地位,也沒有絲毫動搖。這道理很簡單,就是世界除了美元之外,並沒有享有接近公信力和全球流通量的貨幣可以成為替代。發行唯一有機會取代美元的歐元的歐洲經濟,當年受到金融危機的打擊,比美國更大。

這次疫情下,歐洲的經濟狀况也是比美國更糟糕,還將受到英國脫歐打擊,歐元受到很大壓力。所以今天,再無投資者質疑美元地位。美國聯儲局也能在疫情中毫無顧忌地增加貨幣供應。疫情開始後,美元利率不斷下降,美國的房市和股市,也跟着爆升。疫症導致房屋建設減慢,更令美國多個房市出現嚴重供不應求的局面。調查中56%自我感覺良好者,應該便是有房產股票在手者,即包括有退休金供款的在職人士。而在聯儲局大舉放水的前提下,國會亦放心通過龐大刺激方案,全民派錢和增加失業救濟金,令不少中低收入人士,在臨時離職時獲得比原來薪水還高的收入。

左中右的經濟學家,都肯定特朗普提名的聯儲局主席鮑威爾的領導力。疫情開始後,Gallup調查(註3)更發現公眾對鮑威爾的肯定達58%,比特朗普(47%)、財長梅努欽(51%)、國會的民主黨和共和黨領袖(46%和47%)都高,比格林斯潘在2005年拿過最高的56%還高。現在疫情沒有打擊美國人對經濟的良好感受。但問題的關鍵,是美國人會不會將疫症中的房股繁榮歸功特朗普。這是最大的未知數。

大量民主黨選民預先投郵寄票 或引發選後爭議

另外,現在各州都有大量選民選擇在大選日前預先以郵寄或投遞方式投票,避免大選日票站擁擠,親身投票會感染疫症。但數據顯示,選擇郵寄投票的絕大多數都是民主黨支持者。共和黨支持者,則多傾向在投票日親身往票站投票。這種不同政黨支持者以不同方式投票的狀况,史無前例。萬一關鍵州份的郵寄或投遞出現狀况,或在選後受到法律上的挑戰,則很容易將選情倒轉過來。

但話又說回來,2016年希拉里意外落選,很大原因是有很多民主黨支持者對希實在太不滿,而且投票前民調都預測她能壓倒性地贏特朗普,令不少民主黨支持者,不是抱着希拉里一定贏,便是給特朗普這個局外新人勝選試試看也不壞的心態,沒有出來投票。希拉里更老神在在到在臨選舉幾個月疏於到密歇根、威斯康星和賓夕法尼亞3個傳統民主黨州份造勢,導致3個州都變成特朗普囊中物。

4年前意外大翻盤 重演機會不太高

民主黨支持者,經歷了過去4年他們無法接受的施政混亂、反移民和基右政策,恐怕這次都會踴躍出來投票。拜登陣營也不斷強調不要輕信民調,一直都在高呼告急。2016年式的意外大翻盤,發生過一次之後再發生的機會,應該不會太高。

當然,現在愈來愈多人擔心,選舉的最可能結果,是11月3日投票後,在第二天也不會有明確結果。如果特朗普開票後在表面上輸了,他的團隊很可能會以郵寄和投遞投票的種種法律和技術問題為由,提出上訴,最後變成像2000年小布殊對戈爾的選戰,要告到上最高法院,在選舉日超過一個月之後才能有結果。

最近有一個有趣現象,就是香港部分媒體,要找人評論和預測世界政治經濟大勢時,愈來愈喜歡找堪輿學家。最近一位從中國近代史、中美關係到粵劇復興什麼也好像很懂的術數大師,竟然從特朗普的八字,算出他在今年10月8日到11月7日的丙戌月會無運行,到11月7日之後才有好運,所以預測特朗普在開票時會輸,到後來上訴和重新點票時會贏。對於這種大迷信預言,我們聽後笑笑便可,不用太認真。但如果這個預測最後意外成真,大家也不應感到太驚訝。

註1:bit.ly/2H7WFOU

註2:bit.ly/31j5Y5t

註3:bit.ly/3579wJj

作者是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韋森費特政治經濟學教授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孔誥烽]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