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吳幼珉

吳幼珉:機械人法官能公正裁決嗎?

【明報文章】當前香港社會嚴重撕裂,市民政治立場壁壘分明,大眾連對許多民生問題都難以取得共識。

公務員或法庭裁決需要政治中立是為了整個社會好。公務員除了需要遵守「一國兩制」原則,不參與政治活動、不參加政黨、不介入政治漩渦,那對香港穩定肯定也是有好處的。

強調政治中立,也能提高人們對「五十年不變」或「行穩致遠」的期盼。

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在社會裏,人們對政府的管理哲學、管治方式、人與人相處和互動規範、社會事件等都會有自己的看法,無不涉及他們的政治立足點和出發點,那是他們的政治立場。而愈廣泛和直接參與社會活動的人,他們的政治立場就愈容易為人所知。

香港的法官生活在社會現實中,對問題的思考出發點和立場會不同,心底裏對當前動亂會有不一樣的看法,他們對近年群體事件的裁決自然也會不同,於是乎大眾會把法官分為「黃官」和「藍官」。至於說還有「紅官」,現階段恐怕是言重了。

在IT時代,機械人出現和被廣泛使用改變着人們的工作和生活方式。機械人可以代替人進行重複的勞動,及後還可能兼有某些學習功能。

機械人可以出現在生產線上,也可以給學生上課,節省人手會計和法律文書工作,如此等等。

在沒有資料輸入前,機械人沒有愛憎;有人卻預期未來的機械人可編寫有感情的文章。

不可能完全沒有政治立場

不知道未來的法庭會否出現機械人法官;如果有朝一日,此事成真,那些機械人硬件裝備後應該也沒有特定的政治立場;在審判前,需要人手輸入法律條文、案例等。但即使如此,判決也不可能完全沒有政治立場。

因為法律和昔日的案例會反映立法原意或從前法官的政治立場,一點都不超然。而向機械人法官輸入什麼資料,法院就會有什麼樣的裁決。

在現實世界,人腦接受外界輸入的信息,往往是通過一個透鏡進入頭腦,再加工處理,然後支配人的言行。價值觀決定那「透鏡」會讓什麼信息和以什麼樣的方式進入大腦,再如何進行加工處理。而不同人頭腦裏有不一樣的「透鏡」,他們對事物的判斷自然也不同。

今天法院裏的法官對問題的看法是基於他們所接受的知識和環境所決定的,一些人的立場更是根深柢固的,不時會頑固地表達出來。在涉及政治議題的案件中,被任命的法官會有自己的立場,作出判決。否定這一點,就解釋不了很多現象。

在法院,核心問題是選擇什麼人當法官,而不是某某法官如何裁決。即使採用機械人法官審案,誰編程式和輸入資料則很重要。在司法系統中,人駕馭着包括人在內的硬件和軟件。

作者是資深評論員

[吳幼珉]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