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葉建源

葉建源:誰在教育界製造恐慌和白色恐怖?──與教聯會會長黃均瑜先生商榷

【明報文章】本月12日,《明報》觀點版刊登教聯會會長黃均瑜一篇題為「遲來的忽然高調」的文章,對教協會及本人作出一些無理指控。本來教育界正處於多事之秋,我們有更多重要的事要做,但為正視聽,不得不匆匆撰文回應,希望讀者對事情有更具體而真實的認識。

我們在小學教師事件上的工作

日前,教育局公布取消一名小學教師的註冊,全城嘩然。本人自本年7月下旬收到該教師求助後,一直跟進了解,務求找出真相。黃會長文中質疑教協和本人「實際上做了些什麼?」既然如此,我們藉此機會,簡單交代在這事上的工作。

自收到該老師求助後,我們視為頭等大事,花了相當多時間在處理這個案,例如與律師團隊多次長時間開會及進行電話會議,蒐集資料、研究理據、還原真相。8月中旬,律師團隊綜合了我們的意見,代表老師寫了一封20多頁、情理兼備的信件,反駁教育局的指控,並要求教育局在最終決定前安排會面聆訊,現場回應教育局的問題。9月下旬,老師收到教育局發出取消其註冊的信,信中沒有具體回應我們反駁的觀點,也沒提及讓老師出席聆訊,完全罔顧程序公義,我們即時決定向上訴委員團提出上訴,隨即展開另一輪密密麻麻的準備工作。

從各方面得到的資料顯示,該老師是一位得到學校器重、同事尊敬、家長讚賞和受學生歡迎的好老師,絕對沒有像教育局所指「有計劃地」在課堂散播港獨信息。我們認為教育局為求自保,不惜犧牲無辜的老師,實際上是一次旨在殺雞儆猴的政治操作,絕對是可恥的做法。老師失去註冊身分,除非上訴成功,否則終身未能申請教職,經濟上即時出現困難,教協支付所有法律費用和老師部分的生活費,並即時展開眾籌,也邀請市民和教師同工給老師打氣。

教局解說可謂誣衊 須為教師發聲

黃會長又指教協「忽然高調」,這個批評更令我們失笑。教協處理投訴,一貫保密,未經老師同意,絕不會披露任何資料,其他毋須處理個案的教協理事也不會知悉。但是,教育局突然在本月5日向傳媒公布有教師被取消註冊,傳媒竟同時得悉教師任教的學校名稱,情况便大大不同了。我們發現教育局發出的資料,以及翌日在記者會的解說,所舉出的「罪證」極其薄弱,而且不少帶有誤導成分,對相關老師和學校都是一種誣衊。我們必須為教師發聲,取回公道,不容教育局以失實的指控和誤導的資料欺瞞公眾。即使進入這個階段,我們的每一個步驟都仍然尊重當事人的意願,保護當事人的私隱與尊嚴。

教界會判斷教育團體是否助紂為虐

黃會長又批評本會理事張銳輝「對教育局披露的資料置若罔聞,不是逐一駁斥」。本月11日,教協會正正召開題為「駁斥教育局對被釘牌老師的誣蔑,團結一致全力上訴維護老師尊嚴」的記者會,張銳輝是講者之一,我們向記者提供事件概要、詳列證據指出教育局在處理事件中的程序和實質不公義,包括指老師以「85分鐘」來講述民族黨和港獨問題是不實的指控,無論教案設計和學生的回應,都指出課堂的目的是言論自由,教育局說法誇張、昧於事實,如果不是錯誤評估,便是刻意誤導公眾,抹黑教師!黃會長在未經事實查證,便採用教育局的說法,指「被除牌的教師是課程編寫者,是『製獨』者」,究竟誰人才是黃會長所指的「對該老師的專業謀殺」呢?

不過,有一點本人十分認同黃會長,他說絕不苟同製造恐慌和白色恐怖的手法。請黃會長公道一點,現時在教育界製造恐慌和白色恐怖的,正是教育局和梁振英及建制派等人,前者濫用公權力打壓教師,後者不斷對教師作出起底行為,又針對教育界進行恍如文革般的政治批鬥,這些才是真正摧毁教育的行為。教育界也會判斷,各個教育團體是否助紂為虐,有沒有為教師說出公道話!

對上訴有信心 但已作司法覆核準備

事件發展至今,影響深遠,雖然我們對上訴有信心,但如失敗,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是第二步上訴機制,根據林鄭日前的公開說法,相信也不會奏效,我們已作出司法覆核的準備。我們呼籲教育界團結一致,緊守崗位,秉持專業;我們也呼籲社會人士支持教育界,抗拒政治干預教育,守護我們的下一代!

作者是立法會議員(教育界)

[葉建源]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