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歐陽五

歐陽五:沉思香港

【明報文章】睽違這麼久,香港變了沒有?

肯定是變了,而且是大變化。

近10年來,香港經歷了太多。筆者認為,傷未平,疫還在,機與危並存,港人需要沉思。

罪與罰

去載,修例風波衝擊本港。根據警方最新披露的數據,由去年6月9日至今年9月30日,共有10,039人涉修例風波中的罪行被捕,當中2266人被檢控。

多麼痛啊,上萬人,關聯幾多家庭?尤其是,被捕的,多是年輕人。

這不是「秋後算帳」,而是「罪與罰」,一個法治社會的必然。需要沉思的是,在政治團體和社交媒體強力動員下,衝過頭的修例風波,到底傷害了誰?「缺一不可」的「五大訴求」有可能麼?客觀上為蔡英文輸送選舉能量、為美西方提供制港遏華口實,對本港有何好處?而遇害女孩潘曉穎的父母討到公道了嗎?

小與大

今年,超級新冠疫情來襲。平心而論,本港整體防控尚可。但起起伏伏,一直未消停,近期不明源頭個案連增10天,專家指第四波疫情或已殺到。圍繞口罩、封關、要不要接受內地援助等,政治口水亦時有。

多可惜啊,以本港曾有2003年抗沙士的經驗,以內地是次抗疫有成,又有「一國兩制」之利,本應更早更好控制疫情。

問題在於立場,在心態。事實上,病毒不認「左、右」,抗疫也無分「社、資」。本港人口700多萬,遠不及京滬廣,甚至不比深圳、武漢多,全民檢測,真的那麼難嗎?如果大家都能尊重「賽先生」(Science),理性看待「小我」與「大我」的關係,怎會讓本港「健康碼」的推出一再延宕?

家與國

「十一」甫過,本港經歷了史上最慘的「黃金周」。商舖門可羅雀,商家苦不堪言。據報道,上水「藥房街」約有八成藥房及藥妝店已關門。

入境處資料顯示,10月1日至6日,只有894名內地遊客來港。既因為疫情,也有修例風波後對赴港仍有顧慮的因素。而在不遠處的澳門,「黃金周」到訪遊客雖遠不及往年,仍錄得15.6萬人次,93%來自內地。

遊客多了,本港有煩惱;太少了,也不啻是個問題。這個「黃金周」,是典型之一例。港人需要沉思,家與國的關係,「一國」與「兩制」的關係。

曾經,多少內地人士懷有「香港情結」,哼唱着羅大佑創作的《東方之珠》,想去香江看一看維港夜景、銅鑼灣繁華、大嶼山大佛。如今,難了,意願也下降了。

何也?一則疫情,一則異化。在近年來的連番事件下,香港的形象大變,甚至是顛覆性的。

一些港人仇中反共,動輒以民主、人權為名,抨擊內地體制,甚至看不起內地民眾,損害了兩地彼此的好感和信任感。

其實,家與國、「一國」與「兩制」的關係,是辯證共生的。歷史可以鏡鑑,未來仍靠平衡。

古羅馬「帝王哲學家」奧勒留,在其所著《沉思錄》中有言——「觀照內心。善的源泉是在內心,如果你挖掘,它將汩汩地湧出。」當下的香港,面臨多重挑戰,處於由亂到治的關鍵期,需要真正沉思的力量,應專注防疫和民生,把握粵港澳大灣區建構、「十四五」規劃將制定等契機,同時警惕「黑暴」敗部復活,大聲向蠢蠢欲動的「佔中2.0」計劃說不。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歐陽五]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