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進圖

劉進圖:教師釘牌:否定通識、要求洗腦

【明報文章】教育局上周宣布取消宣道小學一名教師的註冊,使其終身無法踏足校園,理由是該教師設計了一個85分鐘的教案,介紹被取締的香港民族黨的宗旨及政綱,明顯宣揚港獨信息,屬嚴重專業失當。如果單看教育局的新聞發布會,公眾可能會以為該位教師在向高小學生作單向、片面的港獨思想灌輸,但隨着案情細節陸續浮現,公眾看到的卻是一幅截然相反的圖畫,要求單向、片面的洗腦式教育的不是那位教師,而是教育局。

事件的核心爭議有兩個,其一是在小五程度的生活教育科探討言論自由課題時,是否可以用香港民族黨被取締一事作例子,說明有一些政治言行如組黨宣傳推動港獨,是法律禁止的,是不可行的;其二是可否不向學生灌輸老師自己的立場,而是提供客觀及包括正反觀點的信息,引導學生獨立思考,使其自行達至港獨不可行的結論。

教育局認為沒需要,只需要告訴小五學生港獨不可行,不論在歷史、制度、政制、實際上都不可行,不應該花時間介紹民族黨,不應該研究為何有人提倡港獨,不應該問學生是否贊成,任何年級都毋須討論港獨。

教協代表被釘牌教師披露的資料顯示,所謂85分鐘宣揚港獨的教案設計,其實有20多分鐘是播放香港電台的《鏗鏘集》節目,內容既包括民族黨陳浩天的發言,也包括官員和議員對他的批評,而課堂討論和工作紙上的問題,也都是客觀中性的問題,沒有向學生灌輸既定立場,而是提供包括正反觀點的資訊,例如特首林鄭月娥與行會成員湯家驊批評民族黨的觀點,而宣小學生經過相關課堂討論後,自行達至港獨不可行的結論,教育局派員去學校了解多名學生取態,也確認學生知道課堂討論的是言論自由題目,並且認為港獨不可行。如果這些資料全屬事實,當局怎可能得出教師專業失當的結論?

教局立場顛覆通識教育最根本規範

自從當年特區政府推動教育改革、引入通識教育,不論是高小、初中或高中,在教授與時事有關的課題時,教育局要求老師持守專業立場,不論自己對課題有什麼看法,務要提供客觀的、包括正反觀點的資訊,讓學生吸收資訊後作思考、比較和判斷,老師的角色是引導學生作多角度的思考,經慎思明辨後成為一個良好的世界公民、中國公民、香港公民,而不是灌輸單向、片面的政治觀點,強迫學生接受。這個通識教育方法,經過約20年的實踐,已經深入民心,成為教育界的專業規範。

如今,宣小的老師按着這個通識教育方法,藉一則富爭議的政治新聞,使學生明白言論自由有其法律界限,並且經討論後明白到港獨其實並不可行,但教育局卻認為老師罪犯天條,根本不應該提供正反兩面的信息,應該一面倒只提否定港獨的信息,根本不應該與學生討論,應該單向灌輸港獨絕不可行的結論,老師沒有這樣做,就是專業失德,就要釘牌,就終身不得教學——這個立場顛覆了20年來通識教育最根本的規範,等於宣布在涉及港獨或其他國安議題上,教育局要求學校做的其實就是單向片面的洗腦教育。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劉進圖]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