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周永新

周永新:通識科修訂針對的是年輕人價值觀

【明報文章】本專欄以「厚生實錄」為名,開宗明義,就是文章以記實為主,並非為了推銷個人主張,也非為了自己的理念而月旦時事。當然,文章不能沒有自己的觀點,筆者也不可能沒有自己的立場,但過去兩三年,相信讀者也看到,本欄評論多從市民的角度出發,無論褒或貶,主要視乎事件對市民福祉的影響。

筆者發覺,近年社會上的爭議話題,評論者總是立場先行,各說自話,事件難有愈辯愈明的空間。筆者以下要討論的,也正是這樣爭議性話題——通識科課程的修訂。

通識科是在董建華出任特首時引入的:當初幾位鼓吹通識科的人士,都對教育工作有極深的認識和抱負;建議提出後,即得到教育界和不同政黨的支持,認為通識科不但可以增加同學對社會、國家和世界的認識,且可加強他們批判性的思考能力。2009年,通識科成為中學生的必修科目,正如中、英、數一樣,是中學會考時必須考核的科目。

董建華承認對通識科「睇漏了眼」

通識科開始被人質疑,大概是2012年「反國教科運動」以後的事:當時,一些建制派人士提出的批評是:為什麼學生對國民教育有這麼大的抗拒?為什麼老師沒有好好引導學生認識自己的國家?學校課程是否出現了問題,以致學生對政府有這樣敵對的態度?審視現行中學課程後,他們發覺通識科與國民教育最有關係,結論是:通識科「教壞」學生。到2014年的「佔領行動」,當大批中學生經常留守金鐘佔領區時,批評通識科的人士更相信,是老師透過通識科和相關活動鼓動學生反抗政府,並且在價值觀念上,引導學生相信,自己所做的是公義的事。到了這個時候,通識科成為眾矢之的,連最初支持通識科的前任特首董建華,早前也承認自己當時是「睇漏了眼」!

上月下旬,由陳黃麗娟擔任主席的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完成檢討後提交報告,雖然報告內容涵蓋中、英、數等主要科目,但最為社會關注的,還是有關通識科的建議(見《明報》2020年9月23日〈通識書倡強制送審 新近事不宜討論〉)。專責小組的建議包括:(1)通識科仍應「必修必考」;(2)通識科教科書應納入現行課程送審機制;(3)縮減、檢視課程內容,不宜討論新近發生的事件。專責小組提交報告後,一般情况,教育局三四年後才會作出修訂,但這次有關通識科的修訂,筆者相信,政府很快便會作出決定。

今次通識科課程修訂引起的爭議,筆者有以下觀察:

課程修訂建議不切實際、不可行

第一,今次通識科課程的修訂,政治意味明顯大於一切。首先,為什麼通識科的教科書要強制送審?為什麼新近發生的事件不宜討論?其實,通識科優勝之處,是老師可靈活運用教材,並且在特定教科書外,還可加入其他資料作為補充,包括專家和學者對事件的評論,這樣可豐富學生的思考。現在批評通識科的,總覺得老師引用的資料和評論,不但負面的佔多數,對一些概念的解釋,例如「三權分立」、「以法達義」,老師也多有自己的立場,而且十分偏頗,簡單來說,就是「政治不正確」。不過,就算以後教科書必須送審,把「不正確」的部分刪除或修訂,難道老師不可在課堂上引用其他資料作補充?難道老師講解時連提出別種觀點都不可以?若然老師只能依書直說,不可加添、不可減少,如何引起學生的興趣?

至於不可討論新近發生的事件,「新近」怎樣定義?筆者中學讀書時,中國歷史到清末為止,連辛亥革命也不包括在課程內,想必因為民國一切事皆未有定論。現在所說的「新近」,難道香港回歸以後的事都不可討論?歷史長河中,香港特區的23年實在算不了什麼,但這樣做,通識科豈不成為另類「歷史」科目?此外,通識科與其他科目不同之處,是學生可以就親身見過的事參與討論,例如國民教育應否獨立成科,是否也被視為「新近」發生的事件而不宜學生討論?如果真的這樣,學生只會覺得政府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愈是不宜討論的新近發生的事件,學生會愈發有興趣知道,他們可以透過通識科以外渠道尋求「真相」。

損害學校、老師、同學之間的信任

第二,通識科課程的修訂,或會在校內造成不信任文化。中學課程的修訂原本是平常事,隔一段時間便做一次,但今次專責工作小組提交的報告,特別是關於通識科部分,相信過往批評通識科的人士不會「收貨」:在他們眼中,建議就算得到落實,仍不能防止老師向學生傳遞錯誤的政治立場和價值觀,所以在他們看來,適當的做法是學生不用「必修必考」,課程也改成類似以前的「公共事務科」(Public Affairs),教導學生對現有體制有點認識就是了。但這樣做,通識科是否還有存在意義?

其實筆者最擔心的,是通識科無論如何修訂,總不能避免損害校內一向以來的信任文化。通識科就算仍然「必修必考」,學校行政人員應否監察老師在課堂內的講授內容?除教科書送審外,老師所預備的補充教材和資料又應否得到學校的同意方可使用?學生在課堂上如果聽到老師講些他們認為「煽動」的話,他們應否向學校舉報?筆者從事教學多年,深感學校、老師、同學之間的信任至為重要:這是教書專業的精髓,也是學校文化最值得珍惜的地方。

課程修訂是要改變年輕人的價值觀念

第三,通識科課程的修訂,看來最終目的還是要改變年輕人的價值觀。為什麼要修訂通識科的課程內容?修訂如果只限於糾正一些對現行制度和相關概念的錯誤理解,這樣是否就可滿足批評者的指摘?筆者聽到批評的聲音是:今天香港年輕人,動不動抬出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旗幟:不是說政府的施政不公平,就是說官員的做法不公義,年輕人所以有這種行為,唯一解釋是他們被「洗腦」了!而向他們「洗腦」的,最大嫌疑是他們的通識科老師,因為透過通識科,老師可在有意無意間向學生灌輸自己的政治立場和主張,就算沒有鼓吹學生做違法的事情,老師對公義的執著,仍會令學生覺得,他們必須站在公義的一邊,並且義無反顧地堅守自己的理想。筆者認為,通識科課程的修訂,相信只是改變年輕人價值觀念的開始,最終目標是令他們不再迷信「蠱惑人心」的道理和主張。

文章開始時說了,筆者的責任是把事實記錄下來。通識科的爭議並不是教學的問題,是一場思想和價值觀念的鬥爭,目的是爭取年輕人重回「正軌」,就算他們無法即時擺脫綑綁他們的「普世價值」思維,也應規範他們的行為在「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框架之內。

作者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周永新]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