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楊志剛

楊志剛:新聞教父 演繹新聞道德

【明報文章】香港有不少傳媒大老、傳媒大班、傳媒大亨。但從來沒有新聞大老、新聞大班、新聞大亨。香港人在這方面絕不糊塗,亦不含糊。這些大老大班大亨可以在傳媒內指指點點,但不得在新聞上指指點點。傳媒可買可賣,有老闆有大亨。新聞不買不賣,沒老闆沒大亨。新聞連大老也沒有。剛出道的黃毛丫頭有本事的話大可挖掘出驚天大新聞,教新聞大老大姐面目無光。在新聞上可以指指點點說三道四而令一眾專業記者肅立無言的,我們尊稱為「新聞教父」。我翻查香港新聞史,香港出過不少新聞界元老,他們因經驗豐富而獲後輩禮遇,但其實也沒作出開一代之先的歷史貢獻。香港自開埠以來,能被一代又一代新聞工作者尊稱為「新聞教父」的,只此一位:黃應士。

代代尊稱「新聞教父」只此一位:黃應士

今天香港新聞界不但報道新聞,而且新聞界本身亦身陷政治漩渦,成為被追蹤報道的對象。如此景况,重新領會新聞教父的教導,實屬有益。

就像電影裏馬龍白蘭度主演的角色一樣,教父不怒而威,其立下的天條無人敢犯。但和電影裏的教父不一樣,新聞教父的威信,來自其道德力量,並不是單單憑着專業知識和經驗可得。新聞是專業,但最頂尖的專業知識,最高只會贏得「專家學者」或「新聞界權威」等被濫用了的稱號。如果隨便形容某人為「新聞教父」,聽者定必忍不住大笑出來。稱黃應士為「新聞教父」,則聽者只能由衷致敬。這是新聞教父道德力量產生的威信。

堅持無證不信 累積專業權威

新聞教父主掌無綫新聞時笑目含威、一言立信。能達此境界,是因為他堅持無證不信。這說來容易,卻要頂着天大壓力在信息不齊的情况下作出判斷,並獨自承擔後果。1989年北京天安門六四軍隊清場後一天,傳出「李鵬中槍」消息。香港各主流傳媒,包括港台、商台、亞視和主流報章都以頭條形式報道,《明報》1989年6月6日的頭版便引述「本報北京專訊」,以「李鵬中槍」為標題作頭條報道。新聞教父本着無證不信,不報。行內人都知道:如此驚天大新聞居然「獨無」,要面對何等壓力。「I am so proud of it, really」,他事後說。專業權威,就是這樣不斷在關鍵時刻的表現累積而成。

教父的道德力量又如何累積?1980年代在亞視新聞工作的馮德雄在「亞視密碼」回憶:1987年11月23日亞視發生4級大火,包括新聞部均嚴重損毁,只餘新聞直播的設備仍可運作。他記述:「無綫新聞的黃應士先生,作了一個讓人十分尊敬的決定:在無綫新聞部撥出地方和設備供亞視使用,並盡力在其他方面提供協助。」須知當時兩家電視台的新聞是鬥得你死我活的。大火救熄後兩個多小時,快到新聞出街時間。在無綫新聞部臨時工作的亞視員工,在最後關頭緊急完成任務,把稿件和剪輯好的新聞片段飛奔送到亞視新聞直播室,讓只有一支外景燈照着的主播伍國任從容報道:「各位觀眾,我哋繼續準時為大家報道午間新聞。」馮德雄憶述:「聽到這淡淡的、不亢不卑的一句,特別是『準時』兩個字,相信眼中含着淚水的亞視中人,應該不止我一個。」

將真實完整的報道出來 莫不是最高正義?

這是人性道德,人文情懷。道德是「對與錯」、「應不應該」的學問。其複雜之處,是涉及價值判斷。香港大學協理副校長徐詠璇多年前曾對新聞教父說:我很敬重記者,他們很有正義感。她憶述教父回答:「做記者不要過多的自我正義感,他們的職責是報道真實!」如果他人如此回答,我會反駁:正義感從來只嫌不足,豈會「過多」?普通人都愈多正義感愈好,何况記者?但這句話既然來自新聞教父,我會反思:將真實完整的報道出來,毋須正義的添加,莫不是最高的正義?正義感如能量化,新聞工作者履行職責時,應輸出多少正義感?五成夠不夠?

人文情懷感染數代傳媒大老大姐

教父未加入無綫新聞之前,任教於尚未升格為大學的浸會學院傳理系,由講師升到系主任。50年後的今天,仍有他的舊學生每周到他家裏煮飯仔和他歡度周末。這是學生對恩師的敬愛,更是反映阿sir黃應士當年如何關愛他的學生。

1970年代初期的香港,是胼手胝足的年代,清貧學生午餐能吃到兩個豬仔包已是滿心香甜。阿sir當時月薪2000元,他每周拿500元帶不同組別同學到尖沙嘴吃飯。「每周一飯」用盡老師的薪水,耗不盡老師滿腔關愛,學生豈敢忘懷?學生喜打籃球,可是沒球衣沒隊形。於是阿sir出資,為學生訂製醒目的隊衣,每次比賽親臨球場做啦啦隊。念新聞要各類採訪設備、黑房、相紙、顯影液等,學院缺資,阿sir又自掏腰包,讓學生有一切所需設備。他說服傳媒老闆,引入實習記者並有糧出、安排學生在校園辦報,學生未畢業,他便四出張羅,為學生找工作。他的人文情懷,深深感染了香港數代獨當一面的傳媒大老大姐。

1970年代在浸會學院的青葱校園年輕倜儻的Ray(黃應士的洋名),邂逅了青年才女沈慧珍。她在美國National Merit Scholarship Program中脫穎而出,在逾160多萬優秀學生中,她取得只頒發給千分之一最尖子的獎學金,入讀頂尖的博雅書院Claremont Colleges,以完美的4.0滿分成績畢業,然後前往哥倫比亞大學深造,只用3年便拿了兩科不同的碩士學位。1970年,她一回港便獲聘在浸會書院任教,並身兼兩職,教學之餘亦出任系主任助理。1979年,才女與Ray結婚,成為黃沈慧珍夫人。兩口子過着神仙眷侶的生活。

去年,黃夫人逝世。黃應士先生悲痛之餘,以對妻子的綿綿愛思,捐資浸會大學成立黃沈慧珍紀念基金,其用途之一是設立全港首個「傳媒倫理操守教授席」。在香港新聞界處於風高浪急之時、新聞工作者對「履行職責時要輸出多少正義感」等基本問題感到迷茫之時,設立冠名教席,覓天下新聞道德之權威,啟迪香港傳媒之倫理,是功在千秋的心靈偉業。

作者是教育工作者

[楊志剛]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