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宋小莊

宋小莊:首席法官聲明表達什麼意思?

【明報文章】9月23日,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發表13頁31段的聲明,這是罕見的。他表示近期涉及被告人是否被定罪和被保釋的個案,社會上出現各種評論,希望重申對香港至關重要的香港司法工作的一些原則和制度。首席法官強調司法機構決不應被政治化,法官不得受政治偏見的影響,對法官或法院的批評要有理可據,又認為斷章取義批評法院及法官是錯誤的,不能因為案件結果不合心意而作出嚴重指摘,但並沒有針對近日社會關注的問題作出說明,歸根到柢,只是對「社會上對司法的不滿」的一種不滿表示而已。沒有結合任何案例提出任何理據,只是一種空洞的說教,在教科書上都找得到,還要再重申嗎?如果法學教授在課堂上這樣講課,不捱學生罵、喝倒彩才怪呢!

「甩鍋文字」佔了四分之一

特首辦和律政司對首席法官表態式的聲明,卻表示歡迎。不知他們看了這篇聲明沒有,可能沒有看,可能來不及看。這篇31段聲明,對保釋不滿、對量刑不滿、對脫罪不滿、對法官不滿的處理辦法,用了9段的篇幅(第9、14、15、18、19、20、21、22、27段)來「甩鍋」,就是控方(律政司)為什麼不好好利用香港現行法律的規定,提出質疑、提出上訴、請求覆核等等?這樣的甩鍋文字,佔了該聲明的四分之一,不妨說,這是甩鍋的聲明,但被甩鍋的控方,卻高調表示撐聲明,實在有點難以明白。律政司可能陷入兩難之境,照該聲明的意思上訴,將大大增加訴訟成本;不上訴,則被該聲明甩鍋,被人們埋怨。人們理想地期望,律政司和法官們能不能把案子作的堅實些,一審就定讞了呢?

上訴能解決問題嗎?

但即使上訴,能夠解決問題嗎?上訴也未必可以解決問題。例如「陳宥羲案」,被告人在網上發帖威脅說要炸毁中聯辦,下級法庭和高院上訴庭均判有罪,但到了終審庭卻以「網上不是公眾地方」,「有違公德罪」不適用於互聯網,而改判無罪。這是什麼邏輯?難道農耕時代的「恐嚇罪」有罪,到工業時代還有罪,到資訊時代就沒有罪了嗎?

又如「雙學三子(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案」,在裁判法院判「非法集結罪」成立,但只得到社會服務令的懲罰,律政司上訴,上訴庭改判有期徒刑6至8個月,並給出了量刑標準。但到了終審庭卻認為這不是量刑標準,而是量刑指引,是未來式,上訴庭的中英文判辭都是現在時態,這是不難看出來的,但終審庭就看出來是未來時態,認為下一個個案才能適用,上訴庭吃了一個啞巴虧。

早前,有12名被保釋者出逃,但被廣東海警捕獲。如不保釋,在香港結案,懲罰是相對確定的。但保釋出逃風險遠比不保釋大,香港《國安法》第37條已有屬人管轄,第38條已有保護性管轄,可能啟動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任何保護性管轄的效力。人們會問,香港特區都有這種效力,難道內地沒有嗎?兩地又沒有移交協議,一廂情願單方面移交也不是辦法,如果這樣,他們不排除可能在內地接受起訴和審判。此幸乎?不幸乎?

無罪推定和保釋假定是兩回事

該聲明認為保釋是一種無罪推定,「一般假定為所有人均可獲准保釋」,聲明還說《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9D條,進一步加強了被告人應獲保釋的假定。這恐怕是一種誤區。在刑法理論上,無罪推定和保釋假定是兩回事,前者是證明定罪的前提,後者是減少誤判帶來的損害,不能混為一談。但兩者在聲明中卻被混淆了。

《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9G(1)條規定,「法庭如覺得有實質理由相信」,被控人「不按照法庭的指定歸押」、「在保釋期間犯罪」或「干擾證人或破壞或妨礙司法公正」,則「無須准予被控人保釋」。該聲明還說明香港國安法第42條有保釋的限制,就是「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除非法官有充足理由相信其不會繼續實施危害國家安全行為的,不得准予保釋」。兩者的意思是相似的。該聲明本來可以提醒法官們對保釋要多加注意,慎重批准保釋,或加大保釋金的金額,起引領司法系統的正面作用,可惜聲明卻沒有藉此機會回應社會的關切。

量刑委員會並不干涉司法獨立

近來香港社會有人提出設置量刑委員會,該聲明卻認為這將妨礙司法獨立,這恐怕也是聲明的一個盲點。普通法國家和地區的刑法只給最高刑,如某罪名處10年有期徒刑,但沒有給出一個量刑幅度,如5至10年。這樣就會給法官太大的裁量權。其實,量刑委員會的作用就是給法官一個量刑的幅度,供法官考慮。這並不干涉司法獨立。美國和英國都有量刑委員會的設置,美國的量刑委員會是美國司法系統的一個獨立機構。英國的量刑委員會是司法部下設的、獨立的、非部門的公共機構。在美英兩國,沒有人把幫助法庭量刑的制度和機制說成是破壞司法獨立。如果設量刑委員會就是妨礙司法獨立,則美英都沒有司法獨立。該聲明的這種邏輯是普通法的兩個大國所不能接受的。

最後要說一點政治化問題,用聲明第6段的話說:「法院的職能並不包括裁斷(例如)政治爭論、倡議任何政治觀點、或根據任何主流媒體或公眾意見審理案件。法院和法官既沒有此方面的權力,也不應嘗試如此行事。」這恐怕是捕風捉影。到底香港有沒有把政治爭論拿給法庭裁決,有沒有將政治觀點作為審理原則的倡議,是否要根據任何主流媒體或公眾意見審理案件,聲明沒有舉例,連一個都沒有,筆者孤陋寡聞,也未曾聽聞。裁判官或法官是有國籍的,是不可能沒有政治傾向的。這倒不是社會觀點、公眾意見所能左右的。

說了大半天,首席法官的聲明要表達什麼意思呢?有人說是說教,有人說是表達不滿,有人說是甩鍋,有人說是反對改革。但首席法官強調法官行使司法權時,務必以法律為依據,這永遠是對的。

作者是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

[宋小莊]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