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銳紹

劉銳紹:《中委條例》的初心與效果

【明報文章】中共高層最近制定出台《中央委員會工作條例》(下稱《條例》)。這不單涉及中共黨內高層的運作,也影響黨外以至全國範圍的方方面面。不過,關鍵在於初心和效果。初心是指動機和目的(內地稱「出發點」),有主有次;效果是指實際成效,除官方的宣傳外,更重要的是包括主流民意在內(即使未能全面表達)的外界評價和回應行動。

規範層面涉黨中央 過去少見

驟看《條例》,第一個感覺是:中共已有很多類似的條例和規矩,在黨的生活裏司空見慣,甚至可用「汗牛充棟」形容,只要讀一下內容較豐的《黨員手冊》,已列出很多規定、明文和潛在的規矩。不過,過去的內容在執行時多是對中下級黨員的規範,對高層則往往變成空泛,才出現一正一反的比例:官位愈高,權力愈大,這是正比;官位愈高,監督愈少,這是反比。所以,這次《條例》是針對中央委員的工作,規範層面到黨中央,是過去少見的,也許這就是近年強調的「有法可依,有章可循,有規可守」。從這個角度看,值得肯定。

主要目的是「兩個維護」

但不能忽視,官方公布出台《條例》時強調,這是「堅定維護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的必然要求」;「《條例》對黨中央的領導地位、領導體制、領導職權、領導方式、決策部署、自身建設等作出全面規定,為加強中央委員會工作提供了基本遵循」。目前未見具體執行的內容,從正面願景的角度看,如果《條例》規範中央委員不能貪腐、違法亂紀,是應該支持的。

不過,從整體大氣候和已有的措施,加上官方的宣傳重點,可見《條例》的主要目的是「兩個維護」,尤其是維護習近平的權力。內地朋友勸誡我:「治亂世,用重典,還須高度集權,才能十指握成拳,有力和有效地解決各種對外對內的問題。」我說,如果孤立這個角度去談一種情况,我也不一概否定;但如果只從單一角度看問題和變成愈來愈單一的行動,效果只會適得其反,甚至物極必反。如今正是這種趨勢。

掌權者主要防控的是內部

再從歷史和實踐經驗看《條例》,其實它反映掌有實權的人擔心:最有可能、最有威脅能量、最要防「出亂子」的來源就在中央委員之列。這些人不能騎劫中央委員會,但只要有個別存在,已是「分裂的基因」。從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到習近平,反對者都要在中央委員的層面吸收更廣泛的支持,才能創造「拐點」。就以近年的薄熙來為例,他強調和不斷推廣「重慶模式」,就有凝聚各路諸侯的作用。這些動作在掌權人眼中,就是「別有機心的串連」和「分裂勢力」,所以必須在中央委員的層面「作出全面規定」,以確保政治穩定。

從這個思路看中國的政權安全和國家安全,就可以看到掌權者主要防控的是內部。推而廣之到港版《國安法》,四大方面順序為:反分裂、反顛覆、反恐、反勾結外部勢力。在中國的政治文化裏,「分裂」主要指內部的勢力,顛覆主要指結合外部(黨外)的力量。至於反對外國勢力和外部勢力,可以理解這是必須的,但後來改為「反勾結外部勢力」,顯然把重點放在勾結外敵的內部力量之上。所以,對中央委員的《條例》,重點也將包括甚至着重維護「習核心」,推動「兩個維護」。這就涉及《條例》的初心是防止貪腐、違法違紀,還是鞏固個人權位了。

自我監督的問題 一直不能解決

《條例》涉及的另一個問題,就是即使條文寫得怎樣詳細,但實效如何,才是關鍵。容或《條例》也會對中央委員的操守、行為、紀律、施政作出規範,但中共一直不能解決,甚至沒有想過好好解決的問題,就是以為「自己可以監督自己,自我完善」。結果,中紀委、監察部、司法系統的高官也出事。最新的個案是中紀委前高官、巡視組負責人董宏(外界視為王岐山親信)。在這些案例中,有多少是純法律因素?有多少包涵着政治因素?外界不得而知。那麼,到底針對中央委員的《條例》能有多大作用呢?我已不會有太高的期望了。

亂源主要來自內部循環

近期關於《條例》的另一個傳聞,就是習近平的名字也可能寫進去,藉以確保他的地位不受動搖。不過,我看這些都不是重要的。回顧歷史,當年林彪也被視為毛澤東的親密戰友,並寫明是毛主席的接班人,但後來他不是在出逃時墜機,葬身於蒙古的溫都爾汗嗎?

還有華國鋒,他在毛澤東死後登上主席寶座,還有「你辦事,我放心」的政治遺囑,理應可以穩坐江山了。可是,後來「四人幫」不服氣,鄧小平和葉劍英則認為「要挺身而出才能保住革命先烈的紅色江山」,最後華國鋒不是要下台而去嗎?

反過來說,鄧小平一直沒有依靠「核心」的名號來管理全黨全國。在「六四」之後,他還把中央軍委主席的關鍵位置交給江澤民,而自己則成為一名「普通黨員」。可是,他的核心地位卻無人能夠取代,皆因他有實權,對自己有信心,但又因為信心爆棚,在「六四」期間才鑄成大錯,成為他在改革開放以外的敗績。

這些都是中共和歷代王朝權力承傳沒有規範、失衡和不容外力監督的必然結果,因而出現亂源主要來自內部的循環;有時更因為政策失誤,不能凝聚而無所制約,變成在內部自製亂源。中國一些民間作品,久不久就會出現耐人尋味金句:「為什麼掌權的是你,而不是我?」「我應得的而不能得,就要用我的方法取。」「我給你的才是你的,我不給你而你要取,就是搶。那就該殺!」意何所指?悉隨尊便。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劉銳紹]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