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楊文俊

楊文俊:民主派延任的偽命題與真命題

【明報文章】就民主派應否辭任立法會,杯葛立法會全體議員延任一年的安排,坊間爭論不絕。不少人認為民主派應該寸土必爭,接受延任,但亦有不少人認為民主派應該拒絕延任,立即辭職,民主派遂分化為「主留派」與「杯葛派」。

延任由政府提出,其當然對政府有利。延任安排可確保抗爭派民意不能適時進入議會,分化民主陣營,無疑是極高明的一着。實際上,民主派應該「延任」抑或是「杯葛」,根本是偽命題。延任安排已經出爐,民主派應就此作出什麼符合整個民主派以至香港人利益的應對方法,這才是真命題。

最近多項與民主派留任與否有關的民調,均顯示民主派支持者較支持民主派現任議員總辭。出現上述情况,最關鍵的原因是民主派現任議員中,屬「抗爭派」者僅朱凱廸、陳志全等人,其他多屬傳統民主派。在初選中,我們已可以看見民主派支持者中支持「抗爭派」的選民至少有四成甚至五成。現任的民主派議員構成未能反映民主派支持者的意見,故被民主派選民認為應該辭職,當然屬正常現象。我們可以看見,「抗爭派」多力主杯葛,「傳統民主派」多力主留任,即歸因於此。

隨政府通過惡法 兩派皆可能名譽掃地

民主黨最近呼籲公眾支持延任的文宣,聲稱若民主黨能夠延任,則可以阻擋包括但不限於「明日大嶼」、「侮辱公職人員罪」以至「重啟國民教育」等議案。那如果最終這些議案在一年內仍然獲得通過呢?那是不是代表他們當初決定延任的決定根本是有錯呢?其實,上述的議案如果經由政府提出,只需在席過半數議員支持即可通過,民主派延任並不能因此逆轉這些議案的投票結果。

同樣地,若現任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辭任立法會議席,政府準備通過「明日大嶼」、「侮辱公職人員罪」以至「重啟國民教育」等不受民意支持的議案,「杯葛派」又有沒有清晰的藍圖制止上述議案通過呢?如果最終這些議案皆全數獲通過,「杯葛派」又有什麼解決方案呢?

延任與否,其實屬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的自由。一年後如果還有立法會選舉,參選者又包括傳統民主派以及抗爭派的代表,民主派選民將會以候選人的過往表現定奪誰有資格代表他們。實際上,不論民主派延任與否,政府均能夠透過建制派在議會佔多數的優勢通過大量惡法。延任與否的分別,僅在於如果民主派接受延任,政府通過大量惡法,力主延任者將需負上政治責任,因他們無法在議會內阻擋惡法,而如果民主派拒絕延任,政府通過大量惡法,力主杯葛者則會負上政治責任,因他們無法在議會外阻擋惡法。換言之,將「延任」抑或是「杯葛」當成立場,都是危險的做法,「主留派」與「杯葛派」隨着政府不斷通過惡法,皆有機會威信盡失、名譽掃地。

以初選勝出者意見 為來年議政基礎

不論是「主留派」抑或是「杯葛派」,如果不希望自己的政治前途掌握在政府的手裏,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先行拒絕「延任」與「杯葛」的爭論,嘗試找出「延任」與「杯葛」間的第三條路。分析「杯葛派」的意圖,無非是因為他們的聲音未能充分地在議會得到反映,而「主留派」則希望繼續延任以確保能夠保住議會中的話語權。在現階段中,較可行而各方皆能接受的解決之道是,根據民主派初選的結果,全體現任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皆以民主派初選勝出者的意見作為來年的議政基礎,由「主留派」分享議會話語權予「杯葛派」,以確保初選民意得到充分反映,使「杯葛派」支持者的意見能夠適時進入議會,從而化解政府離間民主派的一着。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楊文俊]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