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進圖

劉進圖:今日TikTok 明日匯豐?

【明報文章】美國禁止中國社交媒體TikTok營運一事有新發展。總統特朗普改變立場,從原來要求TikTok母公司把海外業務售予美國公司,變為要求把海外業務總部設於美國,使用美國公司的雲端數據服務營運,以確保符合美國國家安全及私隱法規,以及容許美國企業甲骨文和沃爾瑪入股,共持有兩成股權;中國母公司字節跳動維持控股,但會安排該美國公司上市分散股權。這個安排如果獲中美兩國共同認可落實,可能成為美國公司日後在中國市場(包括香港)的運作模式。

即使持續冷戰 商貿合作仍有必要

美國倘若按照原來的方案,用政治加法律手段,強迫中國企業把大受歡迎的海外業務賣給美國企業,給外界的信號就是要加快全面脫鈎,因為中國必然報復,把一些產品大受消費者歡迎的美國公司趕出中國市場,或者逼其賣盤,這樣你趕我一家,我趕你一家,雙方的企業都無法在對方的勢力範圍內運營,很快便會形成兩個完全割裂的市場,當雙方再沒有共同的商業利益時,冷戰就隨時可以升級為熱戰。從維持亞太地區和平的角度看,中美即使持續冷戰,維持一定的商貿合作仍然是有必要的。

因此,美國「放生」TikTok,並不是為了維護中國企業的利益,而是要維護美國企業的利益。這次高高舉起,輕輕放下,背後應該有大量的討價還價,華盛頓與北京之間,進行的不是一次完的博弈,而是多方面多次數的博弈,所以不能通吃。

中美若相互驅趕龍頭企業 對香港不是好事

對香港來說,美國科技企業能否繼續在香港市場自由營運,不單關乎互聯網技術服務的選擇,更關乎通訊與言論自由。中美兩國若相互驅趕對方的龍頭企業,對香港不是一件好事。

除了科技企業,金融企業也值得關注,因為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最近一段時期,跨國銀行如匯豐和渣打都備受困擾,因為美國施壓要這些銀行終止為一批受制裁的官員提供銀行服務,就算不在制裁名單上的,如行會和立會成員,銀行也擔心有風險;而另一方面,北京也在施壓,《國安法》實施後,許多外資銀行對於為政治上活躍的非建制人士提供服務也有顧慮。

匯豐可考慮把中國業務分拆

TikTok解決方案為跨國金融機構提供了一個參考,以匯豐銀行為例,它可以考慮把中國內地和香港的業務分拆,由一家以香港為總部的公司持有控制性股權,批售部分股權予中資機構,再把部分股權上市,海外總行繼續作為單一最大股東,但香港公司的董事會全由本地人士出任,日常行政管理與海外總部保持距離,海外總部面向歐美監管機構,本地董事會面向中港監管機構,這個模式假如得到相關政府與監管機構的允許,也許可以避免左右受敵動輒得咎。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劉進圖]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