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銳紹

劉銳紹:從「求和」看對台政策的失誤

【明報文章】第12屆「海峽論壇」舉行前夕,中央電視台發表「王金平前來求和」的言論,引起軒然大波。國民黨要求公開書面道歉,消息指大陸只答應私下口頭道歉。其後,當事人、央視《海峽兩岸》主持人李紅還說「求和」是指「尋求和平」,試圖平息爭拗。結果,王金平取消大陸之行。

國民黨資深黨員向筆者表示,他認為李紅只是巧言令色。如果「求和」可以說成是「尋求和平」,只是沒有「尋」和「平」二字而已,那麼,「我愛打你」也可以說成是「我愛你」,只是沒有「打」字而已。到底什麼才是實質內容?已經不言而喻了。此外,國民黨已吃了「九二共識」沒有文字紀錄的虧,現在不再上當了。加上王金平如在「求和風波」還未平息之前到大陸去,任由魚肉的機會只會大增,加快國民黨「政治自殺」的速度。試想,大陸方面怎可以用「尋求和平」四字平息風波呢?

這次事件反映4個值得關注的問題:

(1)中共由上而下心囂氣傲 令對台政策失效甚至有反效果

中共由上而下的心囂氣傲,只會令它的對台政策進一步失效,甚至有更壞的反效果。

種種迹象顯示,這次「求和風波」不一定是中共高層的直接指示,而是在中共的體制和思維之下,出現了「上行下效」和「上心(理)下體(現)」的結果。中共對國民黨近年的不濟,從來不會反省自己有什麼錯誤,才導致國民黨敗於「死亡之吻」之下;相反,中共認為國民黨已不成氣候,只是在「無兵可用」之下才勉強握握手吧。這種心態溢於言表,不在話下。這種對統戰對象的急功近利思維,下級感染之後就會在不自覺之下,有意透露或無意暴露出來。相信這次事件就是這種「上有精神,下有精神病」的體現。

其實,這種情况也在香港出現,港官和建制派任由擺弄,受氣已是路人皆見(有些是他們自陷困境的),反映中共對於囊中物的賤視,所以台灣一早就不相信「一國兩制」。如今,即使是後知後覺的國民黨也被迫使用較強硬的姿態回應「求和」之說,可見這又是中共急功近利的一個教訓。

(2)中共對台政策的根本性錯誤

中共素來強調「寄望於台灣人民」,但實際卻言過其實,有時更是言不由衷。我不否定大陸做了不少兩岸的民生工作,例如對民生有實質改善的「三通」,但這些只是表層工作,而且只在民生範疇,對拉近兩岸距離既無質也無實的作用。

說到底,大陸只着重(但不是重視)兩岸執政者的互動關係。國民黨執政時,中共以為只要跟它搞好關係,跟着慢慢駕馭就行了;民進黨執政時,就要恩威並施,並以打壓為主。豈料,兩種方法都無甚效果,因為無論國民黨或民進黨也要受台灣民意的影響甚至支配,而中共卻恰恰不相信這一套。

從三黨的互動可見一斑。在「海峽論壇」之前,有「兩岸論壇」,實際只是共產黨和國民黨的接觸,前者希望這樣可以令台灣人民感到「國民黨可以令兩岸關係穩定」。殊不知這樣更令台灣人民感到國民黨只是委身相許,不能捍衛台灣利益。後來,大陸基於現實考慮,10多年前把原來的「海西論壇」改為今天的「海峽論壇」,以民間形式出現,民進黨人也可以用個人身分參加。可惜,內裏的實質只是吸引反對其黨中央的民進黨員,又是拉一派打一派的手法。

這種互動,既不能產生良好效果,更不能成為「三角戀」,反過來更令台灣人民感到民進黨雖然不能處理好兩岸關係,但至少首先可以保護台灣的利益。這又加強了台灣人對大陸急功近利的免疫力。

大陸推出《反分裂國家法》,最要命的是,此法包涵了如果「台灣拖延統一」也可能導致兵戎相見的內容。這不是更令台灣人敬而遠之嗎?

(3)兩岸的政治生態已有質的變化 才是無法急統而且愈來愈疏離的關鍵

雖然中共一直寄望國民黨在台灣保持執政地位,雙方容易交流;不過,中共一向忽略,甚至不肯承認,台灣的政治生態已出現質的變化,而且愈來愈成為固定的形態。國民黨在大陸被共產黨取代,首次失去政權,2000年在台灣第二次失去政權,被民進黨取代。

這些深刻的教訓已迫使國民黨不能不反省,不單在施政方面的反省,既不能像以前那樣的威權政治,也不能單靠跟大陸友好的懷柔手段;更重要的是,國民黨也在反省,自己也要順應台灣政治生態和民心的轉變。台灣可以一人一票直選最高領導人(總統)的模式已經確立,按目前的條件能推翻嗎?嘗試推翻只會引起生死搏鬥的抗爭,國民黨能犯險嗎?有何道理讓它犯險呢?

相反,大陸一直停留在中央以至最高決策人決定一切的模式,還用這種思維和模式要求國民黨和台灣人民,試問怎可能成功?

(4)這次「求和風波」如何收科?

國民黨取消王金平赴會,可以理解為自救的選擇。但中共不肯在「求和風波」中策略性讓步,不作公開書面道歉,就是不顧國民黨的死活。可以預見,中共在台灣唯一可用的「政治塑膠花」也凋謝了;隨着中美關係和兩岸關係可能進一步惡化,大陸對台灣的可用策略愈來愈少,增加了鋌而走險的機會(當然,到這一刻為止,我仍然認為在一年之內不會發生戰爭)。

如中共聰明的話,大可先行採取西醫打針的方法,再用中藥調理。例如,盡快處理弄出「求和風波」的人,明升暗降也好,明降暗升也好,盡快讓有關人士離開現有崗位,並把處理方法公開,以示問責。如果連這麼簡單的政治公關也不做,那就說明中共的頑疾已是藥石無靈了。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劉銳紹]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