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景祥

陳景祥:香港退、新加坡上

【明報文章】香港和新加坡的「雙城故事」是老話題了,1997年之後香港「背靠祖國」發展,新加坡主打東南亞、印度,各有所屬,瑜亮之爭的故事也就暫告一段落了。

回歸之後的香港一波三折,北京對港政策先由寬鬆的河水不犯井水,到提出兩支管治隊伍、中央落實全面管治權,再到今年出台《港區國安法》,香港受到美國和西方國家制裁,已經難再發揮以前的窗口作用。一國兩制的本意,是香港可以實行跟內地不同的制度,然後接通西方世界,發揮獨特的橋樑功能;但現在功能大部分已失,香港也由窗口變成「示範單位」——只供觀賞而不能用的「展覽品」。

北京須覓一地代替香港 新加坡成首選

港澳回歸之後劃為特別行政區,在北京的盤算中,這兩個特區都有特殊任務,尤其香港,可以為內地改革開放提供很多大陸城市無法發揮的作用。然而在港區國安法實施之後,香港處處受封殺,北京必須另覓一個地方去代替香港,新加坡自然成為首選。

新加坡和香港的強項極為相近,都是實行普通法、英語是工作語言、跟西方國家有緊密的商貿金融聯繫、專業服務水準高,唯一分別,香港是中國治下一個特區,必須緊跟北京旨意行事,到現在更要負起捍衛國家安全的責任。新加坡則是一個主權國,執政人民行動黨向來反共、政治上親美,但在國際關係上,新加坡始終能夠維持面面俱圓、吃通八方,不得罪任何一個強權;小國做大事,新加坡跟中國和美國都一直保持良好關係。

星國際關係面面俱圓 港「武功已廢」

事實上,香港的最佳狀態是能夠跟中央保持互信,可以替內地引入西方國家的資金、技術甚至某些制度和價值觀,這應是香港特區的使命和責任。但是,要取信於中央原來並不容易,因為跟西方世界「友好」到底是幫助國家現代化,還是引入西方勢力協助和平演變,一線之差,足以令一國兩制的良好意願變成危機重重的國安「短板」!

很明顯,特區政府沒有這種政治技巧和能量,可以一邊跟美歐國家打交道,一邊令中央相信特區政府可以抵擋得住西方「敵對勢力」的滲透干預。新加坡是主權國,可以決定怎樣做對自己最有利,平衡利害之後,新加坡對中國的政策反而更穩定、更可靠。面對中美關係急劇惡化,香港過去可以發揮折衷斡旋的角色,但如今時移世易,香港已被「廢了武功」;「禮失而求諸野」,中國唯有轉向新加坡。

星親美政策不變 中國仍與之「和好如初」

曾幾何時,中國視新加坡為美國的馬前卒,關係一度陷入低潮。2019年底,新加坡和美國簽署合作協議,美軍獲得了新加坡境內海空軍事基地的延續使用權。新加坡和美國在20年前已經簽署協議,樟宜海軍基地為美軍第七艦隊及其他艦艇包括航母等提供後勤補給和維修等服務,新協議就是延續美國海軍可以使用樟宜基地。美軍得此便利,可大大擴展第七艦隊的控制範圍,在24小時內穿過馬六甲海峽進入印度洋、阿拉伯海,到達海灣地區;向東行,則可以直接進入南海海域。

美國拒絕承認中國的南海主權後,偵察機和雙航母戰鬥群演練,都有從新加坡起飛。內地輿論都認為,新加坡不僅是美國的馬前卒,更在南海問題上緊隨美國、跟中國敵對。

雖然中國強烈不滿,但新加坡始終沒有改變親美政策,反而在形勢比人強的現實底下,中國最終和新加坡「和好如初」,並且在疫後開展了各項經濟活動、達成多項合作。

幾個月前,中國與新加坡就確定「快捷通道」的安排達成協議,其目的在提供一條便捷通道,可以保持空運、海運航線暢順,方便醫療物資和食品流通,確保供應鏈穩定。中國只跟新加坡、韓國和德國等數量有限的國家開通了「快捷通道」,新加坡是東南亞國家中首個;據內地媒體報道,新加坡46%跨國企業都在大陸有業務,開通「快捷通道」之後,國外的工作人員可重返內地開工,對大陸推動疫後復工復常有極大幫助,也可令西方國家見到「中國一切回復正常」,大收國際宣傳之效。

香港跟內地的經貿往來更加緊密,但至今為止,內地和香港之間就如何恢復「出入境正常化」仍沒有任何頭緒,這方面新加坡反而捷足先登,打通了一條恢復往來的通道,單此一點,香港已不及新加坡。

外商「新航路」先赴星 香港降了一級

金融市場方面,香港近期受惠於內地多家科技巨企來港IPO(首次公開募股),成為香港在疫情中唯一的好消息!然而,據德勤在一次網絡研討會上透露,由於中美貿易摩擦,美國政府對中資企業及高科技企業充滿敵意,相信有更多中資企業會改到新加坡上市。近期新加坡監管公司(SGX RegCo)與納斯達克(NASDAQ)達成協議,兩個交易所的上市發行人可交換信息,為那些準備在新加坡上市的公司提供簡化的上市流程(見〈後疫情時期東盟及新加坡經濟前景以及東南亞資本市場分析〉,「滙融獅城」大講堂第四期,2020年8月3日)。很明顯,如果中國大陸的科技企業要搬離美國納斯達克市場,新加坡將會為它們提供一切相關服務。

香港弱勢令新加坡有機會乘虛而入的「現象」,終於連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也要出面「澄清」。他在7月28日出席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一場網上對話時表示,英美等國對港區國安法的反彈,相信中國已經納入考量,如果香港能保持穩定、一如既往發揮作用,幫助中國發展和取得繁榮,對香港、新加坡和本區域都有益。至於一些企業因香港局勢而遷出香港,是否會利及新加坡?李顯龍表示,他從未把新加坡和香港之間視為競爭對手,只希望香港能取得好表現,不願大家都撤出香港、尋找其他落腳點。

這是真話還是客氣話,我們無法得知,但事實是很多香港過去可做的,現在已經無能為力,而新加坡正好成為「替身」。過去外商進入大陸多取道香港,或許以後的模式將是外商先往新加坡,再由新加坡「接駁」到香港然後再往大陸,這條「新航路」現在正逐漸醞釀成形,對香港來說,這是降了一級、退了一步,對香港絕非好事。

(後記:現在是時候多了解新加坡,John Perry的Singapore: Unlikely Power有中譯本,名為《新加坡的非典型崛起》,是了解新加坡歷史的好書;另一本必讀的是《李光耀:新加坡賴以生存的硬道理》,是當地記者與李光耀的32小時訪談結集,2013年出版,是李光耀生前對新加坡管治的最後總結)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陳景祥]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