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葉兆輝、陳恩瀚、張鳳儀

葉兆輝、陳恩瀚、張鳳儀:欺凌與被欺凌者 同樣需被關顧

【明報文章】2020年對所有學生來說,一定是千年一遇的景象,頭8個月只有大約不多於兩個月的時間在校園上課,新學年亦開學在即,教育局長楊潤雄在8月初表示,基於疫情的發展,暫時仍是採取「開學不返學」的原則。線上學習或實體學習都各有長短,在預備學生重返校園時,校園欺凌亦是一個需要關顧的議題。近日,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分享她個人對校園童黨欺凌的看法。在不和諧和分裂的社會中,無論是什麼政治立場,在同一時空中,都可以是欺凌者(Perpetrator)和被欺凌者(Victim)。

港學生受欺凌機率 全球最嚴重之一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在2017年4月發表有關學生幸福感的報告顯示,受訪的5000名香港學生之中,有32.3%的學生「在過去一個月內曾遭受到欺凌」,包括被排斥及威嚇等,遭受欺凌比率為全球最高。另一項2019年由獅子山青年商會聯同香港家庭調解協會舉辦的調查發現,604名小一至小六學生中,37.8%受訪者表示過去一年曾遭遇同輩欺凌事件,更有4.8%的受訪者因被欺凌而產生自殺念頭。香港學生受到校園欺凌的機率,是全球城市當中相對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本中心早前就接獲記者的查詢,稱有家長求助,指其女兒在學校遭同學語言欺凌,不單令她懼於回校上課,事件對她帶來極大困擾,甚至令她有自殺念頭。

欺凌者可能也是曾被欺凌者

本中心做的研究,在去年6至7月期間,對1504名年齡介乎11至35歲的受訪者,透過手提電話進行問卷調查,當中有135名是中學生,當中約有30%的中學生表示自己曾被欺凌,而約15%則表示自己曾欺凌他人。是次調查顯示出,校園欺凌(包括網絡欺凌)的受害人及欺凌者的精神健康,相對於一般未曾欺凌他人或被欺凌的,有明顯區別,校園欺凌毋庸置疑會對受害人的精神健康有很大的影響。

然而,要特別注意的是,欺凌者的精神健康也「不遑多讓」,他們本身可能也是曾被欺凌的一群、家庭破裂的受害者,自小缺乏關愛、被忽略,從而無法建立應有的安全感,或對自我作出肯定的價值。而研究數據顯示,有被欺凌過的學生曾考慮過自殺的比率,較沒被欺凌過的高15個百分點;他們嘗試過自殺的比率,亦比沒被欺凌過的高10個百分點。另外,在欺凌者方面,數據顯示,有欺凌過他人的學生曾考慮過自殺的比率,較沒有欺凌過他人的高5個百分點;他們嘗試過自殺的比率,較沒有欺凌過他人的高14個百分點。從此可見,他們兩者其實都是受害者,可能兩個身分也有機會重疊,姑勿論如何,他們的精神健康都需要關注,需要支援及輔導。

精神困擾有機會延伸至成年

校園欺凌對欺凌者或被欺凌的,都有相當大的精神困擾,而該困擾亦有機會延伸至成年。在所有受訪的成年人中,曾被欺凌的人,比沒有被欺凌的人,比率上多約7個百分點可能罹患上精神健康疾病,當中包括驚恐症、抑鬱症、躁鬱症等;有考慮過自殺的比率高26個百分點;嘗試過自殺的比率則高10個百分點。而欺凌過他人的,比沒有欺凌過他人的,其可能罹患精神健康疾病的比率亦高了6個百分點,有考慮過自殺的比率高15個百分點,嘗試過自殺的比率則高5個百分點。因此,當大眾的焦點都投放在學生重返校園時的學習進度上,也不要忘記影響學生身心健康的不止學業問題;校園欺凌,以及網絡欺凌,都是重要的議題,值得大家關注。

打開重返校園話題 專心聆聽

現在大家都忙於預備新學年,除了口罩外,家長們都會為子女預備新書、新校服,在此,要額外一提,子女經歷這8個月的非常學習歷程,不多不少也會對新學年有不同的想法。當然最期盼的是他們會對新學年表現興奮,奈何事實往往未必得償所願,他們要學習一個新常態,實在需要花時間去調適一下,請別急於教導他們所謂的正確思考模式,或糾正他們的感受,請嘗試打開有關重返校園的話題,打開耳朵,專心聆聽,並讓他們能自由地分享對新學年的看法。他們可能會好期待返到校園上課,但亦有可能會有所保留,可能會害怕自己未完成暑期功課,可能會害怕自己未能適應有規律的時間表,又或者對要適應新的班主任、新的同學圈子而感到戰兢,又或者害怕面對自己曾欺凌過的同學,或害怕自己被欺凌、被排斥等等。

長假期之後復課的學童自殺增加,相信與適應新環境所產生的焦慮有關。因此,新學年的開始,並非只有學習進度,還有一連串人際關係的學習。開學不返學也是一個新挑戰,請家校合作,營造出線上線下都有關愛,齊心保護同學們的精神健康,好讓他們學習課本知識外,都能學習到與同學間建立友愛互助的關係,學會處理衝突,以及正向的溝通等,好好裝備他們,從而就能夠化解成長中的挑戰,讓欺凌問題不會成為他們人生的陰暗面。

作者葉兆輝是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總監,陳恩瀚是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研究助理,張鳳儀是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培訓顧問

[葉兆輝、陳恩瀚、張鳳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