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進圖

劉進圖:政治管控 經濟洗牌

【明報文章】執筆之時,港區國安法看來即將通過,許多人都在問,哪些人會受影響?哪些機構會出問題?但沒有人能準確回答,因為大家都沒有機會看過法案條文,要等到人大常委會通過立法,正式公布實施,公眾才知道什麼是受禁止的行為。莊嚴的立法竟變為黑箱作業,這在香港立法史上是絕無僅有的,在中國的立法史上也是極少見的,由此產生的揣測和恐懼,對香港已造成了真實的信心危機。

使領館人員和外商隨時成為人質

按常理推敲,國安法通過後,首階段受影響的,將主要是政治上活躍的人物和組織,例如,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便在媒體節目上警告,前赴海外游說外國政府對中國實施制裁,藉此施壓阻撓中國通過國安法的,屬於高危一族。曾赴海外游說的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日前發表聲明,以年屆八十及需陪伴家人為由,宣布退出公民及政治工作,似為曾鈺成的警告寫上附註。

然而,國安法的影響不可能只限於政治異見人士,理由有兩個。其一,華為孟晚舟過境加拿大被拘捕後,中國即拘禁兩名加拿大人(外交官康明凱與商人斯帕弗),報復性質明顯,隨着中美關係持續惡化,這類人質外交衝突恐怕難以避免,過去外國使領館人員和商人在香港很安全,不受中國國安法律威脅,港區國安法生效後,他們隨時可以成為人質。近日東京和新加坡相繼推出吸納香港金融人才的優惠計劃,就是看準了國安法造成的信心危機,挖香港牆腳,要取代香港,成為亞洲的國際金融中心。

「二次回歸」全面實現「應有轉變」

其二,北京花這麼大的力氣,冒着國際制裁的風險,直接替香港立法,授權國安人員在港活動,並可對特定個案行使管轄權,嚴重衝擊香港的普通法制度,會不會只是為了鎮壓一批政治異見人士?當這些政治異見者被拘禁、被噤聲、被流亡,當中央消除了一切政治阻力,實現了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很自然就會主導和支配香港的經濟及社會發展,尤其在一些策略領域,如民航、通訊、能源、基建,以及涉意識形態領域,如出版、廣播、文化、教育等,屆時內地龍頭企業要進軍這些領域、支配這些領域,特區政府必然全力配合,原來在這些領域的港資和外資企業,只能被收購、被收編或被消失。

政治管控之後,經濟必然洗牌,這是古往今來無數政權變易的軌迹。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表示,制定國安法的首要作用是止暴制亂,還希望起到香港「二次回歸」的作用。「二次回歸」的概念,相當準確傳神,九七回歸後北京認為香港應該發生而沒有發生的轉變,在二次回歸時便將全面實現。

香港還會繁榮嗎?很可能會,就像上海、深圳那樣繁榮,只是,參與其中、推動這城市未來發展的,將會是二次回歸後當家作主的新香港人。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劉進圖]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