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黎恩灝

黎恩灝:國安法將至,重讀哈維爾

【明報文章】1978年,時為異見分子的捷克前總統哈維爾,發表〈無權勢者的力量〉(The Power of the Powerless),當中講述一個賣菜大叔的故事。

當年捷克是否今日香港的先聲?

有一天,大叔在菜店的窗櫥掛起一幅寫着「全世界工人階級,團結起來!」的標語。大叔是否真誠相信這句語出馬克思《共產黨宣言》的口號呢?哈維爾接着說道,大叔之所以掛上標語,「只因為他多年來都這樣做,人人都這樣做,以及他一定要這樣做。如果他不做,就會有麻煩」(羅永生譯,第65頁)。

《暴政》(On Tyranny)一書的作者Timothy Snyder在此下了一個註腳:「當其他人也學他(賣菜大叔),一個接着一個在窗邊豎起標語,整個公共場域便佈滿向政府輸誠的標記,反抗便成為不可想像之事。」(劉維人譯,第61頁)

之後,哈維爾詳細描述賣菜大叔的心理狀態:

「賣菜大叔那句口號的真正意義和口號的本文怎樣說並沒有關係。雖然如此,它的真正意義是很清楚易明的,因為那表達的方式實乃司空見慣:賣菜大叔要以政權可以聽到的方式去表白自己的忠順,那就是接受規定下來的儀式,接受將假象當作真實,接受遊戲規則。但是,他在這樣做的時候,自己也變成遊戲中的一員,使遊戲能夠得以存在。」(羅永生譯,第69頁)

哈維爾筆下的賣菜大叔,並不忠於「全世界工人階級,團結起來!」的信念,展示標語只是為求自保的生存之道。用我們熟悉的語言,就是「典型的香港仔」:現實掛帥、避免得罪權貴、「講大話?搵食啫」。唯有人人以謊言表忠,才能令這場說謊的遊戲延續下去,「創造」有利賣菜大叔的營商環境,令他生活得「行穩致遠」。

哈維爾觀察當年以共產主義為名、行極權主義為實的捷克,是否今日香港的先聲?特區政府和建制集團為港區國安法大張旗鼓、鳴鑼開道,香港社會賢達和華資外資紛紛表態,支持一部到通過後才公布所有條文的國家安全法;也許,他們深諳國家安全法並非保障國民生活安定繁榮的金湯,而是維持政權安全的良藥。既然如此,何必捨本逐末,浪費時間在細節?

目前的社會衝突以至各種由警察或民眾引起的暴力事件,的確傷害人身及財物安全;但現行刑事法例已足以應對,不然警察以殖民遺法拘捕9000人、律政司檢控過千人,難道其刑罰全是無牙老虎?

國安法針對4類人

國安法針對的,其實是4類人;這4類人威脅的,其實是中國共產黨執政的權力和權威。

第一類人,是掌握中共領導層和黨內權鬥資訊而避走香港的權貴。本來去年修訂《逃犯條例》,正好將這類人以公開、依法的程序引渡回內地受審,但「反送中」運動就令這如意算盤落空。港區國安法下,香港將成立駐港國安公署,中央在香港又獲得若干司法管轄權,等於修訂逃犯條例的威力加強版,自然有效震懾這些與中央領導人對着幹的貴人。

第二類人,是特區政府的官員。現屆政府不少官員親屬均持有外國護照和外國國籍,子女又在外國讀書,倘若舉家意志不堅定,隨時被外國政府軟硬兼施地利用,怎會不威脅政權的安全?即使是上周民間民調,無論是親民主派或建制派的受訪者,均過半支持特首和司局長的配偶及子女放棄外國國籍,以示對中央政治忠誠,便可知香港的主流民意,一針見血指出國安短板所在。

第三類人,是有能力把握國際大局,因勢利導,刺痛中央要害的香港人。中國力行「金錢外交」,透過捐助國際組織、發展一帶一路、與西方國家以經貿打交道,以經濟實力延伸影響力到外國政治及文化的做法,已經到了瓶頸。當中國以為西方國家重經貿多於人文價值,其實是反映中國政權自身的價值仍然是以發大財為先。是以當美國提起經濟和金融制裁,中國政府立馬以辭令駁火,但實質經濟反制措施欠奉。在大國角力的夾縫之中,不少香港人紛紛呼籲各國要負起國際人權義務,關注香港,要中國作一個負責任和有良心的國際經貿伙伴,自然令中共老羞成怒。可以說,是香港人的才華,逼得中共要打壓到底。

最後一類人,其實是大部分有自主思想和勇氣去抵抗極權的香港人。中共領導層深知一部國安法,絕不會令人心回歸;所謂二次回歸,其實是要香港人懂得在政權之下以謊言過活。當人人成為賣菜大叔,要公開表態認同訂立國安法,哪管你是否真誠擁護,就能「團結大多數,打擊一小撮」。看看這幾個星期,報章接連有廣告支持國安法,下款是一群某某學校校友,論述和聯署名單欠奉,和賣菜大叔的標語異曲同工。至於金融才俊抑或宗教領袖,也加入賣菜大叔的行列,以「理解訂立國安法」的說法來打倒昨日反對23條立法的道德立場。在這種政治氛圍下,說了千萬遍的謊言可以作假成真,民眾被迫接受這套新語言、新規則,磨蝕自主人格和抵抗的能耐,手法其實和殖民者劃地為王、重構社會權力規範、強制當地人歸順的套路相同。

能否在謊言和強權氾濫下活出真我?

如無意外,港區國安法將在今日人大常委會通過。對大多數擁抱自由、法治、人權和民主的香港人來說,毫無疑問是一個打擊,香港社會亦勢起另一股移民潮。哈維爾在〈無權勢者的力量〉指出,要對抗極權,最重要是有勇氣求真,活得光明磊落。該文發表後10多年,柏林圍牆倒下,冷戰方能結束。前路茫茫,香港人無論身處我城他鄉,能否在謊言和強權氾濫之下活出真我?

延伸閱讀:

. 羅永生譯(1992)〈無權勢者的力量〉載於《哈維爾選集》,基進出版社

. 提摩希.史奈德(Timothy Snyder)著、劉維人譯(2019)《暴政:掌控關鍵年代的獨裁風潮,洞悉時代之惡的20堂課》,聯經出版公司

作者是倫敦大學亞非研究學院博士候選人、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兼任講師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黎恩灝]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