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曾志豪

曾志豪:無法討論的歷史 無法諷刺的頭條

【明報文章】考評局歷史試卷的風波,和香港電台《頭條新聞》的事件,都是「以言入罪」,為思想和創作劃下「紅線禁區」。

考評局試題,最大罪名是「中日關係沒有討論空間」,被官方認為「不能問利多於弊,只有弊而沒有利」。

請問誰為學術題目劃下禁區、限制討論方向和答案?

「共產黨是否抗日主力」,是否屬於那位劉智鵬所講,出這種題目就飯碗不保呢?這算不算恐嚇老師呢?

DQ一條試題背後的意義:原來歷史問題有官方角度和答案,偏離便要炒魷。

統一了歷史定論,其實就是一種意識形態的束縛,也是一種洗腦教育。

當年「國民教育」以「愛國愛黨」之名推行,鎩羽而歸;今天卻以「傷害國民感情」激發「民族主義」為名捲土重來。

以言入罪 為思想和創作劃「紅線禁區」

《頭條新聞》的打壓也是如此。最大影響便是「不能諷刺」,因為官員把「諷刺批評」視為「煽動仇恨、侮辱特定社會群體(social status)」,又把「給予客觀回應機會」視為必須條件。

根據這種原則,我們還能諷刺人大政協是「橡皮圖章」和「政治花瓶」嗎?九七前我們諷刺末代港督彭定康是「跛腳鴨」,如果用今天通訊局的眼光,應該要收嚴重警告﹗因為我們沒有給予空間肥彭澄清他不是跛腳鴨,而諷刺人大政協明顯就是歧視他們這種紅色政治背景的social status﹗

而更荒謬的是,即使節目已經有片段表達了警方的意見,通訊局卻能主觀認為這些「播放」只是為了「揶揄該持不同意見的人士」﹗

我不知道當年魯平諷刺肥彭是「千古罪人」,以及最近央視批評美國蓬佩奥是「人類公敵」,有無給予公平機會對方回應?又是否屬於「煽動仇恨」?

最後引用金句作結。「自由是看不見摸不着的,我的人民任何一個人身上戴着枷鎖就等於所有人身上都戴着枷鎖,而我的人民身上都戴着枷鎖也就等於我的身上也戴着枷鎖」,應該是曼德拉講的。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曾志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