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李梓敬

李梓敬:假媒體及假記者 不能縱容

【明報文章】香港是世界上媒體最活躍和最密集的地方之一,不但有眾多的本地傳統媒體,更有不少境外媒體,近年甚至興起了不少所謂網媒和學生記者。然而,到底許許多多的所謂媒體,是否真媒體?那些記者,又是否真記者?傳媒作為第四權,有巨大的公權力,但又是否受到相稱的規管和約束?這是近年愈來愈多人討論及疑惑的一個大問題,並非避而不談就等於不存在的。

自去年的反修例運動始,我注意到衝突現場總會聚集大量的記者,很多時較實際示威者或警察還要多,數量之多可說是不成比例。就我所知,網上甚至有不少圖片拍到,一些黑衣人在前一刻還在擲磚頭,下一刻便穿起了記者的反光衣;也有一些人,本來是穿著記者反光衣的,後來卻突然脫掉參與社會運動。我想強調,我並非要誣衊記者,相反,我正正是因為尊重記者的新聞專業,所以才更加擔心會否有「黑暴」分子假扮記者,假借記者的裝束來參與違法行動,甚至肆意阻撓警方執法,敗壞法治?不過,無論是「真記者」或「假記者」,同樣受到法律的規管,一旦觸犯法例同樣需要承擔法律責任,記者身分並非「免死金牌」,是值得所有人注意的。

政府對假新聞太寬鬆

同樣值得關注的是,在早前的母親節「和你Sing」「黑暴行動」中,有一名12歲自稱「記者」的初中生被搜查,更突顯出記者身分的被濫用。到底,是否任何「阿豬阿狗」都可以自稱為記者呢?如果人人皆可自稱為記者,隨便開一個facebook專頁便可自稱為「搞網媒」,記者的身分還有專業性及辨識性可言嗎?此外,「全民記者」網絡媒體的所謂「記者」,在警方執勤期間公然作出性騷擾及侮辱,亦再次反映了倘若「記者」身分缺乏認證和監管,最終必然導致記者的稱謂被濫用和踐踏,不但會損害公眾對記者的評價,更會打擊一眾媒體的公信力,最終損及媒體及記者事業的發展。

為了維護新聞專業的形象,維護媒體行業的長遠發展,加強對「記者」身分的監管和認證,打擊媒體界的害群之馬,可說是無可避免的。事實上,在港英年代,港英政府的新聞處亦一度負責發出官方記者證,既然記者是專業身分,承載着專業技能,要求記者專業與其他專業行業一樣,設立發牌制度,又有何不可?甚至乎,世界各地不少地方,例如新加坡等,均訂立了打擊「假新聞」的法例,但香港對於「假新聞」的法例是比較寬鬆的,很多網絡資訊更明顯缺乏監管,間接縱容了謠言的傳播,擾亂公眾的知情權,損害公眾利益,特區政府能夠繼續無動於中嗎?毋庸諱言,特區政府現時對於假新聞、假記者的態度實在是太寬鬆,所作出的監管亦太不足了,未來亟待檢討!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副主席

[李梓敬]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