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黃謂儒

黃謂儒:來自茶杯的風暴

【明報文章】我有不少學生於1997年出生,他們於九七來到這世界。該年是香港人永不會忘記的年份,於世界歷史永佔一席位。

九七嬰兒於幼稚園畢業那年,SARS爆發,全港停課。我們學會了戴口罩、洗手。這班孩童小學畢業那年,豬流感襲港。6年中學階段完結時,他們目睹甚至參與「佔中」。2019,是同一批孩子的大學畢業年了。香港先有「修例」事件,再有世紀瘟疫「新型肺炎」。這班青年真的被時代選中了,在飽嘗各種不愉快事件後,草草畢業。

2020年的香港中學文憑考試(DSE)考生所承受的,比九七出生的更不可想像。

先有去年開始、至今仍未平息的社會事件。孩子們目睹同學、朋友的經歷,也有親嘗的。正想收拾心情去準備DSE之際,豈料因新型肺炎爆發停學。不能回校學習,不能向老師尋求心靈慰藉,不能與同學相濡以沫,捱過公開試能否開考的煎熬,對修讀歷史的考生,又來一個「題目會否被取消」。對10多歲的孩子,這番折騰實在嚇人。

引頸以待,4月24日DSE終於開考了。豈料5月14日歷史科其中之必答題,又惹起軒然大波:「『1900-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你是否同意此說?」引發爭議。取消試題之建議更將爭端再推上一步。

這必答題為香港帶來的震撼,引發全港前所未有的大風暴。教育局即日高調譴責,認為題目是嚴重傷害在日本侵華戰爭中受到莫大苦難的國民的感情和尊嚴,翌日要求考評局取消該題,並稱派員到考評局了解。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及有關機構亦鋪天蓋地批評與怪責。

教局取消題目建議 對學生影響不可輕看

教育局稱,題目涵蓋的年份是1900至45年,但提供的資料是1905、1912年,稱兩者有分別、是有問題,「抗日戰爭造成數以千萬計同胞喪生,因此其實這條題目本身沒有討論空間,答案只有『弊』、不會有任何『利』」。首席助理秘書長、課程發展處總監陳碧華補充:「有些歷史事件不能開放討論,這條題目在教學中應該教學生國民感情和民族歸屬感。」

考卷中的資料題共兩部分,4大題全部必答。如取消爭議之中日題目(全題),就只餘兩題歐洲、一題香港作成績評分。筆者估計,當日考生先答中日題目機會較大,因為難度不太高,待至答其他題目時,受時間所限,可能答得沒那麼理想。當學生知道教育局對此題目先「譴責」,後建議取消,他們的情緒必受重大影響,餘下各科之應試狀態受到很大衝擊,對他們即時及長遠的影響,絕不可輕看。

筆者認為,題目是否有不當之處,應交由歷史及教育專家及大學學者詳細研究,我們不應充當內行人。然而,在作出取消試題與否的決定前,我認為應先了解Data Based Question(歷史資料題)設計之原意。Data Based Questions考核學生分析史料能力,資料中某一片段的歷史只作為引子及刺激,學生須配合日常所學作答。

據某些歷史科老師所述,在一次擬題工作坊中,考評局亦明示原始資料不宜引用太多,反而應留下空間,讓考生按自己所學,填補資料留下的空隙。若以此作準則,則批評這試題者或對歷史科資料題認知未足。

題目要求考生「就你所知」去闡釋是否「利多於弊」,相信考生亦可以表示「有利有弊」,或是「弊多於利」,甚至「只有弊,沒有利」。因為以考生於3年之歷史科修為,必定能以「所知」補充資料的不足,這也是一向以來資料題的方向。

况且,考生從試題提供之資料可看到三井洋行代漢冶萍公司備款日金250萬元之條件,完全以三井洋行的經濟利益出發。借款以大冶鐵礦作抵,所有兌換匯水均由三井洋行自定。借款更以一年為期,周年七厘行息,每半年一付利息。單單是這個資料,已能讓考生看到「弊多於利」。

學校與教育局合作基礎岌岌可危

在考生經歷多番折磨後才正式開始DSE,仍有人不單不予以考生諒解與支持,更硬說學生之「換位思考、代入思考」等能力低,所以不能應付這類題目,實在是貶低我們學生的能力了。

只是學生受影響嗎?事件亦令校長、老師、課程倡議者即時對當局失去信心,擔心隨時觸地雷,隨時連累學生與學校。陳碧華於記者招待會中說:「讀歷史要嚴肅,有敬意態度,有些歷史事件不可以開放討論。」學校如何猜度什麼是「有些歷史事件」?今天可以討論的,明天又可否討論?討論了不可討論的,又如何?以往學校與教育局之合作基礎更岌岌可危。

近期,為要應付疫情,學校議會、考評局與教育局緊密合作關係,相信已被教育局這樣做法弄致蕩然無存。

香港之教育改革自上次統籌報告書至今,已有多久?除社會人士外,香港及中央管治者不斷批評香港教育,改革之叫囂無日無之。如斯之環境中,香港教育怎樣走下去?還有迫在眉睫之國民及《國歌法》的教育、修例風波之善後工作等,這些風暴將接二連三向香港吹襲!風高浪急,祈盼各界可放下成見,為香港福祉努力,因為外間的挑戰更難應付。

作者是香港中學校長會榮譽總幹事

[黃謂儒]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