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黎蝸藤

黎蝸藤:歷史論述不能矯枉過正

【明報文章】香港中學歷史教學接連發生爭議,先是鴉片戰爭,再有中日關係。它們引起的爭議並非全然無事生非,題目本身的缺陷是內因。

對爭議試題感覺不安 無可厚非

引發中日關係爭議的DSE試題舉出兩件發生在20世紀前10多年左右(1905和1912年)的史料,表面看都是日本有利於中國,然後要學生分析是否同意在1900至1945年這長得多的時段內「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大於弊」的說法。給出史料明顯失衡。况且1937至1945年之間的八年侵華戰爭,日軍惡行罄竹難書,日本在前10多年做更大好事也難以抵消。雖考生可答是或不是,但只要具備常識和常理,「弊大於利」是唯一的結論。這類題本身是「開放性」的,但這條「完全沒有討論空間」的題目不符合「開放性」的要求,故令人覺得它在不正確地誘導學生朝「利大於弊」的方向論述。不少人感覺不安無可厚非。

其實,只要把題目改一下,如時段設置為1900至1918年,引發爭議就少得多。中日關係轉折點是「二十一條」和五四運動。在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日本確實對中國有利有弊:日本雖發動甲午戰爭,要滿清割地賠償,又參與八國聯軍等,但日本人支持中國革命志士推翻滿清統治,日本學校招收大批中國留學生學習先進科技文化軍事,和制漢語促進中國更快更好地吸收西方文化。當時非常多中國青年以日本為師,並不視日本為仇敵。這階段「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才有討論價值。

鴉片戰爭的爭議,最初是有老師授課時說「英國為了幫助中國人戒煙而發動鴉片戰爭」。該論調顛倒是非,荒唐得無以復加,毋須多說。另一爭議是某出版社中三中史教科書上要求學生學習「如何評價歷史人物」的練習題,截取兩段文字要學生評價林則徐是否「明智」。

這題目出得也很糟糕,有議員認為題目提供「一正一反」資料「可以啓發思考」,但這兩個資料並不對等。資料一摘取史料〈飭英商呈繳鴉片諭帖〉中要求外國商人交出鴉片並聲明以後永遠不再輸入鴉片的一段。資料二據大名鼎鼎的英國歷史學家史景遷《追尋現代中國》「整理」出林則徐「不明白英國的貿易狀况,也毫不考慮禁煙對中英關係的衝擊,輕率地單方面嚴禁鴉片,這顯然是不明智的做法,並最終釀成戰爭」的觀點。在筆者看來題目要求學生利用資料二的觀點去分析資料一的史料。雖然答案是開放的,但誘導性非常明顯。更何况,「整理」出的資料二根本在斷章取義甚至無中生有,如何能給學生帶來啓發呢?

「過分地反向論述」風氣 值得注意

筆者不是中學歷史老師,遠離中學考試多年,不知道現在中學歷史考試是否有特殊要求。但這兩個爭議帶來的更大思考是,近年來香港、台灣在歷史敘事方面都出現一種值得注意的「過分地反向論述」的風氣。無疑,歷史事件總會存在爭議,在涉及晚近政權的近代史和當代史更是如此,百花齊放和推陳出新是歷史研究的要求。可是,不少論者單純因不滿「主流論述」,在未有充分理據下就劍走偏鋒,斷章取義地剪裁歷史,把論述帶往另一方極端,被批評時還喜用「矯枉必須過正」辯護。這種情况令人遺憾,但在「反建制」風氣下卻愈來愈受歡迎。即使有的論述並非全錯,但至少面對中小學生是不合適的。

這兩次爭議為何引起震動,恰好是主流社會注意到這種現象的合理反應。以鴉片戰爭為例,強調「林則徐太輕率,不明智」的邏輯後果就是把戰爭起源歸咎於中國而不是英國,受害者反為罪人。加上「英國幫助中國人戒煙」謊言更荒誕地「洗白」,當然無法不令人警覺。

不應否定英發動鴉片戰爭不正義性

鴉片戰爭的是非黑白非常明確,筆者甚至認為是晚清時期,外國列強與清朝戰爭中最「不正義」的一場。

在道理上,鴉片給中國人帶來巨大禍害。微觀層次:吸食鴉片令人健康受損,上癮後不斷購買或令人家破人亡,繼而引發社會動盪。宏觀層次:清朝白銀大量外流,銀根緊缺,工商停滯,導致國窮民困,造成更大經濟社會問題,軍隊戰力也下降。清朝禁煙有理有據。

從國內法說,清朝其實早就有鴉片禁令,英美等商人向中國出口鴉片本來是違法走私行為,他們心知肚明,無非是外商、地方官和商人形成利益共同體,因而形同虛設罷了。林則徐嚴格執法也不過「剛好而已」。

從國際法說,1648年的《威斯特伐利亞條約》奠定了西方起源的國際法的基礎,也界定國家主權範圍內的事務。在當時西方國際法認知中,東亞國家是「civilized」國家(不同於美非大洋洲等原住民政權),享有國家主權。一個國家在未簽訂國際協議前,如何處理貿易關係是主權事務。既然中國從未和英國簽訂貿易協議,即使和英國斷絕貿易也談不上違約,更何况是處理違禁品?用現在眼光看,禁止通商好「落後」,但在19世紀,即使西方國家中也盛行貿易保護主義,各國都用高關稅和各種門檻保護市場。在東方「閉關鎖國」也不止是中國一家,何况其實大部分東方國家都留有小量通商口岸,並非完全閉關。

在具體行動上,林則徐在逼煙商繳交鴉片時也足夠溫和,足夠人道。那些鴉片本是走私貨,清朝規定鴉片不能上岸,林則徐此舉是緝私,可逮捕和追究相關人員的違法行為。但林則徐在三令五申無效下,也不過封鎖十三行,命令華人撤離,沒有強攻,對洋人秋毫無犯。最後沒有一個洋人傷亡,交出鴉片之後全部安全離開。林則徐虎門銷煙時還邀請各國洋人觀看,沒有把禁煙變成針對洋人的運動。

在國際關係上,林則徐還恭敬地給英女王寫信,讓此前一直被拒絕進入廣州的英國商務總監義律到十三行調停。把銷煙事件上升到「清政府對英政府」的層次也不是林則徐本意:鴉片本是煙商私物,是義律代表英國政府向煙商買下鴉片才「攬上身」,對此林則徐並不知曉。

林則徐也沒有托大,在珠江口做了軍事防範。如果硬是要說林則徐有什麼「輕率,不明智」的話,那只能說林雖被稱「第一個張眼看世界」的人,但歷史局限還非常明顯。他沒料到英國會為鴉片貿易利益如此跨越萬里地遠征中國,英國軍力這麼強大,如此船堅炮利,中國軍力又如此不濟:清朝知道中國水師只夠應付海盜,武力不如英海軍,但不知道英陸軍也這麼厲害。這些已超出歷史人物的認識能力,不能苛責。

鴉片戰爭固然有很多值得討論之處,如英國發動鴉片戰爭帶來《南京條約》,但同時也給中國帶來很多正面影響,最後「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都值得討論。在香港也會有不少人認同,割讓給英國的香港只是不毛之地,還給中國時是「會生金蛋的鵝」,未嘗不是好事。但無論用怎樣眼光分析,都不應該否定英國發動戰爭的不正義性。如果認為林則徐「輕率,不明智」,繼而把開戰責任推到中國頭上,相當於說女孩子長得太漂亮惹人犯罪一樣不堪。

作者是旅美歷史學者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黎蝸藤]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