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黃子健

黃子健:「在家工作」模式之反思

【明報文章】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很多企業都會要求僱員以「在家工作」模式(Work From Home)完成工作,從而避免企業的運作停頓,以及減低僱員在上班時受到新冠病毒感染的風險。透過使用各種設備(如網上會議軟件),部分企業仍能保持一定程度的運作。不過,在落實相關政策或措施時,我們有否思考,它們也可能會產生其他問題,對僱員構成負面影響?

事實上,「在家工作」模式亦非什麼新鮮事物。在過去的10多年裏,不少從事相關研究的學者都建議企業採用上述模式,協助僱員平衡工作和家庭生活的需要。針對本港情况,平等機會委員會和婦女事務委員會在2006年發表的研究報告(註1)亦建議,企業應積極實施家庭友善僱用政策(Family-friendly Employment Policies and Practices, FEPPs)和相關措施(包括「在家工作」模式),讓僱員更有效解決工作及家庭生活衝突。隨着科技發展,很多企業亦逐漸推行及落實上述建議,使僱員更有彈性去完成工作任務。

或未能有效工作 且導致家庭問題

當然,有部分僱員認為,「在家工作」模式使他們有更大自主空間,決定如何處理工作及家庭事務。不過,也有一些僱員覺得,這種模式不單未能有效處理工作事務,而且更導致不少家庭問題出現。筆者在整理相關研究資料時也發現,本港僱員的工作及家庭生活衝突情况在過去10年似乎沒有明顯改善(註2)。縱使「在家工作」模式或相關措施逐漸普及,但為何效果仍未見理想?以下故事或許為我們提供一些啟示。

筆者有一位從事高等教育工作的朋友,育有兩名年幼的小朋友。在疫情爆發後,她需要在家中定時處理網上教學工作。不過,因為停學令的關係,她的兩名小朋友亦需留在家中學習。由於居所面積不大,這位朋友只能在客廳裏完成教學活動。當網上課堂進行時,小朋友們都經常打擾她的工作,導致課堂間歇停頓。最後,她亦因此事受到上司責備。

另一方面,她的丈夫仍需每天上班工作。由於「在家工作」模式的關係,他期望太太會花更多時間處理家庭事務(例如協助小朋友完成家課)。可惜,這位朋友亦需要在家處理自身的工作項目,未能抽出足夠時間完成家庭事務。當丈夫下班回家後,發現某些家庭事務未被處理時,他就會埋怨甚至責備太太。

企業與僱員需積極溝通

這個故事讓我們知道,「在家工作」模式旨在讓僱員可以更有彈性地處理自身的工作事務。不過,如果落實上述模式時未有充分考慮僱員的個人狀况(如個人需要),或者跟這些狀况有衝突時,預期效果不單未能達到,最後更可能加重了僱員的負擔,導致影響工作效率,甚至可能產生更多家庭問題。事實上,在心理學的個人與環境相配概念(Person-Environment Fit)指出,若能做到個人與周邊環境狀况相互配合,則可減低個人的負擔及壓力,以及提升個人效能。

筆者再次強調,「在家工作」模式或相關措施應被廣泛接納及採用,讓僱員可以有更多支援,完成工作及家庭事務。但在執行過程中,企業與僱員亦需要積極作出不同層次的溝通,商討如何在實際的工作及個人情况下,落實有關操作安排,最後達至雙贏局面。相反,如果未能恰當地執行上述措施,就可能導致僱員要面對更嚴重的工作及家庭生活問題。

雖然新冠肺炎疫情對我們的日常生活造成極大影響,但它亦為我們提供一個寶貴機會,反思如何在不同的生活範疇上,可以做得更好!

註1:The Equal Opportunities Commission, & the Women's Commission (2006). Research on Family-friendly Employment Policies and Practices in Hong Kong: Executive summary. HKSAR Government.

註2:結果是來自比較兩組本港全職僱員的工作和家庭生活衝突分數,第一組僱員的分數收集於2009年9至12月,人數共509;第二組僱員的分數收集於2019年9至12月,人數共407

作者是香港樹仁大學輔導及心理學系助理教授、英國心理學會特許職業心理學家、香港心理學會註冊心理學家(工業及組織心理學)

[黃子健]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