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張釋之

張釋之:戴耀廷向中央發出了預警

【明報文章】戴耀廷在寫了〈真攬炒十步 這是香港宿命〉後,已兩次為文論述立法會以讓政府停擺為前設目的否決《財政預算案》是符合《基本法》的。戴只孤立地論及上述議題,並以「曾親身參與基本法起草諮詢」的老資格反駁張志剛,正所謂後者所形容的「聰明與狡黠」。戴這些年來以其書齋之論(卻又絕無書生的純粹和善意)和「有無其他客觀效果不關我事」的淺薄與不負責任,其表現是立體的,從鼓吹「違法達義」,到鼓動港人「抱住中共跳出懸崖」真攬炒,其立意和行為自始至終都是針對基本法的既有機制,鼓動港人盡一切可能衝擊和打破之。分析戴耀廷的觀點和言行,必須在這樣一個背景下進行。

青年的悲劇與佔中前的一幕

反修例以來首名就暴動指控認罪的被告是一位22歲青年。該青年在群體暴力活動中向警察扔雨傘、頭盔等,可想像當時行為的暴烈。但從家長親友到僱主,都對被告參與的行動表示驚訝,認為他不是一個這樣的人。被告認罪後,一方面向「手足」們表示對不起,另一方面表示自己事發後「沒有一天不後悔」,明白訴諸暴力是錯誤的。該青年切身證明,戴耀廷早早對被其引導的青年勾畫的前景,足以使得原本斯文有禮、本性純良的年輕人徹底扭曲人性,而當他們為自身命運悔悟時,卻並不會是戴所說的「你留案底,是你的medal(榮譽)」。

這個青年的悲劇使筆者想起佔中前的一幕。2013年戴耀廷鼓動「萬人佔領中環」時,他時年16歲的兒子看了他的文章,有意參加佔中,但問父親,到時怎麼上廁所,可見還只是個關心自身吃喝拉撒的孩子。身為人父的戴面對自己的孩子也完全是個正常的父親,他對記者表示,兒子只有16歲,自己不贊成未成年人參與,因為要承擔法律責任。訪問者提醒他,如果佔中兩年後發生,屆時兒子已成年,或許可父子兵上陣,戴才「不無擔心地點頭」(見《明報》2013年2月3日「什麼人訪問什麼人」)。這一幕之所以值得回味,是因為這其中才表現了以瘋狂理念將社會拖入混亂的戴耀廷,面對自己兒子的前途和命運時,就還能恢復正常的人性和理性。如今距那時已7年,戴子早已成年,不知他是否和香港無數青年一樣成為街頭鬥士?是否已經擁有了其父口中因「違法達義」而留案底的榮譽?戴耀廷午夜夢迴時,是否想起過那些與他兒子年齡相仿甚至更小,卻因他的「啟示」而在街頭浴血破壞的孩子們?

以上雖稍嫌囉嗦,但不如此就容易將戴耀廷誤認為是個客觀論理的學者,或更有甚者,誤認為他是有高尚社會理想的志士。不除下戴耀廷貌似理性的面具,就無法全面認清他的觀點與目的。

反對派奪取立會後 將徹底佔山為王

本人在5月4日《明報》所發〈戴耀廷設計的 已非基本法規定的立法機關〉一文指出,戴耀廷在其「真攬炒十步」中的設計,即由反對派奪取立法會多數議席後,一再否決政府財政預算案,直到「全國人大常委會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中央政府把國家安全法直接適用於香港,解散立法會、成立臨時立法會、下屆特首由協商產生……」,等於清楚列明反對派控制立法會的意圖和作為。否決預算案因此就將成為一個可與預算案本身無任何關係的必然行動。張志剛認為,立法會否決政府提出的預算案,應只能針對預算案實際內容,要以預算案為工具癱瘓政府,至少需就實際出籠的預算案內容來說事,有什麼錯?戴以「曾親身參與基本法起草諮詢」的「老資格」來證明自己才明白基本法立法原意,未免可笑。

是戴耀廷自己明確暴露了,反對派控制立法會後,預算案無論如何都不會獲通過,無論政府如何協調和努力,也都會必然地被立法會否決,政府的預算案毋須出生就注定死亡,因為立法會目的就是要癱瘓政府、逼中央政府出手。當出現這樣情形,哪還會有什麼戴耀廷所稱基本法起草者們所預先設計的權力平衡?而是一旦反對派奪取立法會後,就將徹底佔山為王!

強加基本法原意的不是張志剛 是戴耀廷

戴耀廷說「相信起草委員會也不會天真至認為立法會的一些議員若與行政長官出現分歧,他們不會動用基本法賦予的其他權力,如否決財政預算案、對政府的工作提出質詢、傳召官員作證等,來迫使行政長官讓步」。這只能說是戴以多年來日益走向極端的惡意,任意塗抹當年絕大多數草委們的立法意圖。任何法律的起草都有時代和歷史背景,基本法更是如此。行政主導是英國人成功治理香港的法寶,起草基本法過程中這也是英方極力向中方推薦的經驗和原則。為維持香港的穩定繁榮和保持香港在世人眼中的理想社會不變,中方誠意地接納英方的這一經驗總結。基本法全部內容充滿了當年中國政府維持香港制度和社會穩定不變的善意。同時,當時的中國領導人鄧小平也一再對草委們明確表示香港不搞三權分立。

以這樣的指導原則為基礎制定的基本法,以香港市民以往的平和理性,以守法和秩序對香港這個世界知名經濟城市的重要,草委會雖當然也會想像和預見到行政與立法的矛盾,以及行政長官有可能因為在某些具體問題上不肯妥協而寧願辭職,但草委們決不會想到有一天會有戴耀廷之流站出來號召萬人佔領中環、以「違法達義」打破港人一向尊重的法治和秩序,也不會想到,有一天連政府財政預算案也會被戴耀廷們用來作為立法會癱瘓政府以至意圖禍害中央政府的工具。絕大多數草委們既不會有這樣的想像力,更不會有這樣的立法原意。立法會作為立法機關的職權,就是基本法第73條所規定的內容,「強加一些基本法原意在明確的條文之上」的,不是張志剛,而正是戴耀廷。

立會否決預算案理由 人大常委會可規限

戴耀廷說「在特區成立的20多年,不少議員曾因不同意特區政府的某些政策而投票反對財政預算案,難道說這些議員所做的都是違反了基本法嗎?」法律系副教授如此反證其立論,是以不合法現象作為合法化現象本身的論據而已。過去有議員這樣做了,不能說「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就不是違反基本法。過去這樣做的議員,既起不了大浪,也就沒人在其做法有違基本法上做文章罷了。現在不同,現在是有人志在以立法會多數而用有關手段癱瘓特區政府、終極目的是拉中央政府下水了,不能再聽之任之。

參選人提出會在當選後否決預算案,選舉主任可能會因此取消參選人資格,若選舉主任這樣做了,就要因此負上參與打壓香港基本自由的個人責任,這是戴耀廷自作聰明根據自我假設而對選舉主任提前發出的威脅。要防止香港出現難以挽回的災難,責任確實不是選舉主任們所能承擔。戴「攬炒十步」和其後論述,已對中央政府發出了嚴重預警,如果成真,香港必死無疑。中央政府處理香港問題並不缺法律和其他工具。針對戴耀廷以否決預算案為手段癱瘓政府的預設,全國人大常委會完全可以就基本法立法原則和原意作闡釋,形成決定,至少可以規限立法會需基於何種理由才能否決政府預算案。如果這還無法阻擋戴耀廷們的真攬炒,對立法會另起爐灶或修改基本法,恐怕將成為中央政府不得不為的選項。

作者是香港新範式基金會資深研究員

[張釋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