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丘健和

丘健和:「無冕皇帝」豈能「無王管」

【明報文章】正當新冠肺炎疫情趨於緩和,市民的日常生活逐漸恢復之際,去年修例風波所引發的街頭騷亂,卻開始蠢蠢欲動,示威者於全港各大商場發起快閃集結,以雜物堵路甚至縱火等,為紀念反修例一周年掀起序幕。反對派此舉無疑是劍指9月立法會選舉,為求爭取過半數議席造勢。

就在剛過去星期日的騷亂中,發生一樁小事,值得大家關注:報道指一名身穿「記者」字樣反光衣的12歲男童,在海港城示威現場「採訪」,該男童聲稱是來自網上媒體「深學媒體」的學生記者;警方根據《保護兒童及少年條例》將他帶走,並聯絡其家長將他接回。

及後該名男童及其母親在區議員陪同下,接受傳媒訪問。男童表示「想為市民報道事實」,因此加入該網媒;而其母親引述警方警告,指如果男童再犯,會控告她未有保護兒童,須負上刑事責任。她又指,不反對兒子去體驗記者工作,認為這是成長的階段,讓他面對一下大場面云云。

其後「深學媒體」發表聲明,否認僱用童工指控,宣稱該名男童是以義務學生記者名義採訪,因此不受勞工條例規管。該媒體更反指警方對該名12歲「記者」查問,有打壓新聞自由之嫌。

新聞採訪是專業 12歲童如何應對多變情况?

新聞採訪本身是專業工作,從業人員需經過有系統的培訓,才能夠勝任一名記者,要不然大學就用不着開辦新聞系吧!試想一名12、13歲的男童,心智尚未成熟,而且缺乏自立能力,未有接受新聞培訓和採訪經驗,更遑論真正地理解何謂新聞自由及專業操守,試問如何應對複雜多變的突發情况,以保障人身安全呢?

有人認為,不少中小學均設校園電台、電視台等,讓學生去前線採訪,也未嘗不可,這種說法更是偷換概念。必須強調,中小學校園媒體之設立,旨在透過體驗新聞採訪工作,訓練學生多角度思考及分析能力,並提升寫作及說話水平,不能與大眾傳媒的功能相提並論。

該名男童去示威現場「採訪」,並非由老師安排以及在場指導。觀乎近年的示威活動,警方與示威者的激烈衝突屢見不鮮。設想一旦雙方發生肢體衝突,而該名男童舉機拍攝期間,被其中一方不慎撞倒受傷,屆時由誰去負責?至於該網媒宣稱男童「採訪」屬義工性質,但並不代表可以推卸責任。任何機構提供義工服務,也必須為義工提供保險,藉以保障他們。

事實上,家長及學校皆有責任保障子女及學生的安全,忠告他們遠離高風險的活動。該名母親容許其子參與高風險的「採訪」活動,事後更以「學識面對大場面」為由去繼續鼓勵,置其子安危於不顧,顯然沒有履行身為父母應有的責任。

是次事件也反映政府對網媒的定義過於寬鬆。2017年政府容許純網上媒體進場採訪政府記者會,只要過去3個月定期網上報道新聞、每星期最少5天更新新聞平台、有編輯和記者最少各一名等,就符合資格。加上去年修例風波引發不少街頭騷亂,大批網媒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只要在facebook建立專頁,再加一台手機及反光衣,就可以自稱為媒體四周採訪。為此,當局有必要對此檢討,參考現行對於報章雜誌及電子傳媒監管的章則,從而制定更清晰的指引及守則。

傳媒被譽為「無冕皇帝」,享有「第四權」去監察政府,然而這並不等於「無王管」,在行使新聞自由權利時應當秉持專業操守,顧己及人,而不是隨意濫用自由,更不應該慫恿中小學生去進行危險採訪。最後,筆者奉勸這位12歲「記者」,如果你立志投身傳媒事業,請你好好讀書,明辨是非,將來考入大學後,到時再決定是否擔任記者也為時未晚。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

[丘健和]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