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任建峰

任建峰:沒「警」又沒「察」的警察

【明報文章】見到近期與香港警察有關的新聞、片段,令我想起莎士比亞話劇《馬克白》內蘇格蘭王馬克白為自己無止境地實行暴政而解說的一句話,小弟嘗試粗略地翻譯如下:

我深陷血泊

倘不欲沉淪

回頭或踏過

已同樣煩厭

近期,市民發起了各個唱反修例運動歌曲、呼反修例運動口號的活動。在罕有地沒有警察到場的活動,市民都是自律的,他們唱歌與呼口號後就會自行散去。可惜,較多會出現的情况,就是大群警察出現。他們會以抗疫為由驅趕市民。

就此,警察的言行看來又不像是抗疫。他們會發限聚令告票給根本不是多人在一起、有保持社交距離的市民。他們會以各種槍械威脅市民。他們會毫無分辨地向群眾射胡椒噴霧。他們會是在自己的幻覺中無故地向根本不是參與反修例活動的市民直衝與施暴。他們會對青年、女性說出恐嚇與騷擾的言論。他們會把商店封起來,會把在購物的市民粗暴地趕走。他們會阻止記者工作,粗暴地搜查與羞辱他們。他們會以把膝頭壓在市民頸上的大動脈等危害生命的形式去制服市民。他們連議員都胡亂抹黑,連根本什麼都沒有做過的人都被他們冤枉,好解說他們的無理拘捕。

而令公眾對警察的所謂抗疫行為更反感的,是大家見到不少酒吧區近期人群眾多,但警察就算有警車經過都不會執法。同樣地,一切撐警的集會都是可以人數多於有關上限而不會被檢控。

公眾感受到警察不理自己對錯

對於公眾就着警察近期行動的各種評語,警員們的態度好像是有點改變了。在上年的多次警民衝突中,警察的各種反應,都是給公眾一個他們其實仍是「很介意大眾對他們的觀感是如何」的印象。但到近期,無論是前線的警員或維護他們的高層都好像已不再理會公眾的看法。他們言語上的囂張氣焰、他們行動上的肆無忌憚、他們處事上的無法無天,都會令公眾感受到,他們不理會自己對錯,甚至是會故意地行事橫蠻,好讓大家知道他們已是到了一個為所欲為的地步。

就是這樣,我就想起了上述《馬克白》那句對白。經過了長時間的濫權、濫暴,警隊好像發現到,他們與大部分市民的關係已無法修補。就算他們願意考慮回頭是岸,大眾都不會讓他們就過往近一年的一切免責。既然如此,他們就唯有進一步厚起面皮,依附政權,靠其勢力去繼續濫權、濫暴,以求達到一個市民「不尊重他們都至少會害怕他們」的效果。

這是愚不可及的想法。能做到「警」的效果,就要得到大眾的「敬」。這份「敬」是要靠「言」才能得到。只有暴、沒有「言」,就自然沒有「敬」,而「警」的作用就會消失。至於「察」,這是要在把代表公理的「祭」好好地由「宀」那份紀律覆蓋着、不讓這份公理消散,才能做到被公認明察秋毫的效果。如果當下的警察堅持要繼續以既沒有「警」、又沒有「察」的方式行事,市民只會無視他們。而既然是無視,就當然不會害怕。

那位為自己暴政自圓其說的馬克白王,最終就是因為拒絕走回頭路、殺人無數,最終眾叛親離,橫屍戰場。但願警察們能回頭是岸,不要讓自己、讓被他們傷害的人邁向悲劇收場。

(作者按: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作者是執業律師

[任建峰]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