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劉進圖

劉進圖:香港再出發——從哪裏開始?

【明報文章】上周二,兩位前特首連同1545名發起人,成立「香港再出發大聯盟」,其宣言呼籲「拒絕被『攬炒』,選擇發展;拒絕被破壞,選擇法治;拒絕被撕裂,選擇團結;推動香港再出發」。翌日,國務院港澳辦發表自問自答聲明,高度讚賞大聯盟的宣言。單純看宣言內容,確實反映許多香港人的心聲,誰不厭倦撕裂、破壞、攬炒?唯一的問題是:香港再出發,從哪裏開始?

今天香港社會面對的撕裂、破壞、攬炒,導火線是去年的移交逃犯法案,以及由此引發的反修例運動,雖然法案最終撤回,但八成受訪市民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由大法官做主席,公正調查反修例運動引發的連串警民衝突,政府一直拒絕,令巨大的社會爭議無法梳理,民怨無法疏導。

到了去年底的區議會選舉,投票率創下七成的歷史高位,六成選民票投非建制候選人,導致建制陣營大敗,這次投票清楚反映了港人的主流民意,就是警察權力要受到制約,法律之劍不能只用來對付示威者,執法者也要嚴守法律,不能濫施暴力。這批選民數目多達約160萬,他們的訴求溫和合理,政府卻一直拒絕。

政府不單拒絕對警隊執法進行獨立調查,就連政務司長張建宗代警隊向市民道歉一句,被初級警員組織書面譴責,也要馬上改口讚揚。近日警隊高層被揭涉嫌非法佔用、擴建及出租新界牌照屋,地政總署才剛派員上門調查,其署長便即時被調職。這些匪夷所思的官場作風,加上特首林鄭月娥向商界領袖親口說的,除了3萬警員,特區政府已別無支持可倚靠,不能做任何損害警隊士氣的事情,令市民明白到,近日警隊藉限聚令選擇性打擊「黃店」、拘捕和票控在商場內和平唱歌的小群市民,逼記者蹲下然後向記者噴射胡椒噴霧及阻止拍攝,並不是偶然的,已經成為香港的結構性腫瘤。

民選的立法議會本來還有一定的制衡權力、宣泄民怨的政治功能,但反修例運動及警民衝突爭議,令建制與泛民徹底決裂,泛民藉內會選主席程序拉布,立法會主席坐視不理數月,中央突然發炮,指拉布議員「違背誓言」、「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建制派議員便急急另起爐灶,搞一個緊急特別內會出來,用保安員把抗議的泛民議員悉數驅逐離場,議會變成了鬥獸場,代議士用擔架抬着送醫院,這一幕被世界各大媒體廣泛報道,鞏固了國際社會對香港的看法:香港正在失去兩制、自治、民主、自由。

一味泰山壓頂 就能結束撕裂?

在這樣的現實處境中,香港如何再出發?不正視問題根源,不回應主流民意,不限制過大警權,不推動議會協商,一味泰山壓頂,由兩辦不斷行使《基本法》隻字未提的監督權,指揮特區政府和建制派,發起一波又一波的政治運動,進行一場又一場的政治鬥爭,就能夠結束撕裂、破壞、攬炒嗎?香港就能夠實現發展、法治、團結,成功再出發嗎?沒有正確的起點,再出發是不會成功的。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劉進圖]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