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李立峯

李立峯:攬炒論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明報文章】自從去年反修例運動開始,「攬炒」一詞漸漸為人熟悉,約在8月中下旬,運動支持者之間開始流行「攬炒論」。8個多月後的今天,連官方機構也常常使用攬炒一詞,攬炒可說正式成為了香港主流政治話語的一部分。

反修例運動的政治機會

去年9月初,鄧鍵一寫過一篇文章,指攬炒其實是一種理性博弈。用社會運動研究的語言來說,攬炒論的基礎,是運動支持者如何理解反修例運動的政治機會(political opportunity)。傳統的社運理論認為,一場社會運動之所以興起,是因為政治機會的出現。一場運動要取得成果,也在一定程度上視乎有沒有相應的政治機會。那麼,回到去年,有可能使反修例運動取得成果的政治機會是什麼呢?對很多運動支持者來說,就是中國內部有經濟下滑以至爆破的風險,對外則遇上中美關係緊張,一帶一路的發展也不見得暢順,中國在國際上遇上一定的挫折。這兩個內外因素又是緊密相關的:正是因為中國要應付內部經濟危機,所以更不能不顧國際因素,同時,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始終是中國與外部世界之間的重要橋樑。

所以,運動要取得成果,就要引入「國際」這個制衡力量,迫使中國政府對香港不能「亂來」。這個對政治機會的理解,解釋了為什麼反修例運動那麼重視「國際線」,也解釋了攬炒論的起源。去年8月中下旬,正是輿論關注中國政府會否出動武警甚至解放軍鎮壓運動的時候,對運動支持者來說,「大陸會出解放軍」這種風聲,無異於一種恐嚇,在面對這種恐嚇時提出「攬炒論」,基本上就是認為自己看到了對方的底牌,然後「大番你轉頭」。

自從去年9月左右,「中央出動解放軍」的疑慮大致上已經消失,不過大家明白,就算不出動解放軍,只要抗爭繼續升級,衝突持續,整個局勢仍會對社會和經濟造成負面影響,亦可能迫使政府或警察犯下足以促使國際社會有所反應的錯誤,所以仍然有機會造成攬炒的效果。所以,攬炒論仍是反修例運動重心論述之一。

運動參與者對攬炒的想像有細微轉變

不過,由去年9月到今年1月,隨着社會衝突造成的負面效應開始浮現,運動參與者對攬炒的想像,是有細微轉變的。筆者記得在去年9月做過幾個反修例運動參與者的焦點小組訪談,提到攬炒的時候,大家都很支持,但筆者也有一種感覺,是參與者對攬炒將如何影響一般市民以至自己的日常生活,並沒有想得清楚。這一點,在之後的幾個月是有轉變的。附表顯示了筆者的研究團隊在去年9月15日、10月20日、12月8日,以及今年1月1日4次遊行中的調查結果,在每一次的調查中,大部分被訪者均傾向同意幾個攬炒論中的說法,其中八成以上遊行人士同意,如果香港出現極端情况,北京政府的損失會比香港的損失更多。同時,七成或以上遊行人士同意,在國際社會關注下,香港局勢更壞其實對運動更加有利。

整體而言,遊行人士對攬炒論的認同程度,從9月到年底沒有明顯轉變,唯一有轉變趨勢的是遊行人士認為攬炒對自己有沒有影響。去年9月15日的調查中,近65%的被訪者同意,即使反修例運動會嚴重打擊香港經濟,也只會損害既得利益者,對自己則沒有什麼影響。其後的數次調查中,認同這一句子的被訪者比例一直下降﹙縱使下降幅度不算太大﹚,到了1月1日的元旦遊行,同意該句子的被訪者比例是55%,比3個半月前下降了10個百分點。

可以說,攬炒論在開始時有「鬥大」的意味,不少運動參與者對攬炒的實際影響未必深究。但隨時間過去,一些經濟問題開始浮現,運動參與者也開始「面對現實」:如果真的攬炒,很難對自己沒有負面影響。但從另一角度看,附表的數據也顯示,在去年底的幾個月之間,縱使愈來愈多運動支持者承認攬炒會影響自己的生活,但整體上對攬炒論的認同並沒有多大的下降。

政府及建制派的輿論操作

當然,附表記錄的,已經是去年年底的狀况,而且也限於遊行參與者。在經歷了肺炎疫情之後,經濟受到了更快速的打擊,而且狀况在未來的一段時間也將會非常嚴峻,運動支持者以至廣大市民會如何看待「攬炒」呢?也是在這個不確定的情况下,政府以及建制派開始高調使用「攬炒」一詞,並對其作出嚴厲批評,攬炒一詞的應用範圍也愈來愈廣泛,已經等同於「不顧一切搞破壞」的意思。於是,議會抗爭是「政治攬炒」,街頭行動是「暴力攬炒」,連「黃色經濟圈」這不外乎是政治消費的行為都被批評為攬炒。

這個輿論操作的目的,大概是要將已經無可避免的經濟嚴重下滑,歸咎於社會運動和民主派的「35+」計劃。這官方論述的目標受眾固然不是反修例運動最堅定的支持者,而是在去年下半年一直傾向同情運動的中間派市民,以及建制派的支持者。事實上,去年8月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的全港民調,就顯示64%受訪者同意修例風波持續下去會嚴重拖累經濟,但當時有57%的市民認為若經濟受損,特區政府的責任最大,認為示威者要負最大責任的只有8.5%,有10.8%認為泛民議員要負最大責任。當權者會希望改變這些數字。

運動支持者以外的民意是未知數

民情會轉變嗎?攬炒論的基礎之一,是香港的情况已經太壞,沒有什麼可以輸掉,對運動支持者來說,過去一個月左右的各種大小事情,應該都在強化這種觀感,運動支持者對攬炒的支持應該不會怎樣下跌,但運動支持者以外的民意,始終是未知數。客觀經濟環境已變,官方的論述策略已有所不同,在全球疫情下,坊間亦開始有不少全球去中國化的討論,在文章開首提及的、攬炒論所建基於的政治機會,可能也有了變化,運動如何繼續論述攬炒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也很可能會影響着民意的發展。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李立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