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盧啟鏗

盧啟鏗:新冠肺炎下的回收產業

【明報文章】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的陰霾下,市民惶恐不安。早前市場上的防疫物資更是供不應求,你一盒口罩我一支酒精搓手液,把香港僅餘的貨存一次過清空,可謂民不聊生。一場疫症除了揭示本地製造業的式微帶來的影響,更重創了不少行業,當中少不免有回收產業。

本港的回收率一直偏低。根據環保署的數據,香港廢塑膠回收率已經由2017年的13%跌至2018年的7%。疫情的來臨更加令回收量大大減低,但塑膠的使用量卻不跌反升。口罩的原材料是聚丙烯—— 一種熱塑性的塑膠。每人每日的一個口罩為本港帶來龐大的醫療塑膠廢料。誠然在疫症的情况下,這些塑膠的使用是無可厚非,畢竟保持個人衛生,減低病毒的傳播是抗疫時期的首要任務。可惜基於衛生問題及回收技術限制,近日的即棄塑膠廢料並未能夠回收,只能棄置處理。這正正反映本地回收技術的落後,沒有足夠配套設施處理醫療塑膠廢料,導致仍有價值的塑膠廢料只能埋於堆填區。

回收情况雪上加霜 堆填區飽和日推前

是次疫情除了揭示本地回收產業技術配套不足,更反映出回收產業在市場一直處於被動的地位。本地回收商長期依賴出口已處理塑膠廢料至其他地方以維持業務。這次疫情在各地爆發之後令不少工廠停工,導致回收產業鏈斷裂,回收商亦只可以囤積已處理塑膠廢料。我們要明白一件事:回收產業停頓,但廢物並沒有停止產生。長遠而言,回收產業鏈的停頓只會令本港回收情况雪上加霜,更令堆填區飽和的日子推前了些,情况實在令人擔憂。在全球的環境改變下,氣候趁勢愈變極端,科學家亦指將來有機會有更多新型傳染病。回收產業不能把每一次疫情的來臨視為單次的危機,以制定應對方法。政府即使推出了「一次性回收產業抗疫資助計劃」,亦只能助業內人士解決燃眉之急,並沒有解決既有的根源問題。唯有改變回收產業在市場中被動的定位,才可持續地長遠發展下去。改變回收產業的定位並不單是業內人士的責任,更是整個社會的思維改變:回收並不是免費的服務。

為應付本港的口罩需求,不少廠商願意花上百萬,投資在本地自設口罩生產線。幸好有這一群有心之士,令大眾都慢慢安心下來,不用再疲於奔命,四處蒐羅世界各地的口罩來源。循環經濟在未來必定是個大趨勢,各廠商若然在設立生產線時加入可持續發展的考量,更是錦上添花。生產者必須思考產品設計及原材料的使用,從而減低資源的消耗,以及承擔起回收、再生及棄置的工序,從而履行「生產者延伸責任」。相信有了商界率領,推動回收工序,回收產業在疫情過後仍可以生存下來。

作者是A Plastic Ocean Foundation教育主任

[盧啟鏗]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