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鄭立

鄭立:病毒是否已有判斷集結意圖的智能?

【明報文章】最近政府推出了所謂限聚令的防疫措施,授予執法人員權力去檢控4人以上、相距少於1.5米的「群組結集」,表面所持的理由是為了防疫,聲稱因為人與人之間距離太近會導致增加疫情擴散的風險,而要對結集者發出告票。

最近卻出現了一個案件,公職人員10人在外面晚飯時有人毆鬥,毆鬥已不是重點,細心留意的話,10人一起在相約聚餐明顯就是群組結集,而且還遠超4人。

據說當事人辯護自己吃飯是最多4人一組,至於有沒有每人相距1.5米,是否先射箭再畫靶,這不重要。

限聚令第一個應該限制公職人員

因為這些都大不了就是體制腐敗,但先不論限聚令是否合理,至少我們很確定一個事實:那就是沒有證據表示執法人員能對病毒免疫。也沒有任何科學研究指出,香港的執法人員在體質與基因上跟其他香港市民有重大分別,或者香港的執法人員與其他香港市民,是不同種類的生物。

如果香港的執法人員與我們一樣都是「人類」,我們可以安全地假定,病毒對於他們同樣有效,而且他們也一樣能傳染病毒,導致病毒擴散。所以限聚令,以及保持社交距離,為免增加病毒擴散的風險,他們應把自己視為首要執行的對象。限聚令第一個應該限制的就是包括執法人員以內的公職人員。

可是前陣子他們相關的專頁中,卻澄清他們只對「抱有共同目的聚集」執法,這個澄清非常有意義。因為他們不這樣說,我們也不知道他們用的是「非法集會」的標準,分不清限聚令與非法集會的分別,直接把限聚令當成非法集會去用。

先不論他們有沒有能力與權力認定別人是否抱有共同的目的,但沒有任何證據顯示,病毒只傳染給抱有共同目的聚集的人,是否有共同目的聚集跟防疫似乎沒有關係。

如果香港政府發現了「合法集結並不會受病毒傳染」的證據,希望政府能盡早公諸於世,畢竟病毒發展出能夠判斷人類集結意圖的智能,是非常危險的突變。

作者是專欄作家

[鄭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