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蘇詠梅、趙永佳

蘇詠梅、趙永佳:香港欠「STEM女生」

【明報文章】受國際推動STEM(科學、科技、工程及數學)教育的影響,香港政府亦推出相關文件及高層次的策略,更重要是提供撥款。可惜無論教育界或其他界別都認為成效不大。况且稱得上與STEM有關的機構紛紛按自身的理解和利益來做STEM教育,結果是一大堆標榜着STEM的機械人、創意思維、編程課程及工具進入學校,使本來已課時緊張的中小學成為各「創新」計劃的試驗場。有些老師覺得吃不消,最後唯有敷衍了事,甚至放棄。其實善用原有學校課程中的教與學才是重點。究竟政府所投放的資源能否有效提升學生對STEM的學習興趣,在選科時選擇STEM相關學科,配合香港創科發展所需的人力資源?這是值得研究探討的問題。

傳統來說,一般都是較多男生選擇STEM相關學科。但2018年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PISA)數據卻反映香港女生科學能力明顯高於男生,成績差距為9分。這與考評局的2019年香港中學文憑考試成績統計中男女生的表現相若,在生物、化學、數學必修部分與物理科取得2級或以上的女生比例相比男生高。

但在成績較佳的學生中並沒有出現同一現象。2019年文憑試在理科(生物、化學、數學和物理)獲得5級或以上成績的考生中,男比女多出1.2至4.2個百分點。這與香港教育大學博文及社會科學學院的研究「香港學生對科學、科技、工程及數學的抱負的挑戰與機遇」的結果呼應。該研究以問卷調查了39所中小學,約4000名高小、初中及高中的學生,探討學生的STEM抱負。

男女生的STEM抱負

調查以學生的STEM相關學科及工作選擇作為他們的STEM抱負指標,男女生的回應有非常明顯差異。更多男生表示會從事需使用科技的工作(60%)、科學工作(55%)、需使用數學的工作(53%)及工程工作(48%)。較多女生對從事醫療(54%)、科學工作(42%)以及產品設計(35%)感興趣,相反較少女生表示會從事工程工作(21%)和科技的工作(30%)。

影響男女生STEM抱負的因素

女生的STEM抱負顯著低於男生。數據顯示,對比男生,女生的STEM抱負更易受到她們對STEM專業人士的印象和家長期望的影響。女生對STEM專家的印象稍遜於男生,且她們認為家長對她們成為STEM專業人士的期望較低,使女生愈加表現出較低的STEM抱負。另一方面,男生的數學自我效能顯著高於女生,且有較高的數學學習信心,有助於激發STEM抱負,從而擴大男女生的STEM抱負差異。

女生對學習STEM信心低

研究又發現3個組別(高小、初中及高中)的男生在STEM相關科目(如數學及科學,高中的物理及化學科)的自我效能均比女生明顯地高。特別在數學科,近七成男生認為自己學習表現很好,女生卻只有五成。其他有男女明顯差異的學科包括小學常識科、初中科學科、高中物理及化學科。女生對STEM相關科目欠自信,這亦反映於她們的大學選科,根據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秘書處的數字,於2018/19年度修讀理學科的學生,平均10人只有4個是女生(整體女生人數已比男生略多),修讀工程科和科技科的男女比例更是7比3,情况令人憂慮,未來男女生在STEM專業的參與差異將更大。

男女生對STEM專業人士印象

無論高小、初中或高中生多同意STEM專業人士是「聰明的」、「可以改變世界」、「受人尊敬的」,及「從事讓人興奮/刺激的工作」。可見學生對STEM專業人士的看法均為正面,但都是男生擁有較正面的看法。事實上,大眾媒體也沒太多女性STEM專業人士的資訊。例如2017年港台的《我們的科學家》節目中,6個受訪的科學家只有一位女性。從事STEM工作的女性形象不鮮明,一直以來與科學及STEM相關的報道都是男性為主,女主持都是「扮傻」及「無知」女生,性別定型的現象會否影響女生進修STEM學科的意願?

在另一個有關「學校-STEM專家合作」的研究發現,小學生對STEM專家的認識與他們的STEM興趣有顯著的正相關。該研究中,五年級女學生參與一項有女性環境學家指導的STEM學習活動後,較男生更顯著地提高了對STEM人士的認識與興趣。若在小學階段讓女生多認識STEM的女性榜樣,更有助於她們改變對STEM專業人士的性別偏見,從而提高對從事STEM事業的興趣。

女生對家長期望的想法

研究也發現女生們認為家長對她們的學習情况掌握及期望,都較男生所認為的略低。在學習情况掌握方面,認為家長知道她們在校內的情况以及會出席學校家長活動的女生均比男生低;在對學生的期望方面,較少女生認為父母關注她們有沒有好的學業成績,以及能否升讀大學。覺得父母認為她們長大後能實踐個人志願比賺錢重要的女生亦比男生略少。

提高女生抱負 家校社會有責

從研究得知香港女生對STEM專業人士的認同、父母期望以及她們的數學信心都比較男生低,導致她們的STEM抱負不高,影響未來STEM專業的男女性參與及平衡發展。

雖然從學生的回應得知學校提供了平等機會讓男女生都可參與STEM學習,可是要提高女生的STEM抱負,學校要在課程方面多下工夫拉近男女生的差距,加強女生的數學學習信心。家長的角色也責無旁貸,應探討如何提升父母對女生的期望。改變女生的STEM抱負亦不可能單靠家長與學校的努力,社會各界人士特別是媒體要避免突顯STEM專業人士的性別差異,加強女生對STEM專業人士形象的了解及認同感也是任重道遠。

作者蘇詠梅是香港教育大學科學與環境學系教授,趙永佳是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社會學講座教授

[蘇詠梅、趙永佳]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