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國祥

陳國祥:從新冠肺炎再起的中國 將戴上「超強新冠」?

【明報文章】中國大陸被新冠病毒肺炎絆倒,舉國奮戰兩個月,如今高奏凱歌,且高調向世界輸出抗疫經驗、物質與醫護人員。反觀歐美各國,紛紛陷入疫情泥淖中,疫情快速攀升,面對失控的疫情多苦無善策。隨着疫情吃緊,生產與營銷停擺,經濟與金融情勢日益吃緊。

從新冠病毒再起的中國,開始做災後重建,啟動產業復蘇與升級的大規模投資計劃。對外則展開援助外交,同時趁歐美國家陷入水深火熱困境,積極重開產業鏈,吸引外資,爭取向世界經濟超強地位邁進。當歐美國家從新冠病毒肺炎重創中復元之時,會不會看見引爆新冠病毒的中國頭頂上戴着簇新的超級強國新冠?

西方列強雄霸天下威勢一去不返

態勢正往這個方向挺進。在歐美國家疫情變本加厲,紛紛封城、進行居家管制之際,宣告接連數日已無新增本土病例的中國快速有序復工。先前中國因為官僚體系隱匿疫情及應變緩慢使疫情擴散,經過兩個月的勵精圖治,已向世人展現專權體制固然有其缺陷,但搶救天災病禍效率可觀,遠非歐美民選體制可以比擬。從淒風苦雨走出的中國,正迎向春暖花開的爛漫風情,歐美國家則仍在風狂雨暴中掙扎。莫非新冠疫情製造了一個拐點,歐美盛世從此跌落,東方中國加速崛起,既超了英德法等國更趕上美國?

幾乎可以斷言,主導世界秩序且體現自由民主價值超過200年的歐美國家,由於體制和文化上的特質,面對傳染力極強的新冠病毒侵襲,必然哀鴻遍野,死傷枕藉,經濟重創,人心委靡。疫情過後,經濟版圖將變形,國際權力結構將翻轉,文化與制度的自信指數更迭,東方巨龍虎虎生風,西方列強雄霸天下的威勢一去不復返。

美國經濟危機深重前所未見

超級強國美國這回先則傲慢輕忽,繼則手足無措,再則傷筋動骨,終則元氣大傷。一個檢測能力低弱的國家,無法快速篩選染疫者的國家;一個公衛體系不健全、醫療體系高度商業化的國家,聯邦體制又是上下不通氣,如何能有效應對大面積傳染的病毒?去年光是H1N1流感,美國就有高達2600萬人感染,死亡超過3萬人。禍根在於美國醫療費用昂貴,加上各州醫療資源分配不均,至少3000萬人沒有醫保,即使病毒檢測免費,確診之後昂貴的治療費用,也非許多經濟弱勢民眾可以負擔。可以預見,美國遭新冠病毒肆虐的嚴重程度,必將甚於武漢乃至湖北。

美國CDC流行病學家Matthew Biggerstaff預言,一旦新冠肺炎大規模爆發,美國可能有240萬到2100萬人需要住院,而全美只有92.5萬張配有足夠醫療人員的病牀,根本不敷使用。由於新冠肺炎的死亡率遠高於H1N1,一旦爆發社區交叉感染,死亡人數可能高達20萬至170萬,災難是空前的。

由於美國各方對於管控疫情極不樂觀,所以金融市場連續暴跌,流動性瞬間陷入枯竭,原本被視為可以保值避險的美國國債和黃金也被大幅拋售。美國政府信心喊話全然無效,只好降息、降息、再降息,撒錢、撒錢、再撒錢。這回經濟危機之深重,付出成本之高昂,都是前所未見,還不一定能控制危疑震撼的困局。

中國新基礎建設計劃 具關鍵影響力

中國有效掌控疫情,歐美國家疫情急劇惡化失控,給了中國轉守為攻的機會。中國首先重啟新一輪中美博弈,全面向美國發動「病源何起」的輿論戰,企圖逆轉從1月23日武漢封城以來的國際話語權劣勢。即使不易洗刷的肺炎禍首的污名,外交部發言人也向美國政府叫板;抗疫治理模式的優越性,更被提高到神壇的地位上;「一省市救一國」模式,輸出抗疫治理經驗與資源力量,正在擴大辦理中。復工復產快馬加鞭,並且推出一系列利多政策吸引國際資金。最具關鍵性影響力的是新基礎建設計劃,全方位擴大內需投資,聚焦於最具未來性的5G、工業互聯網、人工智能(AI)等科技基礎建設,力圖複製12年前歐美在金融海嘯中掙扎求生,而中國啟動擴大內需、全面加強基礎建設的局面。

全球戰略佈局 終極目標制衡美霸權

中國趁歐美之危,雄心勃勃地展開全球戰略佈局。對內先求固元強本,深化改革開放路線;對外強化國際合作治理,聯合先進國家,增強經濟與科技競爭力,終極戰略目標是制衡美國的霸權地位。中共深知,只有更大力度擴大改革開放,進一步打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才是提高國際競爭力根本之計。隨着中國與歐美國家疫情逆轉,中國已經展開後新冠時代的國內國外部署,其所帶來的深遠影響將遠大於前次金融風暴。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當局已認識到,單純的加大資金投入,可能重蹈大水漫灌的覆轍;只有克服投資邊際效益遞減、產能過剩、產出低於收益的困境,才能確保產業結構與經濟效益穩步再上一個台階。基於這種考量,除了基建與科技產業紛紛上馬之外,土地改革尤其是農村土地改革及其相應的集體所有制改革,由於可以產生豐沛的資金動能與動力源泉,所以將被加速推進,這個改革所產生的後續影響將大大超過一般的基建。

疫情逆轉提供了中國超前部署的良機,為其重塑各國在世界上的地位創造條件。這次中國能夠調用大量資源應對緊急疫情,顯示其擁有集中性動員體制以及較好的政府財政能力,疫情還在爬坡階段的歐美國家,由於普遍財政赤字沉重,貨幣工具更因為長期量化寬鬆而使效能有限,加上應變過程暴露美、英等國領導力遠不如中國,因此未來的博弈中戰力勢必落居中國之後。

混亂中逐漸突破封鎖 成危機救援者

中國已非吳下阿蒙,而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未來與各國之間的互賴必然加深,而西方國家近年受美國單邊主義嚴重撕裂,加上歐洲受難民危機衝擊,內部則被左右翼陣營衝突嚴重撕裂,竟連持守數百年的自由民主價值也已動搖。中國近年來已對國際既存的秩序構成挑戰,又逢美國當家者事事圖謀「美國優先」,在許多議題上屢屢與歐盟國家交惡,還退出諸多國際建制,導致美國成為國際秩序實際的破壞者,嚴重撕裂歐美國家之間的合作與整合。在一片混亂中,中國逐漸突破封鎖,這次疫情風暴更成為歐洲國家的危機救援者。

疫情過後,歐美國家的實力消退在所難免,歐洲與美國之間的矛盾也將加劇;西方衰退,東方趨強,中國的實力及其國際影響力必然穩步提高。一個戴上超強新冠的中國隱然浮現。

作者是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中央社董事長、《中國時報》總編輯

[陳國祥]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