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李立峯

李立峯:社會運動下香港市民新聞使用習慣的轉變

【明報文章】2019年下半年,香港出現了一場史無前例的社會運動。本來,這場運動本身就足以成為影響香港社會和歷史發展的關鍵事件,殊不知進入2020年,武漢肺炎疫情因着其嚴重性和全球性,對香港社會的影響,比起反修例運動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些事件也很可能改變媒體生態和新聞的生產和流通。過去幾年,牛津大學的路透新聞研究所每年1月都會進行一次全球網絡調查,研究不同國家地區人民的新聞使用習慣。香港在過去幾年都在研究範圍內。2020年的正規報告會在6月才出版,但筆者及在中大的同事有份為研究項目提供建議,所以可以提早得到一些關於香港的主要結果,也可以提早的作介紹。比較2020年和2019年的結果,我們可以窺見2019年下半年的社會運動如何影響市民的新聞使用習慣。

對新聞的信任全線下降

首先值得指出的是調查問及被訪者對「新聞」的信任。調查問被訪者在整體上是否相信新聞,以及會否信任「自己使用的新聞」、從搜尋器得來的新聞,和從社交媒體而來的新聞。在2019年,46%受訪者表示在整體上信任新聞,52%表示信任自己使用的新聞,34%表示信任從搜尋器得來的新聞,信任從社交媒體而來的新聞的百分比只有26%。到了2020年,這4個比例分別變成30%、39%、24%和18%。亦即是說,對新聞的信任全線下降,這很可能反映了2019年下半年社會運動中的假新聞和謠言問題,令市民對從不同渠道而來的新聞信息都抱有更大的疑慮。而且,在社會運動期間,市民的新聞來源很多時候來自社交媒體,2020年的調查中指自己會從社交媒體獲取新聞的被訪者比例,就從一年前的57%上升至66%,而在社交媒體上流傳的資訊往往難辨真假,「已fact check」這說法的流行只是加重了問題的嚴重性。

大部分媒體升降一兩位 「立場」上升顯著

不過,若論新聞機構的話,那麼並不是每一個新聞機構的信任度都有同樣的下降幅度。問卷包括了15個香港的新聞機構或平台,要求被訪者以0至10分表示是否信任該些媒體或平台,附表顯示了調查結果。首先,市民對不少新聞機構仍然是傾向信任的,就算是最低分的幾個機構或平台,傾向信任的被訪者還是比傾向不信任的被訪者多。另外,若論排名,大部分媒體機構的位置變化都只是上升或下降一至兩位,信任度最高的5個新聞機構亦跟去年的一模一樣,變化較大的只有下降了4位的《星島日報》和下降了3位的無綫電視,上升得最顯著的則是立場新聞。在2019年的調查中,它的信任排名尾二,在今年的調查中,其信任度上升至第6位。

Now TV、港台「線上」「線下」使用率皆升

立場新聞向來是傾向社會運動或民主派的市民較屬意的網媒,過去幾年的香港政治傳播研究在分析另類媒體﹙alternative media﹚的效應時,亦往往包括立場新聞在內。但網絡新聞媒體的接觸面向來有一定局限,而去年的社會運動中,立場的表現——尤其是運動早期的表現——特別矚目,吸引了更多的關注。信任度外,問卷也問到被訪者有沒有使用16個新聞網站或平台。結果顯示,39%被訪者在受訪前一星期有使用無綫新聞的網站,排第二至三名的是Yahoo!News和《蘋果日報》,跟2019年的結果一樣。不過,在受訪前一星期有使用這兩個媒體的網站的被訪者比例其實比去年低數個百分點,在2020年兩者都是30%。相反,使用頻率最顯著上升的有Now TV和香港電台。在受訪前一星期有使用Now TV網站的被訪者比例由16%升至27%,在受訪前一星期有使用香港電台網站的被訪者比例則由18%升至28%。在受訪前一星期有使用立場新聞的有25%,跟香港電台和Now TV已頗為貼近。不過,2019年的問卷沒有立場新聞,所以沒有數據可作比較。

同時,2020年的被訪者比2019年的被訪者更多在「線下」收看或收聽Now TV、有線電視和香港電台。需要留意的是,除了這3個媒體機構外,其餘問卷有包括到的所有機構在線下的使用量都有所下降。只是以上3家傳媒是例外。在2019年,分別有23%、11%和27%被訪者在受訪前一星期有使用Now TV、有線電視和香港電台。到了2020年,相應百分比上升至31%、15%及38%。香港電台的升幅尤其明顯,在2020年的調查中,香港電台是問卷有包括到的16個線下媒體機構中第二多人使用的,僅次於在免費電視市場仍有近乎壟斷地位的無綫電視。

不能只因多投訴 就認為媒體有大問題

回顧反修例運動期間,大型示威不斷,自去年7月開始,示威亦往往演變成激烈衝突,媒體直播成為了很多市民關注的內容,雖然很多非主流傳媒都可以直播,但主流媒體仍然有資源和知名度上的優勢。直播以外,亦不能抹煞幾個廣播機構的新聞報道以至時事節目,例如香港電台《鏗鏘集》關於7.21和8.31的集數,影響尤其巨大。近日香港電台節目受到不少投訴及非議,但要了解的是,在社會上出現巨大爭議時,勇於對爭議作出深入報道和分析是必要的,但這樣做卻少不免增加被投訴的風險。傳媒在被投訴時固然要認真處理,但也不能單純因為投訴的人多就認為媒體或個別節目出現很大的問題。

媒體在社運過程表現 可影響信任度、使用率

總括而言,2019年的社會運動帶來了良莠不齊的資訊氾濫的問題,使得市民對各種「新聞」的信任度下降,但市民對專業媒體的判斷,則仍然不算太過負面,對個別媒體的信任度和使用明顯地受到媒體在運動過程中的表現影響,媒體世界裏有贏家亦有輸家。2020年的調查仍未能反映疫情的影響,但可以預期,當社會有重大事件而資訊過多時,市民會覺得更難隨便相信「新聞」,但也更需要專業的新聞工作。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李立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