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被遺忘的單身

【明報文章】日前政府推出過百億元十大民生措施,當中包括為非公屋、非綜援低收入住戶提供現金津貼,對象主要為輪候公屋超過3年的住戶。當局表示現金津貼有助紓緩輪候公屋人士租住私樓的壓力,本以為有關津貼可為基層住戶帶來一線曙光,減輕租金壓力,豈料只是美麗的誤會,原因是非長者單身人士並非津貼對象。截至2019年9月底,近11萬宗非長者單身人士的申請個案,以每年僅2000多個非長者單身獲配公屋估算,約10萬名非長者單身輪候公屋逾3年,當中逾半(52%,2018年)居於私樓,估計近5萬人未能受惠於新措施。

早於1998年,政府已訂立平均輪候時間3年的指標,當時無論是一般家庭、獨居長者,抑或非長者單身人士,均納入3年目標之內。不過,自2005年房委會引入配額及計分制後,非長者單身人士輪候公屋政策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們不單被排拒於3年上樓目標之外,輪候優先次序亦由「先到先得」變為以「分數」計算,每年最多只有約2000個配額。此後,非長者單身人士要上樓,動輒需要10年或以上的時間,遠比一般輪候冊家庭要長。

早前運房局再為有關津貼未有涵蓋非長者單身人士一事解畫,討論焦點再次轉移到年輕人身上。局長更指出年輕人多與家人同住,輪候公屋僅希望有自己「小天地」。事實是否如此?

非長者單身=年輕人?

首先要澄清的是,非長者不等於就是年輕人。根據房委會統計,2018年逾半(51%,即60,900人)輪候非長者單身人士已年屆30歲或以上,單是50歲或以上的組群亦逾萬人。所謂非長者便是年輕人,可謂言過其實。

房委會的宗旨是為沒有能力租住私人樓宇的低收入家庭提供公屋。因此,申請者年齡與是否符合資格申請公屋,兩者並無關係。年齡並非判斷住屋需要的最主要因素;相反,居住狀况、環境、租金壓力、居住人數等更為重要。若要扶貧到位,當局更應該針對上述因素推出紓困措施。根據人口普查數據,2016年居於分間樓宇單位的一人住戶佔29.8%,遠高於全港比率的18.3%。如果他們確實租住劏房、板間房等不適切居所,也有着急切的住屋需要,他們是一人住戶,抑或是年輕人,又有何相關?

「小天地」還是政策失誤?

雖然在非長者單身申請者中,僅約兩成(19%)為獨居人士,但2018年的比率卻較2014年(9%)增加一倍,人數超過2萬。申請人獨居原因並不一定是渴望獨居生活,當中不乏申請人是迫於無奈離開原來家庭,如離婚。若局長認為他們申請公屋也是希望要一個小天地的話,未免大錯特錯。本港樓價高、租金貴,輪候公屋人數屢創新高已屬不爭事實,歸根究柢源自房屋政策失誤。有調查機構發表最新樓價報告,香港已經連續10年成為全球樓價最難負擔的城市(註),不吃不喝廿載方有機會置業。希望獲容身之所、有瓦遮頭已屬卑微期盼,政府協助有困難人士亦屬應有之義,何解反被描繪成追求「小天地」,基本「需要」被扭曲為奢望「想要」?

編配公屋訂優次合理 不獲發津貼無據

政府表示建議的津貼並不包括非長者單身,原因是公屋編配優先考慮家庭及長者。公屋單位供不應求,分配單位需加入先後次序考慮尚可理解。然而,現金津貼與輪候公屋屬兩碼子的事。津貼屬全新紓困措施,既然政府庫房豐厚,發放現金津貼亦不會影響申請進度,縱使應慎用公帑,但政府若要減輕基層生活壓力,實在無理由將非長者單身拒諸門外。

以往關愛基金推行的非公屋、非綜援人士的津貼項目(俗稱N無津貼),非長者單身人士尚且可以申請,但在今次措施中政策反而出現倒退,非長者單身被排拒在外。如果有關津貼是希望幫助居住環境惡劣的輪候公屋人士,試問,一名租住劏房多年的單身人士,輪候公屋已超過3年,甚至5年時間,卻因非長者單身身分而不獲發津貼,又如何達至幫助環境惡劣人士的目標?

未汲取教訓 恐重蹈覆轍

去年政府收緊長者申請綜援年齡門檻,由60歲調高至65歲,引起滿城風雨。最終政府硬要推行,並新增就業支援補助金去彌補差額,但受助人仍失去原有各項的補助金。如今政府可能又打算以所謂「較寬鬆」的在職家庭津貼去處理非長者單身人士的經濟壓力問題,迴避政策不一致的問題。經一事、長一智,從2019年走到2020年,政府能否汲取教訓,不再重蹈覆轍?

註:見Demographia國際樓價負擔能力報告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