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阮穎嫻
下一篇
上一篇

阮穎嫻:回應對黃色經濟圈的質疑

【明報文章】「黃色經濟圈」一開始,只是數間支持抗爭者的店家獲愛戴,如「渣哥」、「龍門冰室」等。現在鬧得如火如荼,不斷擴大,除了支持者的熱情外,還要多謝對黃色經濟圈的攻擊。

黃色經濟圈反映社會價值

黃色經濟圈的形成,是一個尋找快樂的過程。做香港人甚艱難,面對一個什麼也做不到的「跛腳政府」,吸着充滿催淚煙令人窒息的空氣,市民只想找個地方喘息,做點令自己開心的事。去「黃店」,對這些消費者來說,跟喜歡按摩的人去按摩店按摩、素食者去素食餐廳、少數族裔食家鄉風味菜,是一樣的。

有聽眾打上節目,說光顧黃店的經驗充滿人情味,黃店幫助抗爭者,她幫襯黃店,這跟那些特意聘請傷健人士的共融餐廳及聘請釋囚的更生餐廳理念相似。有人覺得有問題,只是他們覺得「黃」是問題。覺得「黃」這個喜好或口味有問題,是因為把「黃」這個喜好或口味轉化為消費力量傷害了某些人的利益,所以要攻擊。

這個世界口味眾多,有些甚古怪。一個開放包容的社會,應該包容其他人的喜好,只要別人無犯法無強迫,喜好與人無尤。素食者吃素,我們不干預;同性戀者去同性戀酒吧,我們不干預,那別人喜歡「黃」,我們也不干預。

一套取向、一套價值觀的好壞,是一個時代的社會共識,不同時空,價值不斷轉變。上一代不強調環保,但現在環保成新勢力,Greta Thunberg成《時代》風雲人物,很多企業都會以環保作銷售策略,投入資源滿足社會企業責任。以前的電視劇對同性戀的歧視驚人,現在很多外國企業都會公開撐LGBT(同性戀、雙性戀與跨性別人士)。世界上又有誰可以一錘定音哪個價值觀永遠都正確?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的競爭在人類社會永恒存在。正如左翼提倡平等,一直衝擊着自由經濟的討論,黃色經濟圈所提倡的民主、人權、自由,也與獨裁專制主義在國際舞台的科技、貿易、政治層面上角逐。

現在有人認為,以政治立場作為價值觀不對。要糾正社會大眾的價值觀,唯有透過宣傳、教育,潛移默化。這也是特區政府最擅長的事,在過去7個月,政府運用各種精妙的「關公技巧」,完全改變香港人的價值觀,教育了香港人,什麼價值最為重要。這個價值觀,是政府的種種行為造成的,現在官員出來反過來想打壓,醒覺得太遲了。

黃色經濟圈非政府行為 乃市場行為

以下繼續回應其他4點對於黃色經濟圈的攻擊。

首先,黃店很難吃,質素不好,為什麼要作賤自己,幫襯黃店。一、有人喜歡花錢作賤自己,是他們的事,錢是他們的,與你無關。二、質素是否好,是口味問題,別人覺得差,我可以覺得好,口味沒有客觀標準。三、黃店不一定質素差。

引伸開來,認為黃色經濟圈質素會較差,是基於補貼的看法。有論者類比黃色經濟圈為政府補貼行為,令競爭力低的商家苟延殘喘,對經濟有不良影響。原來他們背後的假設是這件事背後有組織,甚至有資助。但黃色經濟圈非政府規劃經濟的行為,並無大台,而是由下而上,消費者自主選擇消費模式,是市場行為,非政府行為,因此可達至社會最大效益。這是不同假設得出不同結論所致。如果有大台,那個大台就是特區政府,特區政府出力,黃色經濟圈才得以形成。

第二,商家被恐嚇,商舖受到破壞。的確,當基本人身安全受到威脅,私有財產得不到保障,會令自由市場不能發揮最大效用;人少了選擇的自由,不是效益最大化。不過,黃色經濟圈是基於消費者行為及市場機制,恐嚇及毁壞並非論述的一部分,兩者不應混為一談。因此,以恐嚇及毁壞攻擊黃色經濟圈是張冠李戴,邏輯錯誤。現實是大部分支持黃色經濟圈的人並沒有參與恐嚇及毁壞。

黃色經濟圈開放參與

第三,黃色經濟圈劃地為牢。其實,黃色經濟圈並無隔離其他商業活動,亦無禁止加入。黃店使用不同供應商,商家亦有不同政見的員工,所有人都有自由光顧任何政見的商店,實在不見得有劃地為牢。根據邱騰華的說法,香港的素食餐廳排斥肉食者,所以素食者劃地為牢,不可持續,自取滅亡。香港有少數族裔開設的雜貨店、食品店,售賣他們的家鄉食品,客人多數是少數族裔,員工是少數族裔,老闆也是少數族裔,難道他們也是劃地為牢,不可持續,自己成為最大的受害者?這不是劃地為牢,這叫百貨應百客。如果邱局長喜歡,他還是可以去素食餐廳及買少數族裔香料咖喱的。

第四,黃色經濟圈難以定義,所以難以形成。他們說,供應商都是「藍」的,算什麼黃店。相反,我認為就是定義不清,所以更容易形成。原教旨主義者對黃店有很多要求,一般人對黃店較寬鬆。跟爭取環保一樣,原教旨主義者認為不可駕車之餘,連搭公共交通工具都是罪孽,所以只可以踩單車及走路。這些對於一般人來說,要求太嚴苛,但平時自備餐盒,冷氣校高一度,閒來食素,也是支持環保。各人以各人的預算與要求,參與黃色經濟圈,有人「賣黃」,有人「買黃」,那以一個營銷活動來說,就已經成功了。有人說不可成功,不可持續,那是以最嚴苛的完全隔絕論去定義。將一件事定義到不可成功,它當然不會成功了。

打壓黃色經濟圈是諉過於人

其實最不想見到黃色經濟圈的,就是撐黃色經濟圈的人。所謂黃色經濟圈,只是市民在窒息的社會,花少許金錢尋求快樂的市場行為。市民花錢令自己開心,有什麼錯?黃色經濟圈是表徵不是源頭,要社會復和,是政府的責任,打壓黃色經濟圈只是諉過於人。

作者是香港大學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助理講師

[阮穎嫻]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