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郭榮鏗
下一篇
上一篇

郭榮鏗:裁本地法律「違基」否 法庭是唯一機關

【明報文章】特首林鄭月娥引用《緊急情况規例條例》(簡稱「緊急法」)訂立《禁止蒙面規例》(簡稱「禁蒙面法」),在筆者聯同其他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提出的司法覆核中,被高等法院原訟庭裁定違反《基本法》。政府一方已提出上訴,案件將會在上訴庭審理。

影響案件最終結果的因素既多且複雜,惟今次突然添加了一個不穩定因素,就是來自人大法工委、港澳辦、中聯辦及建制派的謾罵。而令人驚訝和不解的是,法工委聲稱香港的本地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只能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判斷和決定,任何其他機關都沒有這個權力。這個聲稱,已經超越案件本身,而是提升至香港法庭的司法管轄權的層次。

自回歸以來,審視和裁定香港本地法律有否牴觸基本法,是基本法賦予香港法庭的權力,包括:第2條訂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該法的規定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第80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各級法院行使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審判權。基於這兩條,法庭是唯一一個有權裁定任何本地法律有否牴觸基本法的機關,而非人大法工委所指的人大常委會。

法工委說法不符法理不合現實

人大法工委聲稱香港法庭無權裁定本地法律違反基本法,其理據是根據基本法第8條規定,香港原有法律(指回歸之前已存在的法律),除牴觸基本法或經立法會修改之外,一律保留。而緊急法已經在1997年2月23日,第8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24次會議作出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六十條處理香港原有法律的決定》中,採用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故緊急法是符合基本法的。反過來說,法庭裁定緊急法違反基本法,就是不符合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上述的決定。

這個說法,過分籠統,既不符合法理,亦不切合現實。從法理來說,基本法第160條第1款是這樣寫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時,香港原有法律除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宣布為同本法抵觸者外,採用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如以後發現有的法律與本法抵觸,可依照本法規定的程序修改或停止生效。」

緊急法覆核 法庭按基本法履職責

顯而易見的是,基本法第160條已經預計到現香港本地法律牴觸基本法的情况必定會發生,故同時規定本地法律是可以修改或停止生效的。而法庭在緊急法和禁蒙面法的司法覆核案中,裁定行政長官在運用和制定該兩條法律時違反基本法,並宣布禁蒙面法失效,正正彰顯法庭有按照基本法第160條行使其權力和履行其職責。

從現實來說,自回歸以來,除了今次的司法覆核案之外,法庭已不時裁定某條本地法律違反基本法,頒令該條法例失效;如有需要,則由政府提出修訂該條本地法律,或草擬新的法律,然後交由立法會審議和通過。一個較著名的例子,是2006年法庭裁定《電訊條例》第33條及特首發出的秘密監察行政命令違反基本法,執法人員不能再引用該條法律和行政命令進行秘密監察。隨後,政府便草擬新法律,並向立法會提交《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以繼續秘密監察的工作。而電訊條例同樣是在回歸前已經存在,後於1997年第8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24次會議作出的上述決定中,採用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的其中一條法律。

法庭一如既往地遵照基本法行使其賦予的權力及履行職責,一向相安無事,中央政府亦從未指摘法庭無權審案。唯獨在今次的司法覆核案中,中央政府突然聲稱法庭原來無權審案和違反基本法。那麼,究竟是誰沒有權審案,是誰違反基本法,相信不用熟諳法律的律師或學者,只要是懂得讀基本法,明白其字面意思的一般人,都應該曉得分辨。

中央不當舉措或觸發新一輪抗爭

在目前的政治形勢中,中央政府任何不當的舉措,例如有建制派揚言,中央政府可以釋法直接「引導」法庭裁決,不單會再一次衝擊香港的司法獨立,更嚴重的,是會激起民怨,從而極有可能觸發新一輪抗爭。有權力和有法律,不一定有道理,更不能單靠權力和法律,去解決政治問題和社會矛盾,這樣可能會適得其反,過去5個多月林鄭月娥政府的所作所為,已經做了很好反面教材。若然中央有政治智慧,應該明白它沉默是金、動不如靜,才不會給自己和香港添煩添亂。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香港法庭無權裁定本地法律違反《基本法》?」)

作者是立法會(法律界)議員、公民黨執委、專業議政成員

[郭榮鏗]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