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王慧麟
下一篇
上一篇

王慧麟:下年3月才是關鍵

【明報文章】中美博弈,香港由隔岸觀戰,到現在成為戰場,似是無可避免。經濟上,因為中美關稅戰之累,香港出口下跌,技術上經濟已陷衰退,失業率攀升的壓力大增。政治上,中美交惡的風暴,逐漸升溫。上周,美帝總統特朗普(侵侵)簽署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之後,美帝更多地介入香港事務:由過往的隔空指點,變成了一個政治上有一定程度話事權的實體,加快逼出一個「中美共治」的體制。

筆者之前提過,「中美共治」的意思不是指兩國聯手一起治理香港。而是當香港仍然要維持其「國際性」,想在國際事務上維持原有的金融中心角色,無可避免需要與國際金融體系的一強──即是美帝打交道。美帝透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扼住了香港經濟命脈的咽喉,讓一些香港金融方面的發展及重大事務上,不得不需要美帝之支持。舉例,美帝商務部需要就出口香港的高科技項目上加強報告及監察,以及附之的制裁手段,不單影響香港公司在大灣區推動科技發展。另外,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內的制裁手段如簽證及資產方面的制裁,將威脅香港公司及員工與外國的公司及人員的交流,令香港公司不得不依照美帝的相關規定,按美帝的遊戲規則,進行交流及商業活動。因此,美帝就透過報告及制裁這兩個法寶,對港實質干預。不要忘記,美帝的後着好多。例如政治上,美帝可以將一些重大的政治事務,提上聯合國層面譴責及制裁。又例如在知識產權問題上,美帝既可以提上世貿申訴,又可以提上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討論及申訴等。

《香港政策法》報告 由「吹水」變有政策導向

當然,相信此一刻美帝還未需要將香港事務進一步國際化,因為美帝的一張好牌──《香港政策法》,暫時仍然有力迫使香港政府,不敢進一步壓制香港的自由及人權。現時大家的焦點,大多放在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制裁名單等,而忘記了,根據原有的香港政策法,自2019年起至2024年,每年3月31日之前,國務院需要就香港政策法的實施情况,向國會相關委員會提交報告。現在已經是12月,距離下年3月的報告,還不到4個月。

回想去年底至今年初,當時大部分的所謂美帝專家還認為,美帝基於自身的經濟利益,不會在香港政策法上有任何操作及動作,但筆者已經提出,基於去年美帝副總統彭斯的對中政策之強硬語氣,香港政策法的報告未必是一個走過場的報告。言猶在耳,報告內容以香港自治「diminished」(減少)一詞來形容香港的情况,猶如出了黃牌。另外,前任美帝駐港總領事亦有開腔評論香港事務。今年7月,他在離開現在職位之前,發表了一篇演辭,提到美方希望日後香港特首能夠多與商界及美方互動,讓香港有足夠的自治(sufficient autonomy)。到了今年11月,美帝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由今年3月到11月,港美關係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美帝的香港政策法周年報告,由吹水報告變成一份對日後美港政策有指標性及政策導向的報告,所以相信各個持份者不可以掉以輕心。

美議員料邀晤 民主派需蒐涉自治問題民意

香港政府在此方面,可做的空間本來好大,但由於需要緊跟外交部的強硬路線,相信只會以高分貝的言語批評美方的報告,又或者臚列一大堆數據指出,香港有所謂「足夠的自治」來反駁。但這種宣示立場式的說法,影響力極為有限。從美帝國會幾乎全體支持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可見,香港官員的外交能力確實有限。至於美帝的相關官員,單是回看6月到現在的「反送中」運動的發展,已經有足夠的材料,寫一份內容豐富的報告,估計其報告將會非常負面。由於報告將會提上美帝國會,相信美方國會議員必然會藉此與民主派人士及議員會面,在報告發表前後,諮詢民主派人士及議員的意見,那麼,現在民主派人士可能更有需要,在一些有關香港自治的問題上多些聽取市民意見,而且,相信部分市民有強烈意見,要求針對一些人士或機構進行制裁。如何制裁、何時制裁及怎樣制裁,民主派需要有一個立場。

特朗普連任戰 如何操弄港議題值注視

在此,筆者再一次提醒,根據香港政策法的條文,總統可以隨時發出行政指令,暫停或取消對港的某些特殊待遇的政策,毋須等待這份周年報告。侵侵也是緊握美帝對港政策的最終話事人。侵侵下年會正式進入連任選戰,他將如何操弄香港議題,以有利他自身及共和黨的國會選情,值得注視。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王慧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