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歐陽五
下一篇
上一篇

歐陽五:泛民的三大迷思

【明報文章】一場非常時期的區議會選舉,令泛民沉浸在「大勝」的氛圍和遐想中。而對於整個香港,只能用「慘勝」形容。選舉有序進行,結果順利產生,暴力暫時有緩,挑戰仍然重重。

泛民的一些代表性人士,習慣於批評港府和北京,其實,有意無意間,淡化甚至忽略了自身的認知局限和誤判。

抗爭、普選、靠美之迷思

民主是個好東西,但也不是萬能的。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全球金融海嘯後,國際社會對於西式民主有許多反思,拉美、中東、東歐、中亞等地,甚至陷入「愈求民主、社會愈動盪」的泥淖。

1997年香港回歸後,泛民主派亦起亦伏。2014年「佔中」運動後,不少人感嘆本港民主運動進入低潮。今年6月爆發的修例風波,讓泛民撿到了「槍」。很長一段時間,已很少有人關注那位遇害港女應得的法律公義。

在筆者看來,作為本港一股重要的政治力量,泛民至少存在三大迷思——

抗爭之迷思。許多泛民政治人物,充斥着鬥爭思維,認為民主、人權是爭出來的,爭的愈厲害,得到的愈多,甚至為此可鬧革命,不計方式、代價。近年來,更有將中共與中國畫等號的趨勢,借助媒體、網絡等,散佈暴政、仇共、反中的觀點,對年輕人影響甚大。數月來,暴力活動重創香港,警方於理大檢獲的近4000支汽油彈令人震驚,截至11月29日5890人被捕,近四成是學生,更叫人惋惜。泛民團體態度曖昧,負有縱容暴力的相當責任。

凡事都有兩面性。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當抗爭從「和理非」走向激進,不但衝擊秩序、法治、「一國兩制」,還有對本港民主空間、進程的反作用力。

普選之迷思。6.9以來,一系列街頭運動的「要價」極高,「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成為口號,意在推翻特區政府。泛民中人多有附和,有人認為港府至少得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也有人提出「雙普選」才是解決之道。然而,普選的「遠水」未必能解「近火」。况且,多年前,正是泛民立法會議員的抵制,令香港錯失了通過折衷「雙普選」方案的機會之窗。

靠美之迷思。本港修例風波難平,暴力活動不斷,美國是最大的外部因素。在學者看來,沒有美國明裏暗裏的支持,風波不可能連月不息。這也正是泛民政治人物的一個盲點:以為美國是當今世界老大,中國會在壓力下屈服。事實上,美國靠不住,歷史和現實中,都有許多慘痛的旁證。而且,中國綜合實力今非昔比,不會屈服於任何外來壓力。          

香港脫困之「匙」

無疑,香港仍處在前所未有的困難當中。不邁過2019這道大坎,何言香港未來和2047?

要擺脫困局,向死而生,唯有包括泛民在內的各方,回歸現實面,放下心中的定見,以救贖的心態,共努力。

其一,向暴力說不。暴力對本港帶來的破壞、危害巨大,之於經濟、民生,之於法治、聲譽,之於青年、家庭,之於港人免於恐懼的安全感,有即時的,也有滯後的。民意的逆轉來得慢,但在進行中。當務之急,還是要向暴力說不,讓勇武派退場。暴力活動愈早停止,愈對本港重建有利。

其二,需有大局觀。當今世界變數多,中國發展正關鍵。香港當自強,做好自身事。應當看到,雖認知有差異,「一國兩制」仍是當下最大公約數。唯有超越一派之見,放在國家、民族的大棋局中去思量香港何去何從,才能找到「一國」之本和「兩制」之利的平衡點。泛民不應低估北京的戰略定力和應變準備。

其三,包容與對話。儘管很難,但這繞不開。泛民和建制派,都在香港這條船上,都應做建設者,不必成為水火。顏色有藍黃,也要明是非、分黑白。當一些人乞望的「棋子」成為美國的「棄子」,當港將不港、船翻覆了,本港沒人會成為真的贏家。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歐陽五]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