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阮穎嫻
下一篇
上一篇

阮穎嫻:親中派選舉大敗 揭政權資訊不對稱

【明報文章】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破香港紀錄,蔚為風潮,一息間,紅隧通了,交通燈修好了,理大也解封了。上兩星期早應寫區議會選舉,但中大理大被猛轟得要緊,硝煙四起,戰鼓隆隆,心緒不寧,我把選舉之事忘得一乾二淨,現在可馬後炮一番。

操控選舉的效益取捨

早在約兩個月前已不斷傳來要取消區議會選舉的消息。香港是有選舉的獨裁政體(或稱混合政體),數位研究香港政治的學者都肯定這分類。混合政體的政權操控選舉的例子實在太多,種票、換票箱、改票數、阻止反對派候選人參選等,無所不用其極。但政權並非毫無成本。

獨裁政府開放選舉,即是公開接受大家挑戰,以選舉決一高下,而非單以武力或恐嚇統治,是以愈少茅招贏得愈多愈好。如果出茅招,最好不要讓大眾知道,這點在不同地方資訊流通程度不一,所以是一個變數。

如果大眾知道政權要出茅招贏,儘管大部分時間無可奈何,也使政權的認受性下降。操控選舉衝擊了社會的公平規範,是為規範成本;政權要操控才能贏,選舉合法性不足,公眾理解到政權認受性很弱,是認知成本;公眾因不滿去抗議反對,阻礙社會運作,是行為成本。

是否操控選舉及操控多少,可看成現在及未來的效益取捨。現在操控得太少,輸掉了,如果是首長選舉,即時被foul。現在操控得太大力,落藥過重,長遠對政權來說可能會增加不穩定性。因此,政權要思考,何者為兩時段效益相加最佳的選舉操控,不同操控方法在違反公眾期望的嚴重性、可見度及難易度都有分別。

今次選舉,香港政府有幾個做法:

1.自己宣布取消或押後;

2.在選舉當天,因有公眾危險,取消或押後其中幾區的選舉;

3.如常舉行;

4.如常舉行,並以不公平的手段增加親中派勝率。

選舉如常舉行政權輸掉什麼

今次反對派贏面大,問題是區議會到底有幾重要。區議會是諮詢機構,無行政立法權,民政專員理論上也可以像林鄭月娥一樣,不理民間意見。它與特首選舉的關連,在於117席區議會特首選委。它與立法會選舉的關係,在於1席區議會互選,及5席「超級區議會」的提名。另外,親中派輸了,會士氣大挫,失去議席及培養後進的資源。不過因為黨國機器資源甚多,所以未必太重要。

這些看來,最重要的還是117席區議會特首選委,只要抓緊選委,就能決定誰是特首。但特首選舉枝節繁多,選委及特首選舉可以分別操控;操控方法五花八門,威迫、利誘、恐嚇、DQ(取消資格),人大可以通過議案強行改變選舉方法,選到出來可以不任命,諸如此類。所以,操控特首選舉還有很多其他選擇,各有利弊。到了選特首之時,可能社會又變天,到時的計算會不同,失去這117席,之後還有很多機會。

宣布取消或押後選舉,是香港前所未有的事,可能會激起下一輪更大反抗。押後的話,恐怕選情更不利。至於取消,則令社會動盪持續。美國已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若取消選舉,估計將制裁涉事官員。明目張膽以不公平的手段如換票箱、阻人投票等方法後果類同。

還有一種方法,叫選擇性打壓,政權成本較取消全個選舉為低。只選反對派贏面高的選區取消或押後。親中勢力對於選票的分析及掌握去到微觀程度,過往選舉也顯示他們這方面能力相當高,所以選擇性取消某些地區的選舉,如果選情不太差,打擊到反對派不過半是可能的。

單從選舉結果看,一個推斷是,泛民大勝是政權計算後的決定,認為過分操控選舉往後管治更困難,又會受制裁。親中派選舉大敗,社會暫時回復平靜,這顯示了制度之效:若制度能有效反映民意,大家服氣,就不會走上街頭。選舉大敗,是借建制的人頭來止暴制亂。

但選後很多消息,包括親中報章一早擬好親中派勝選的稿子,都說明以上理解未必準確,以資訊不對稱理論去理解可能更合適。

資訊不對稱致政權誤判

坊間流傳一段疑似政界名人的錄音,她認為有票站工作人員做手腳,把本來屬親中派的選票分給泛民,又或將選票塗鴉損毁等,令親中派大敗。

這代表了一部分保守陣營的聲音,他們無法相信自己陣營在公平選舉中大敗,認為自己陣營本來贏面高。這就解釋了為何選舉如期進行,因為他們向中央表達了信心,所以選舉才繼續推行。

資訊不對稱在獨裁政治研究是個很大的課題。很多獨裁政體資訊不流通,有防火牆,傳媒及公民社會受打壓,大眾不敢講真話,導致政權任何時候都難以取得有關自己支持度的正確資訊,以高昂成本派千千萬萬個人去收風,但收風人員自己也有計算,報喜不報憂。收風的人也可能受到同溫層影響,相信了「沉默的大多數」論,體察民情有偏差。

政權收回來的料都是扭曲,像面向一塊哈哈鏡,喃喃「魔鏡魔鏡邊個最靚」,卻永遠都看不清別人怎麼看自己。選舉除了賦權予選民,也是一個政權取得資訊的工具。但當選舉操控愈多,政權從選舉中得到的資訊也愈偏頗。

事實上,八成民意早是公開資料,前不久林鄭與市民對談,30人有約24人「偏黃」、約6人「偏藍」,這與民調機構的調查結果一致。因此政府在選前仍錯判形勢,顯示特區政府的資訊不對稱實在很嚴重。甚至在選舉結果揭盅以後,仍陷入存在危機,某些親政府人士只能編纂「百幾萬廢票」等謬論來自我麻醉。

政權代理人各自為政你死你事

今次「反送中」運動及選舉也呈現了政權代理人中的利益衝突。其實林鄭月娥也好,親中派也好,中聯辦也好,統統都是代理人,大家目標不同。對林鄭來說,自己通過條例修訂邀功,闖大禍後穩定局勢可能是最重要的事,但對親中派來說,沒有議席,就無影響力。之前林鄭強行通過修訂《逃犯條例》失敗,受親中派議員大力奚落,更有議員疑似粗口罵娘,然後行政會議成員陳智思、葉劉淑儀等加入批評,一人埋去踹一腳,結果葉太的新民黨輸得一席不剩。

在政權代理人互相競爭的制度下,有機會被撤換及取代,失去既得利益,不會有人可憐,這點我在〈林鄭輸了全世界 你一個人贏了又如何〉(2019年6月18日,《明報》)已早早談論過。

「阿爺」長期供應龐大資源,養了一大堆職業收風員、職業地區工作者、大數據技術員,還有中聯辦、什麼聯會,很多親中政黨,付那麼多錢,又福袋又枕頭又旅行團,事又辦不好,我是阿爺早就動怒了。不論是收風失敗、欺上瞞下好,還是「最衰都係林鄭」好,他們現在要更落力諉過於人來脫罪了。

作者是香港大學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助理講師

[阮穎嫻]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