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琦
上一篇

陳琦:「對話」尋出路

【明報文章】推動變革,有不同的工具,和平示威、武力抗爭都是其中之一。每一種推動改革的工具,包括示威和抗爭,都有優點和缺點,以及局限。改革不是瞬間發生的事情,而是一個過程。社會要實現變革,需要不同的工具並行,例如透過議會制度(今屆區議會選舉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公民社會和政治對話等。

快將半年的紛亂,社會嚴重撕裂,經濟走下坡,香港人真的沒有出路嗎?不,路是人走出來的,只要方法對,絕處也可以逢生;問題是現在官民沒有互信,無法溝通,如果找到能夠打開雙方對話大門的鑰匙,也許是解決目前困局的關鍵一步。

剛結束的區議會選舉,被視為是自6月「反送中」引發的社會運動以來,第一個讓香港市民透過公投表達意見的機會。逾290萬、七成多選民,透過手中選票,表達了尋求變革的意見。政府應視之為契機,分析選舉結果,作為民意基礎,積極與各方展開對話,解決困局。

11月16日,8位處理社會衝突和危機、經驗豐富的本地和國際專家,齊集香港灣仔會議展覽中心,向400多名與會者,分享他們協助處理社會衝突的經驗,通過對話(dialogue)成功化解衝突和修補撕裂,重新凝聚社會,繼續向前。

思匯政策研究所一直以來,都是通過實證研究以及與持份者對話以推動政策革新。今次的論壇,思匯有幸參與其中,以下整合部分講者的演講內容,國際經驗旨在拋磚引玉,讓讀者思考。

沒前設是先決條件 成功之道在包容

來自北愛爾蘭的Clem McCartney博士,是化解社會衝突的專家,曾從事與北愛爾蘭、高加索、中東、南美,以至南亞和東南亞有關的建設和平工作超過25年。

他歸納出促成不同陣營對話的先決條件,必須是沒有前設,唯有這樣,才能讓各方走到談判桌,展開對話,互相聆聽。

Clem指出,要推動變革(drive change),在設計對話過程時要考慮6個W——

1.「Who」(誰人)?所有有利害關係(at stake)的人都要參與其中,包括一些被公認能夠代表支持和反對示威的人,即是你的敵人;

2.「Where」(哪裏)?在一個能讓大家靜心思考未來路向的地方對話;

3.「When」(什麼時候)?對話不可能一蹴而就,而在漫長的籌備過程中要保持動力;

4.「What basis」(什麼依據)?每個人都有表述的合理性,任何人都不應因為使用暴力、宗教背景,或政治立場,而被排除在對話中;

5.「What about」(關於什麼)?基本規則(ground rules)要清楚訂明對話範圍;

6.「What for」(為什麼)?要清晰定下對話目的:包括建立聯繫、相互理解、探索問題、共同行動等。

另一講者、南非的Hannes Siebert,曾在南非、斯里蘭卡、尼泊爾等國協助相關各方制訂政治對話框架及舉行聯合會議,也聯同5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成立國際基金會以提倡和平及非暴力,提供一系列創新方法處理衝突轉化及談判進程。

Hannes進一步以不同案例具體說明設計對話的過程。示威持續的黎巴嫩,總理哈里里辭職落台,民生和經濟問題非常嚴重,示威者打破過往族群和宗教藩籬,不同派系連成一線,彼此通過談判,推舉代表,與當權者對話。

經歷了幾十年內戰的緬甸,用了5年時間,籌備全國和平大會,除了不同族裔的武裝組織和黨派參與其中,還針對5個範疇:政治、社會、經濟、國家安全和土地及自然資源,分別政治對談,最終獲得共識,制定出緬甸的和平程序路線圖。

阿拉伯之春的革命浪潮,2010年由突尼西亞吹起,數年來影響中東十幾個國家,更引發敘利亞內戰,過百萬人流離失所,最終只有突尼西亞一國實現民主轉型。Hannes分析失敗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在對話過程中沒有包括所有人。這例子正好反映,在推動變革的過程中,如果參與對話的人沒有足夠的廣泛代表性,是很容易惹來不滿,甚或引發新一輪的示威衝突。

國際經驗讓人看到打破現狀可能

Hannes指出,社會要實現變革,需要運用不同的工具,他認為,示威者已竭盡所能,提出反對聲音,表達迫在眉睫、需要變革的渴求,他們的任務已經完成,是時候由社會其他持份者「接棒」,使用其他工具,例如透過對話繼續推動改革。

Hannes認為每個人都有義務思考一個新機制,推動變革,處理目前危機及示威引發的一連串爭議——是否應該撤銷對被捕者的檢控、是否應該改革警隊或還警隊一個公道、司法和政制檢討、身分認同和國民教育、經濟狀况等。

由於每個議題都獨一無二,因此要設計各自的、全面的對話框架,作為橋樑,解決爭議,尋求共識,尋找新的路向,再以現行官方工具(特區政府、議會和中央政府等)落實執行。

Clem和Hannes的國際經驗,讓與會者看到打破現狀的可能,值得我們思考,到底如何建構全面的對話框架,如何有效地使用對話作為推動變革的工具。

思匯深信真誠對話的力量和可能性。我們期望,政府和社會各界能以香港的可持續發展為共同願景,展開屬於香港的對話之路,攜手為香港打造更美好共融的未來。

作者是思匯政策研究所高級顧問

[陳琦]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