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洪清田
下一篇
上一篇

洪清田:林鄭、港府和北京的「步步對、全部(系統性)錯」

【明報文章】圍剿中大和理大聲中,區議會選舉公民投票如海嘯,冲洗不可撼動的林鄭、特區政府和中國政府。林鄭和執政團隊上任兩年間DQ(取消資格)和一地兩檢屢建奇功後,《逃犯條例》修訂強闖,引發部分反對者走向暴力,政府設局強力鎮壓,等待雙方升級、民意逆轉,可借勢全面清剿各色反對者,為中國對香港「全面管治」立功。能CY(梁振英)所不能、從勝利走向勝利的「唯我唯權唯力」大計狂飈9個月,無視生靈塗炭。

「唯我唯權唯力」狂飈 無視生靈塗炭

一二萬勇武自主自決港獨青少年亡命豁出去,喚醒十來萬大中學生、一二百萬的「和理非」一反百年常態不割席,全港付出空前實質精神親情代價,林鄭、特區政府和中國政府才收到「幾十年香港出問題、社會有重病、一國兩制跳票失效、特區政府倒行逆施」的信息,如今暴政暴警終於稍息,亂局稍定,社會恢復一點現代世界的正軌常態秩序。

香港真是福地,百多年可以走自己的路和現代世界完全接軌。習近平開一次十九大四中全會專題討論中國要「治理體制與水平」現代化,現代化的「治理體制與水平」就在香港,九七前後迄今向中國先行示範現代文明,22年來700萬人可以直接承受14億人的5000年頑疾,成就自我又千方百計警示/啟示中國。

英人治港,引入些少現代社會自然規律法則,在「法律權力體制武力」與「政治人文人道」之間多因素調配交易更換妥協,容許多方多元互動互變共融,實現一點「最優均衡」(optimal equilibrium)。英佔初期的「毒麵包案」成教科書的「法治經典」(英軍吃了華人麵包店東西中毒,引發緊張局面,後來官方宣布不是下毒,「撤案」),百年間備受援引,我懷疑是英人的「以法治換政治」。

中國與治港者顛倒中港先進與落後

香港百多年朝現代方向顛簸邁進,民主化是最後一寸路,中港以民主化為主軸爭持了三四十年,二三十年來香港難以有效管治,一國兩制系統化大收窄,連自由、法治與文明也大倒退。董建華「以無知為全知」,林鄭「以略知為全知」。中國與治港者系統化、方向性顛倒中港的先進與落後。

顛倒香港與中國的先進與落後的局面中,林鄭獨斷的特區政府,一反百多年的香港方法與香港經驗,遇問題簡單粗糙平庸「唯我唯權唯力唯上」,沒問題自己製造問題,示範表演「主觀唯心唯意志的單因單方單邊單向機械決策及行動」的Textbook examples。她過了一關又一關,以為戰無不勝,終於這次逃犯條例修訂強上立法會引發內外自我失控失衡的重疊共振。5個月衝擊波震撼中美和世界,威力大於九七回歸。

2000警力圍剿理大「動亂」現場,裏面的全是「暴徒/疑犯」,要他們「投降/自首」,幾次打回逃亡潮,不讓一個人逃掉。按行政、管治及治政、法理,圍剿中大和理大跟逃犯條例修訂強上立法會一樣,都是依法辦事,完全有權有理、不屈從不姑息,執行職務(否則失職)、盡忠職守,盡心盡力、盡其在我。每步都「對」/找不到錯。

權力絕對化 「贏要贏盡」變「愈輸愈多」

逃犯條例修訂強上立法會,一開始的無知錯着和誤判形勢,只懂最低B的「政治目的假法治之名行事」與平庸的「主觀唯心唯意志唯我唯權唯力唯上」,不知更高層次的政治管治人文人道,昧於社會現實、歷史與時代形勢,屢失「止蝕停損」(cut loss)機會「撤」,百多天才不得不撤。每步的「對」變系統性的全面「錯」。

圍剿理大這個「依法嚴辦」,再犯一次逃犯條例修訂強上立法會由「跟制度、依程式,法理道理在我手、權力簡單化絕對化、穩操勝券,只贏不輸、贏要贏盡」變「走向內外自我失控失衡、分段拖沓寡斷、失誤失敗不認、僵住愈輸愈多、香港陪葬」的pattern of error。圍理大11日,如非區選海嘯,再下去可能由5個月的「法治/政治/管治災難」變正式的「人道災難/人道罪行」。

單從戰略戰術而言,一波波火力迫回逃亡,水渠捉人,千多人剩下的被困百人生死鬥不投降/自首,可能訴諸的唯一可能自主作主是被迫自戮。古今中外歷史,這種圍城絕境常見自毁慘劇,無人可以贏,但勝者必留歷史污名。網上有傳大學有「分批或集體自焚」和自殘的信息,不論真假,如發展下去,不忍想像。即使如今慘劇可免,過程中本港公民社會及各方總動員和國際政界媒界關注,美國參議院Hotline迅速通過香港法案。警方、林鄭和中國要付多大代價?歷史得失和歷史責任怎評章?

林鄭不能不觸及「獨立調查委員會」

區選後隔天、圍剿理大第9天,終有警員以人話宣布不再拒絕全部「留守人士」比照18歲以下方式(不即捕)出來。再隔二三天,理大說校內沒留守的人了,警方入內清理。

區選破天荒七成投票率,林鄭等待的「沉默多數」出來了,但主流不是「敢怒不敢言」的政府支持者,而是「忍無可忍」的反對者。她說要聆聽反思,用「留守人士」為理大校內抗爭者定性,又明言學英國2011年設「獨立檢討委員會」研究「社會動盪」的(社會、經濟及政治)成因,就是不設「獨立調查委員會」,只對事不對人。大勢已變,她逃也逃不掉動態過程中各方的互動,不能不觸及「獨立調查委員會」的範疇。

世界級零件合成系統性錯誤

林鄭是新派AO,參加金禧事件和油麻地艇戶事件上街請願抗議,可能以為自己了解社會運動,錯不了。其實,英治的各種各級香港精英,不外窄狹局部的精英,英治下是世界級零件工具,可以把身邊的事務辦妥,但別說當家作主,就是宏觀抽象、多方多元互動互變共融便應付不了(心理上自卑、虛怯和厭惡、排斥)。他們每步都可以做對,但一步步合起來卻可能是系統性錯誤。

九七前我對彭定康說百多年英人在香港的失敗(成功),是培養一代又一代世界級零件工具式的各種精英,他們九七後嵌入中國大機器,聽命中國的「前現代」文化意識形態和馬列「超現代」政治哲學及唯物史觀,可以在細節處先行示範現代文明(但高難度、勞苦難成,沒人會那麼笨),也可能助紂為虐,為虎作倀。他們或自覺識時務賣身或不自覺勤奮工作,連串技能造成系統性、方向性失誤,如果禍港也不知怎樣禍港,還以為上帝囑託,在歷史時刻忍辱負重擔。

香港再出發起點 在管治班子找尋不足

林鄭要「學英國」,現在要看她怎樣學,學到什麼。理大與中大是香港的縮影,事件可以啟發她怎樣在「法律權力體制武力」與「政治人文人道」之間靈活多因素調節交易更替配套妥協,取得現代社會多方多元自由平等互動互變共融的「最優均衡」,走向長治久安。

香港再出發的起點在林鄭認錯,由管治班子自己開始找尋不足。這也是中國要走向世界、做「可親的醒獅」的前提。

作者是香港學(Hongkongology)協會主席

[洪清田]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