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王慧麟
下一篇
上一篇

王慧麟:揭弊 興革 連任

【明報文章】香港的選舉史上,周日的區議會選舉可以載入史冊。因為這是香港選舉史上最大的翻盤,這不是幾個傳統民主派有優勢的地區翻盤,而是全面翻盤,黃大仙區議會更是完全「執政」,建制全部退場。這個情况,北京以至香港各建制陣營必然是錯愕、檢討以及反撲。

威權一方3種方法抵制反對派議會

在亞洲其他地區的議會發展經驗可見,當一個地方議會忽然由威權政府支持者的一方,轉為反對派一方的時候,由於整個中央級機構的權力,仍然牢牢地掌握在威權一方之時,他們往往用幾種方法抗衡。通常威權一方的抵制方法有3種。其一,是行政抵制。即是說,行政體制將全面抵制由反對派議會提出的所有方案,手法相當多,例如拖延操作及實行,利用行政權力否決新政,又或者利用行政資源分化議會內不同議員,以及向與威權政權友好的媒體「放料」抹黑新科議員等等。其二,是財政抵制。即是說,威權政府利用手上的行政及立法權力,壓縮地方議會的財政資源,以經濟不景為名,減少、拖延、甚至否決撥款,迫使議會有任何新政,都會面對「冇錢」而無法執行。反之,威權政府就將這些資源轉給中央級部門,利用不同名目再分發給原有的親威權政府組織及人士。其三,是法律抵制。即是以「法治」為名,用電子顯微鏡及吹毛求疵的態度,專門挑出新科議員的毛病(例如財務申報),向警察、反貪機構舉報,即使未必抓到把柄,但只要威權政府打出「反貪」、「法治」等理由,配合disinformation的宣傳及動員,就足以令新議會開局後不久,就陷入不同程度的醜聞之中,無法展開新局。

因此,新議會要面對的,是一個相當凶險的政治格局。加上,由於現在的行政及立法會,仍然是建制派「完全」執政,只要加上北京的有力指導,社會上各建制組織重新結合,未來4年區議會仍是四面楚歌之局。筆者素來是「廢中黃絲教畜」、「殿堂級冷氣軍師」,不應就個別議會事務指指點點。所以,只想就此,總結其他地區的發展經驗,講一些區議會政治的大方向。

查明上幾屆區會帳目 準備司法抗爭

第一,是揭弊。過去二三十年,區議會都是建制派把持。不同建制派的地區衛星組織,都在不同的區議會撥款,得到不同程度的利益。這些組織在不同地區,已經有盤根錯節的利益輸送網絡。在區議會選舉之中,已有候選人揭露區議會的項目涉不同的利益輸送。因此,新議會有需要重新檢視上幾屆議會的項目,查明當中帳目明細,有沒有任何可疑之處向廉署舉報,向公眾公開,以革除區議會利益輸送、自己友益自己組織的問題。而且,為免行政抵制,不願公開有關資訊,又或者是調查為名,拖延控告,新議會亦要有與行政部門針鋒相對,以及司法抗爭(包括司法覆核)的準備。

要做到讓當區人士「有感」的事情

第二,是興革。每區議會,除了要做一些基本的交通、房屋、民政等既有政策之外,亦要做到一至兩個讓當區人士「有感」的事情。「有感」是好抽象的東西,但在當區的選民而言,卻是好貼身的事情。例如台北市,柯文哲最上心的其中一件事,就是行人道路及馬路路面不平的問題。所以他花了不少時間要求行人路、馬路要平順。而台灣一些地方縣市的政績,是搞地區自主培力(empowerment),做一些地區商業圈,推動地區經濟等。當然,這些「有感」的政策,最大的阻力相信是剛才提到的行政抵制。如果到時有好的政策而出現行政抵制,區議會怎樣利用民間力量推動,這就到時再討論及處理了。

與其擔心北京政策 不如做好區事

第三,是連任。之前本欄提過,現在北京對港政策(及港府高層辦事作風),有「兩個凡是」:凡是民主派提出的,我們一定反對;凡是青年提出的,統統都是港獨。香港建制派貫徹執行「兩個凡是」,結果爆出了「反送中運動」,連帶後果是美帝國會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最近美帝國內共和黨保守派,出現強大的政治需求,要求日後的國際貿易政策必須與宗教自由掛鈎),而且更令區議會選舉一敗塗地。近7年北京對港政策,愈走愈左,愈走愈窄,所以只要北京繼續「兩個凡是」,而且在今次區選崩盤後,推行得更徹底的話,4年後只要還有區議會選舉,民主派陣營仍然會有優勢。

民主派經常用2003年的區議會選舉大勝,4年後輸掉區選作為例子,希望本屆區議會議員不要再犯下選完失蹤的毛病。老實說,泛民在2007年區選之敗,除了區政失敗之外,董建華腳痛下台、23條立法暫停、北京對港手法轉得較為溫和,既令社會回復平靜,也導致民主派2007年區選崩盤。所以,4年之後的區議會選情,仍然一定程度上繫於北京對港政策會否走向緩和。由於我們無法理性地了解北京對港政策的方向,與其擔心北京對港政策會否更強硬或軟化,不如做好揭弊及興革,做好區事,為4年後連任作準備。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王慧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