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呂秉權
下一篇
上一篇

呂秉權:區選警號 中共宜務實治港

【明報文章】中共處理問題,一直有對內和對外兩套評估和說法。對外,通常不說真話死要面。對內,則有內參,有時較為務實。

以經濟問題為例,他們內外有兩套數據,對外說得平穩可控,冠冕堂皇,對內則可能觸目驚心。以總理李克強為例,2007年主政遼寧時,身為經濟博士的他,對中國經濟數字的水分存疑,改用自己的指標(鐵路貨運量、用電量和銀行放貸量)來衡量經濟實况,被《經濟學人》稱為李克強指數。

公共衛生方面,2003年廣東爆發沙士,對外一直隱瞞疫情,令病毒蔓延香港(近1800人感染,約300人死亡),播毒全球;對內,廣東則有較確切的感染情况匯報中央,讓官方採取預案之餘,亦讓親友及早預防和撤離;後來,疫症擴散全國,世衛專家到北京的醫院調查,當局不惜用救護車載着沙士病人在城裏到處兜圈,逃避外國專家點算感染人數,但其實北京是有內參統計數字的。

2008年國產毒奶粉事件,當局早在夏天已知道大量幼童受害,出現腎結石等問題(相信不少官員子孫喝進口奶粉)。可是,由於要主辦奧運,彰顯中國盛世,有關問題不得不多放一會,毒奶只能再飲一會,幼童繼續被毒害,直至奧運閉幕後為止。

修例風暴 京用自欺欺人方法治港

香港的修例風暴,北京亦用此自欺欺人的方法治港。

對內,他們明知是港人對大陸司法沒信心,對警暴、警黑合作、冤案、特區管治等問題不滿,但對外他們硬要說成是外國策動的顏色革命、示威者收錢、無緣無故的街頭暴力等問題。

6月初,明明100萬人上街遊行抗修例,「左報」社評和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硬說遊行人數誇大了,80萬簽名支持修例的人才是主流民意,一定要通過修例。

明明不是拘捕人數多少就能解決問題,可是「港共」和港澳辦官員,前前後後以拘捕1000人、2000人、3000人(現在已達4000多人)作為解決問題的指標,欺上瞞下。

香港市民會說建制派輸在大是大非

區議會選舉結果,明明是選民不滿特區政府、不滿建制派出賣港人,意圖強硬通過《逃犯修例》修訂,責怪他們對警暴、黑暴和催淚彈毒害香港等問題置若罔聞,只選擇性譴責黑衣人暴力,可是北京偏偏說成因為街頭暴力不利建制派競選工程、泛民出奸招令選民無法投票云云。

在投票日,《大公報》的社評還說:「現在輪到我們選民接力,運用手中神聖一票,向警方致敬,向暴力說不」、「投票,是給特區政府反思管治過失、撥亂反正的機會」。

大陸網民在網易的討論區說:「暴徒不得人心,香港人民會用選票教訓他們的,暴徒們,你們的末日到了,清算時候來了」、「絕對不給亂港分子贏得半分選票」等。

投票結束後,《大公報》的社評又說:「但建制派輸了選舉,除了分析外在因素,更須從自身找差距。正如一個身體健康的人,自身帶有免疫力,可以抵擋各種細菌病毒的侵襲,而遇到反常天氣就患感冒的,肯定是身子較弱。知病之所起,方能治之,與其將過多精力花費在抱怨上,更應在強身健體方面下功夫,在選舉文宣、動員方式、選舉口號、政綱海報、街坊互動等方面與時俱進,以更扎實的地區工作,更好的服務質素,更主動的服務精神,贏回街坊的心。」

不過,香港市民會說,建制派並不輸在地區工作(不少零地區工作的人擊敗他們)、與街坊互動和動員方式,他們是輸在自己「保皇」的原罪,輸在支持修逃犯例、出賣港人、支持警暴、對受害者埋沒良知等大是大非的問題上。

以史為鑑 政治問題定要政治務實解決

政治問題,一定要政治務實解決,可以以史為鑑。

1970年代末,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南下,出任廣東省委第一書記,搞改革開放和處理「大逃港」等問題。當時,內地歷經大饑荒和文革等動亂,累積逃港人數以百萬計。

對逃港者,當局曾採取槍殺、捉拿、關押、虐打等方式處理。

習仲勳到深圳考察,有農民對他說:「習書記,你也是吃過苦的,所以我才對你講這些真話:咱們共產黨政策要還這樣下去,還不改,人都會跑光啦!」

習仲勳把問題的定調,由敵我矛盾變為人民內部矛盾,以柔性方式處理。

「我們自己的生活條件差,問題解決不了,怎麼能把他們叫偷渡犯呢?這些人是外流不是外逃,是人民內部矛盾,不是敵我矛盾,經濟搞好了,逃過去的人又會跑回到我們這邊來。」

對逃港失敗被抓到收容站的人,習仲勳要求不歧視、不虐待,當他們是自己人,教育後全部放走。

為了阻截逃港,當時邊境駐有重兵,以槍彈威嚇投奔自由的人,鄧小平知道後作了有智慧的表態,表示「這是我們的政策有問題,不是部隊管得了的」,阻止了血流成河的局面。

2012年底,習近平即位總書記初期,主持了十八屆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體學習,警示大家說「一些國家因長期積累的矛盾導致民怨載道、社會動盪、政權垮台,其中貪污腐敗就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權力不受制約,官員不被問責,警暴、「警黑」不被追究,統統都是腐敗的根源。

此外,中紀委前書記王岐山曾推薦民眾看有關法國大革命的《舊制度與大革命》一書,令此書賣斷市。《人民日報》解讀王岐山的推薦指,當前中國,人們追求更多表達權、批評權,對官員的腐敗和特權更難以容忍,對自身利益據理力爭。「歷史告訴我們……對民眾不滿的地方要及時回應,使下情上達,及時疏導民眾的情緒。」

透過今次的區選,希望中央真正看清香港民意,要像治水般疏導和回應訴求,不能再自欺欺人,而是切實檢討「這是我們的政策有問題,不是『警隊』管得了的」,以政治智慧和高度為香港做一件好事。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呂秉權]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