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莫哲暐
下一篇
上一篇

莫哲暐:選舉光榮一刻 運動路仍遙遠

【明報文章】區議會選舉塵埃落定,非建制派在議席上大勝,毋庸置疑,令人振奮。建制派巨頭紛紛落馬,也看得人心花怒放。但興奮過後,我們必須沉着氣,審視目前局勢。

「抗爭的選舉時刻」

和4年前的區議會選舉一樣,我會稱今次的選舉為一個「抗爭的選舉時刻」(contentious electoral moment)。自佔領抗爭遍及世界,一些學者便把這種形式的抗爭稱為「時刻」(moments)。有別於長期而延續的「運動」(movements),「時刻」是公民力量的爆發,猶如靈光乍現。在爆發中,人展現出對能夠改變世界的希望。然而爆發終歸是爆發,不能持久。即使如此,爆發過後,我們仍然可以找到留下的蛛絲馬迹。馬嶽教授便把5年前的雨傘運動定義為時刻,並指出其後多個專業政團成立,就是爆發留下的痕迹所觸發的。

雨傘實際上失敗了,無法為香港爭取普選。佔領過後,不少佔領者灰心喪志。然而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相繼舉行,不少社運人士和素人以「傘兵」的名義參選,希望延續雨傘時刻。有趣的是,這些候選人當中,部分其實不太關心當選後當如何,反而是強調選舉本身。例如有候選人直指參選就是要用票數告訴世人:我們的佔領失敗了,但我們是正確的。換句話說,就是用選票較勁去證成佔領是合乎正義的、是正確的。另外也有不少候選人主要是因為不甘心見到建制派長期霸佔席位,因而挺身挑戰一下(當然也有部分是不滿泛民的怠惰和溫和路線)。因此,「選舉」和「進入議會」可以說是分開的。我因而會稱那兩次選舉為「抗爭的選舉時刻」,是兩次公民力量藉着選舉機制的大爆發。爆發後,威權政府全面反撲,例如DQ(取消資格)、政治檢控和修改議事規則等,力量隨之消散。

今次選舉或多或少是要推進運動

今次的選舉,我認為也是一次大爆發。歷史上首次全港所有議席均有較勁,再無自動當選。大黨派出年輕一代(例如洪駿軒、劉珈汶),素人處處出擊(例如彭家浩、林德和)。上屆落敗的素人和新面孔如王進洋和葉錦龍等捲土重來,繼而獲勝;上屆當選的也得以連任,例如楊雪盈。他們當中,相信有部分(尤其新人)其實也不太知道晉身議會後可以如何,更無預計過議席可以過半。我自己的一位朋友之所以出來參選,全因為自己無法上前線,希望能用參選的方式付出一下。

這是又一次力量的大爆發。當中應該包括不少抗議票(protest votes),主要是針對北京、林鄭月娥政府、建制派聯盟,以及警暴。相信也有「和理非」希望藉着選舉去表達對運動的支持(或同情)。儘管他們不同意勇武朋友使用暴力,但也希望用自己的一票「做啲嘢」。和上屆不同的是,今次的選舉乃在運動進行中舉辦的,應該也是歷史上首次。如果上次的選舉是希望延續已經消逝的佔領,今次的選舉或多或少都是要推進運動。知道非建制派大勝後,已經有不少聲音要求當選人營救理大被困的朋友,可見選舉只是運動的一頁。

北京港府必反撲 須嚴陣以待

但我們也要小心謹慎,不能冲昏頭腦。首先,雖然在議席上大勝,但總票數其實仍然維持六四比,亦即是說仍然有四成投票者投了給建制派,並無突破。此外,投給非建制,不等於完全同意現時運動的走向。事實上在選舉前,梁啟智博士公布民調,發現對警察信任的人士首次出現小逆轉。運動如何挾這個選舉時刻走下去,是個難題。最後,2003年民主派在區議會大勝,隨即惹來北京大力反撲。「蛇齋餅糉」全面升級,馬嶽教授所謂的「社區福利主義」也是從那時開始鞏固的。今次北京和港府也必定反撲,甚至採取更為威權的打壓手法,我們必須嚴陣以待。

選舉光榮一刻已過。我們要抓緊那一刻的光輝,固本培元,令運動延續下去,直到最終勝利。

作者是社會學博士生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論壇版文章以2300字為限。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 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莫哲暐]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