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周美華
上一篇

周美華:與梁啓業商榷——調解不止溝通術

【明報文章】日前《明報》刊出梁啟業先生〈呼籲成立「香港市民調解會」〉一文(11月19日),希望透過調解為近月社會爭議尋找解決方法,相信社會各界與梁先生同樣對香港局勢感到憂慮。作為推動調解多年的調解評審員及導師,發覺文章部分觀點尚待澄清,因此撰文商榷數點,亦望各位先進不吝指點賜教:

(1)公開調解先天不足

調解作為有效解決爭議的方式,除了需要各方自願參與之外,關鍵在於各方是否暢所欲言。調解會面強調保密,討論過程無損雙方法律權益,不能於日後訴訟用作證據,使發言無後顧之憂。對於涉及廣泛公眾利益的議題,調解會面本來並不適用,而閉門會面也不符合公眾期望。即使調解技巧能用於調停斡旋,但調解員也沒有直通天庭的本事,令諱莫如深的官員在透明公開的平台突然知無不言,如此本是先天不足。

(2)陳明真相先於溝通

儘管運動未見領袖,但官民之間欠缺互信已是不爭事實,且看最近民調有多少受訪者給予政府和警隊零分信任度便知一二。要重建互信營造對話氣氛,讓真相說話至為重要。自6月以來我們目睹不少衝擊視覺的畫面,譬如「7.21」白衣人襲擊乘客、「8.31」警方進入太子站月台、數月來多起警員開槍事件,以至個別屍體發現案等等,坊間普遍認為政府和警方應交代更多細節。當運動的焦點由《逃犯條例》修訂轉移至警方處理群眾活動的手法,政府似乎有不可推卻的責任主動披露釋疑,同時釋出善意帶領社會邁向溝通的大門。

真相修補裂痕 猜疑下調解恐浪費

(3)匯集各方事在人為

要各方自願走到桌前調解,也關乎局勢發展是否具備充分條件。假若警民衝突持續升溫、街頭繼續烽煙處處,要各方坐在冷氣房調解恐怕不切實際。梁先生倡議調解平台應建議暫停衝突兩星期,似乎一改過往調解會面不帶有預設議程的做法。調解議程須由各方共同擬定,調解員出於基本規範實不應越俎代庖,否則只會引起質疑調解員的中立性。故此休戰之時其實就是調解的時機,而非倒果為因為了調解才需要休戰。

過去社區對話公眾未見受落,源於現場仍是各方自說自話的表述場合。要達至真正有效的溝通,彼此坦誠交流,藉交代真相來修補信任的裂痕,無疑是一貼良方。在互相猜疑的情况下貿然開展調解,只恐怕浪費珍貴的溝通機會,更可能辜負公眾對調解的期望。

(4)單向調解鬆綁心結

要讓各方抒發感受和內心鬱結,調解會面並非唯一可行之途。我們的團隊自9月以來曾經為中學生、家長及前線社工舉辦講座,運用調解技巧正面思考社會局勢,以及分析政見而起的人際衝突和困擾。

面對胸懷理想和抱負的年輕人,我們秉持調解員不以個人價值觀論斷(non-judgmental)的中立原則,在肯定他們的情緒和尊重他們的價值觀之餘,也為他們分析事件背後的社會結構和價值觀衝突,透過風險評估(risk analysis)和現實測試(reality test)等技巧,令他們建立疑問(doubt creation)反思自己以及整場運動的處境︰曠日持久的街頭抗爭能延續到何時?五大訴求是否要同步落實?假若具體解決方案難獲共識,先行商議願景或大方向是否可取?政見是否我們與家人朋友溝通的唯一前提?

(5)建立互信修補關係

調解理論和技巧的應用要相得益彰,首先要建立良好關係和互動基礎。取信之後才能排難解憂,亦能充權(empower)讓參加者在生活裏付諸實踐,縮窄政見而來的分歧和嫌隙。

我們所接觸的年輕人乃至成年人都是理性和願意聆聽意見的,大家雖然對香港的未來有不同期望,但都認同事件總有完結的一天,與家人朋友的關係依然重要,路難行亦要走下去。曾有中四學生在講座後寫下感想,感謝我們嘗試平復他們的心情。我們亦從老師得知學生們反應正面,學習動機比開學初期改善,這都是令人欣慰的轉變。

時局變化瞬息萬變,現在或許未有條件讓各方坐下來商議。不過社會的未來是屬於今天所有年輕人的,我們都有責任在艱困時期扶他們一把,共渡難關尋找出路。

作者是香港調解顧問中心秘書長、「兩代調解人」專頁創辦人

[周美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