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關仲然
下一篇
上一篇

關仲然:民進黨與蔡英文的第二次考核

【明報文章】明年1月11日的台灣大選,除了選出總統之外,同時亦會產生新一屆的立法院、共113個議席。民進黨在上屆選舉中,除了蔡英文當選總統,還歷史性在立法院取得過半議席,首次全面執政。然而,不論是選民期望過大,抑或是蔡英文政府上任後的表現未如理想,經過執政初期的「軍公教年金改革」,以及有關勞工福利的「一例一休」之後,民進黨瞬間從天堂折返人間,在去年的第一次「中期考核」——地方選舉中慘敗。一個多月後的選舉,究竟是繼續頹勢,抑或能及時回勇,將直接決定蔡英文和民進黨在未來4年有沒有機會繼續執政。

未來個多月最大任務:大賣「芒果乾」

從各種民調以及抽象一點的「精神面貌」來說,民進黨的選情看來比國民黨樂觀。然而,正如政治學中對有關選舉競選宣傳(electoral campaign)的研究所形容,競選宣傳有三層作用:第一層是通知(inform)選民,讓選民知道政黨和候選人所代表的是什麼;第二層是說服(persuade)選民,以政策承諾吸引選民支持;最後一層、也是最關鍵的,是要動員(mobilize)選民,讓每一個支持者都去到票站投票,因為支持者再多,但如果支持者懶得投票,都是無用。因此民進黨在未來一個多月中的最大任務,就是要大賣「芒果乾」(「亡國感」),動員支持者用選票「救台灣」。

「英德配」代表黨內派系合作

在總統選舉與立法院選舉中,以蔡英文、賴清德掛帥的總統選舉無疑是更有把握。年初的時候,蔡、賴兩人在民進黨黨內初選對決,曾經鬧得不快(包括賴營指控黨中央在初選處理不公等等),但還是在最後關頭聯手合作,組成「英德配」,與國民黨的韓國瑜、張善政決一高下(有關國民黨的分析將留待另一篇)。從牌面上,「英德配」是民進黨的最強組合,而兩人合作,所代表的不止是把初選的恩怨放下,也代表了黨內派系的合作(賴所代表的新潮流、蔡英文自己的「英系」;須記得,上屆跟蔡英文搭配的副總統陳建仁是無黨籍的背景)。

民進黨經過去年地方選舉的慘敗,本來愁雲慘霧,但能夠在短時間扭轉過來,除了多得香港幫忙推銷「芒果乾」外,年初當選接任的黨主席卓榮泰,以及陳水扁前文膽、現任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也是居功至偉。在去年落敗之後,蔡英文辭任黨主席,而黨內大老們也好像無人願意挺身而出打救民進黨,造就卓榮泰當選,領導民進黨。事實證明,即使卓榮泰不是民進黨內的明星政治人物,但就能夠跨派系得到黨內不同力量所接受和支持,並且最後整合蔡、賴合作,也就是民進黨主席這位置最重要的工作了。

銳意加年輕元素 國民黨則老氣橫秋

除此以外,民進黨黨中央大膽招攬學運領袖林飛帆入黨,擔任副秘書長一職,本來就已經可以感覺到民進黨銳意加入年輕元素的意圖;反過來再看看國民黨,黨主席吳敦義最近所任命的其中一位副秘書長,是「深藍」老政客蔡正元,兩黨形象的反差是史無前例的大。民進黨經過2018年的失利,黨內作出改變試圖收復失地,成效如何還看明年選舉;但國民黨在經過2016年的失敗之後,換上吳敦義領軍,除了去年殺出的奇兵韓國瑜之外,黨內整體還是老氣橫秋,徹頭徹尾像一個「百年老黨」。

相比總統選舉,民進黨在立法院選舉所面對的壓力無疑更大。立法院選舉分成兩部分,第一部分是單議席單票制的區域選舉(共73席),第二部分為比例代表制的全台灣不分區選舉(共34席),另外還有6席是原住民的選舉。以單議席單票制為主的選舉制度,在其產生的「勝者全勝(winner takes all)」效果之下,選舉結果都是難以預測(跟英國下月的大選一樣)。特別是國民黨黨中央再弱,講求資源的地方選舉,國民黨仍然有很大的影響力。

立院選舉壓力更大 最重要是過半

回看國民黨在2016年的選舉,即使慘敗(在不分區只取得大約27%選票,民進黨有44%),但仍然可以在區域議席的選舉中拿到近四成選票。此刻國民黨再弱,氣勢也一定比2016年的歷史低點要好得多,所以換過來說,民進黨要守住2016年所取得的68席,是非常困難。因此,對民進黨而言,今次選舉最重要的目標是國會過半(57席),達到已是勝利。

今屆選舉,民進黨沒有再跟小黨時代力量合作(但仍然禮讓前時力黨員林昶佐、洪慈庸參選),例如在上屆新北(第十二選區)禮讓黃國昌參選而沒有派出候選人,今屆就派出年輕候選人賴品妤參選,與取代黃國昌出選、時代力量的賴嘉倫對決。減少合作的結果,會否導致國民黨漁人得利,將會是民進黨的憂慮。另一個值得留意的選區,必定要數台北(第三選區),由民進黨的吳怡農對上國民黨的「政四代」蔣萬安。兩人都是主打年輕(有顏值),但政治新人、中研院學者吳乃德的兒子吳怡農聲勢浩大(而且顏值更高),能否打破國民黨長年在該區的壟斷的同時,也是總統選舉以外,另一場最激烈、最受關注的選舉。

(台灣選舉分析之二)

作者是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兼任講師

[關仲然]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