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智經研究中心
上一篇

智經研究中心:救人一命 由細學起?

【明報文章】近年消防處多番出招,鼓勵市民遇上突發事件時協助進行急救。另有本地調查指,具相關知識人士在有需要時較願意出手急救。如此說來,向中、小學生教授急救知識,甚至將相關訓練列入課程,應否成為救人的第一步?

心臟驟停存活率 沒施救每分鐘降一成

現時消防處承諾救護車會於接報後12分鐘內抵達現場,不過以突發性心臟驟停為例,有醫生指出若無人施行急救,患者的生存機率將逐分鐘減少7%至10%。消防處近年除加強向求助人士提供急救指引外,亦推出「任何仁」系列宣傳片教授急救知識,問題是,現實中到底有多少人願意落手落腳救人?

香港大學在2015年進行的調查顯示,面對緊急事故時,只有21%受訪者表示願意施行心肺復蘇術(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CPR),即通過進行心外壓等手段以協助保持傷病者血液循環,以及有18%願意協助使用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Automated External Defibrillator,AED),以診斷心律不正並給予去顫電擊急救。但曾接受相關訓練的受訪者,願意施救的比率卻分別大增至73%和78%,可見相關訓練能顯著提高人們落手救人的動力。

學校教急救 多國有先例

由此看來,將相關訓練加入學校課程之中,確實值得考慮。事實上,這種構思亦有例可援。在日本,因應2011年有學生於學校急性心停失救,官方調查報告建議向學童提供學習急救的機會。至2017年,日本已有59%的初中及66%的高中,於保健體育課中提供CPR及AED的實際應用訓練。

英國教育部今年6月發表的新課程指引亦將急救知識列入課程,預計在下學年落實;此外,美國有39個州份早已透過立法,將急救訓練納入高中課程;丹麥也於2005年起,強制學生於中學畢業前接受CPR訓練。

應學什麼? 需列為畢業條件?

那麼,各地於中、小學階段又分別教授什麼急救知識呢?在小學層面,英國指引要求學生於畢業前學習基礎急救理論和報告緊急事故;日本就建議向學生講解AED的使用原理及擺放位置,以及如何於發生事故時,向附近的成年人交代情况及求助。

至於中學層面,英國的指引要求學生需於畢業前學習進階急救知識、進行CPR,以及AED的作用等。美國的阿拉巴馬州、維珍尼亞州(弗吉尼亞州)及加州,則建議為州內介乎9至12年級(相當於香港的中學3至6年級)的學生提供急救、CPR及AED等訓練課程;日本就會向學生提供CPR及AED的應用訓練。

除了將急救訓練加入常規課程,部分地方更將完成課程列為學生的畢業條件。維珍尼亞州便規定2016/17學年起入學的9年級學生,需完成相關訓練方可畢業;而加州於2016年訂立的法規,亦將學生完成指定訓練課程列為畢業條件。

課時有限 為學急救該放棄什麼?

綜合上述例子,一般都是於小學階段向學生傳授基本急救理論,以及如何報告事故,並於中學階段提供CPR及AED的應用訓練,部分地方甚至將完成課程視為畢業條件。這些做法看似合理,但套用到香港,又是否可行?

香港學生一向被指課業繁重,想了解是否有空間將急救引入課程,要先清楚現有課程和訓練所需時間。根據教育局的指引,小四至小六的總課時為2376,初中和高中則分別有2754和2400個課時。而坊間急救組織提供的基本急救課程一般需時16至30小時不等;至於CPR及AED訓練方面,所需課時則由4至7小時不等。換言之,急救課程的課時,約佔小四至中六總課時的0.21%至0.4%;CPR及AED訓練的課時,則約佔0.05%至0.09%。

以不足百分之一的課時,裝備下一代隨時伸出援手,看似十分划算。但世上值得學習的知識何其多,本地學生在課堂內外的學習生活又何其「充實」。若社會普遍認同將急救引入常規課程,那麼是要其他學習活動讓路,還是讓學習生活更加「充實」,是各界下一步需要討論的問題。

教曉急救後 立法推動出手救人?

再進一步,學曉急救並不代表敢於救、願意救。社會是否需要作出配合,例如通過訂立《好人法》,讓施救者在若干情况下免受訴訟,以減少救人的後顧之憂;或是引入義務救助理念,對某些有能力卻見死不救的人施予法律制裁,令其承擔更大的救人責任,相信仍大有討論空間。

[智經研究中心]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