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呂大樂

筆陣

下一篇

筆陣:迷信quick fix——官民黃藍都犯了的毛病/文:呂大樂

【明報文章】我自認為人樂觀,對於眼前所見到的亂局,覺得總會來到一個大致上平靜下來的階段。到時候,究竟應該理解為恢復秩序,還是暫時休戰?又或者在一些人看來的「淪陷」?這可能是日後的一個辯論題目。啊!我沒有提到「光復」這個選項,事關現實的確很殘酷,就算準備了1萬個燃燒彈,其實也只不過是在兩三個地點上打巷戰,而對手仍是由警察來擔任防衛/鎮壓的角色,尚未出動軍隊。以小規模暴力行動來拖垮一個政府,成功主要是靠後者自行崩潰(又或者外在力量令它無法撐下去),而不是行動者那單薄的武力力量奏效。如果時辰未到,現狀就會繼續。現實政治很現實。政府(威權的和民主的都一樣)擁有壟斷使用武力的權力,在這方面跟市民的關係並不對等,要硬拼的話,不是不可以,而是代價甚大。為什麼很多人嘗試在武力以外尋求解決問題的方法,不一定是因為他們缺乏勇氣,而是會想到在策略上這是否最為有效。與此同時,一次訴求的表達、權益的爭取是否成功,往往也跟參與者的勇氣、決心、團結等因素無關,因為政治不是靠「攤牌」;「曬冷」是最後一招,而不是起手式。以上的一段話可能令(起碼一部分)人覺得難以入耳,不過卻是對現實(至少是其中一面吧)的描述。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