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任建峰
下一篇
上一篇

任建峰:絕望與希望

【明報文章】有一些臨牀心理學家、精神科醫生朋友曾對我說,近5個多月的示威運動期間,港人情緒困擾情况有飈升趨勢,問題比起5年前雨傘運動最差的時候更嚴重。還有,按照5年前的經驗,情緒困擾高峰期會是在一個被視為徒勞無功的政治運動完結後才呈現。換句話說,縱使現在的港人情緒困擾情况已比5年前嚴重,但今次的低谷位還未來臨。

港人情緒困擾低谷還未來臨

的確,近月令香港人困擾的事十分多。生靈的塗炭、親友的撕裂、政府的不仁、警隊的濫暴、極權的干預、法治的衝擊、自由的倒退、設施的毁壞、秩序的消失、生活的失常、市道的蕭條、生計的困難,這些東西任何一種都足以令人困擾。但當近月的香港是這一切同時發生,我們的困擾廣度與深度就簡直是無法想像。有時,大家以為見到一點曙光(如法院就《禁蒙面法》判決體現了司法獨立),但很快又被推回深淵(如港澳辦等機關就有關裁決批鬥法治與司法獨立)。

面對着這一切,香港人的鬱結已透過不同方式浮現。最嚴重的,當然就是自殺或企圖自殺個案的上升(懷疑是「被自殺」那些另計),和各種憂鬱症有關的病痛。情緒波動,不時會失控地哭泣或發脾氣的情况,都多了在朋友圈子中聽聞。生活上,香港人因近月的一切失眠就已經幾乎是「基本盤」,另外還有多了抽煙、喝酒、暴食(或極度沒有胃口)等發泄。

長話短說,香港人現在見到的一切都是令他們邁向絕望的。大家都好像只能一天一天地過,不敢為未來作任何計劃,遑論對未來存什麼希望。不少人都在說想離開香港,但老實說,就算是有海外居留權,當一個人的工作、生活、社交人脈等都已在這個家扎根多年,要說離開又談何容易?再者,我認識的不少親友都會相信,做錯事的並不是我們,為何我們要因他人的錯而主動放棄自己的家、把其拱手相讓?

當然,在這一切絕望中,我仍很想可以看到希望。至少,我嘗試安慰自己,爛船都有三斤釘,香港就算風光不再,都未必淪落到邁向死亡。

在醜惡中 港人展示最美好一面

不過,這聽下去都是有點消極,我始終都是對香港滿懷希望的,理由是因為在近月的一切醜惡中,香港人向自己和世界展示了最美好的一面。在這幾個月,我們見到香港人的團結、創意、堅毅、鬥志、開放、多元。就算今次的運動被鎮壓或無疾而終,就算我們每一個人都決定回歸平淡、再一次不理世事、只顧賺錢,經過今次運動後,我們都知道,假以時日,如果香港再有事需要香港人站出來,大家都是會以「師兄弟姐妹歸隊」的姿態強勢回歸,再創奇蹟。

只要香港人一日還在,我們這個城市永遠都還會有希望。絕望,是一時的,但希望,是恆久的。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黑夜雖漫長,黎明必再來。

(作者按: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作者是執業律師、不虔誠天主教徒

[任建峰]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