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景祥
下一篇
上一篇

陳景祥:為何要怪罪校長?

【明報文章】反修例風暴持續,大學校園成為戰場。繼中文大學之後,理工大學周日又發生嚴重衝突,從早上開始直到周一都未停止(交稿時警察仍在包圍理大校園)。

大學是知識分子雲集之地,是學術殿堂,崇尚自由開放,很多社會運動發源地都在大學,而大學生往往就是運動的主角。

過去5個多月的抗爭行動,被捕者之中有大學生,但都是在街頭被捕;衝突發生在校園,則是上個星期的事。中文大學的二號橋因為有黑衣人投擲物件在吐露港公路堵塞行車,警方於是上橋驅散拉人,學生頑抗,警方一度包圍二號橋附近的校園範圍,氣氛相當緊張。

後來警方撤離,二號橋被佔領,3日之後抗爭者撤出,事件得以在沒有發生流血衝突的情况下結束。然而,中大校園在示威者佔領期間多處遭嚴重破壞及塗污,又留下大批「物資」,包括自製的汽油彈,鏡頭所見,校園內某些地方落得頹垣敗瓦,一片破爛!

政府束手無策 校長又可做什麼?

媒體的評論和中大一些校友認為要追究中大校長的責任,原因是校長沒有管好學生,令校園失控變成戰場。9家大學(八大受資助院校加上公開大學)的校長在上周五發表〈關於目前時局的聲明〉,其中提及「當前的社會紛爭,已令大學校園化身成政治角力的場所,而政府的回應至今未能有效化解危機。任何認為大學可以化解這場危機的期望是不切實際的,因為這些極其複雜而艱難的困局,並非由大學造成,亦無法透過大學紀律程序來解決」。

校長聲明說的都是實話,政府對事態的回應無法有效化解危機,而風波起源又非關各家大學,怎能要求大學校長去化解危局?政府對止暴平亂也束手無策,試問大學校長又可以做些什麼?

參加聯署的9位大學校長都是學有專精的學者,他們接受聘任時,工作範圍肯定不會包括「協助處理香港的政治危機及平息暴亂」吧?6個月前,又有誰可以猜到香港會陷入如此嚴重的危機?現在去指摘大學校長推卸責任,公道嗎?合理嗎?

事無大小都管住 非大學教育方式

批評者說,學生「搞暴動」、「變成恐怖分子」時,校長為何不召警進入校園處理?中大被稱為「暴大」,學生在校園四處塗污、張貼標語、拉橫額,擾亂大學畢業禮,這些都是破壞行徑,但不是「搞暴動」,更不能說學生已經「變成恐怖分子」;在目前的緊張氣氛下,大學校長召警進入校園拘捕學生,必會觸發學生強烈反彈,校園內如果出現大規模動亂,情况將完全失控,校長更加無法處理!

「正常情况」下,大學當局都會盡量透過跟學生對話,謀求化解危機,希望以磋商代替對抗。中大段崇智校長在6月之後就曾兩次公開與學生對話,二號橋被佔之後也親自到場勸學生撤出,親力親為,怎可以說是卸責!

大學不是小學中學,校長不能動輒以校規管束學生。入讀大學的絕大部分已是成年人,他們開始過獨立的生活,學習獨立思考,大學校長和教員只能從旁輔導,不能再事無大小都管住,這不是大學的教育方式。

處理對抗政府衝突 超出大學校長專長

香港8家受政府資助的大學,它們的校長都屬於「學者型」,主要任務是打造一個環境,讓大學和不同國家、不同文化的人一起合作,在學術研究上求突破,並培育有活躍思維能力的學生,讓他們能應對社會變遷及跨文化的環境(參考「知識分子」網站:〈國外大學校長眼中的校長職責〉,2018年)。

以中大為例,歷任校長都是學者出身,在研究或學術上有一定地位,其中高錕校長更是諾貝爾獎得主,他對學生的包容和體諒已有許多回憶記述刊出。由學者做管理工作,處理學術或教學的問題尚可,涉及社會、政治議題,學者型大學校長已力不從心,偏偏香港的大學經常都捲入政治漩渦,校長都成為磨心,現在要處理的更是涉及對抗政府的暴力衝突,明顯已超出大學校長的專長範圍。

時局穩定下來 大學名聲必可恢復

由學者出任校長、領導大學,香港取得的成績極為驕人,以一個700多萬人口的城市,有3家國際級的大學,這是香港值得驕傲的成就;中央推出的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其中褒揚香港的強項之一,就是擁有3家國際級大學,證明由學者治校的做法沒有錯,絕不能因為眼前的政治風波就把現在的大學校長說得一無是處。

看見大學校園被破壞塗污,作為校友都會心痛,有些評論指「經此一役」,香港的大學形象盡毁,學生的「暴徒形象」深入人心且傳遍國際,香港的大學在國際排名必會急跌,地位不保。我覺得此說太過誇張。

大學的生命力在於其精神價值及傳統,和歷年發展積累的學風、研究成果,以及一大批教授、研究人員、校友等連成的網絡,把大學的精神價值代代傳承;這些無形資產不會輕易被破壞,只要時局穩定下來,教與學重回正軌,大學的「名聲」和排名必可恢復。

例如香港大學;回歸後港大也發生過幾場風波,鬧得滿城風雨,也有不少評論指港大將「地位不保」,結果風波過後,港大繼續發展,國際排名一直保持前列,也是本地學生報讀的首一、二之選,何來「不保」?

內地的清華和北大在文化大革命時期都是重災區,「左毒」橫流,正常教學和研究陷於停頓,但在文革十年之後重新起步,清華和北大繼續是內地的名校,每年都招到最好的學生。

中大被佔領的事件和平結束之後,理工大學卻爆發了激烈衝突;未來一段日子,香港的大學都很難回復平靜。但正如中大一樣,理大校長身處這個政治環境,除了發個呼籲聲明,他又能做些什麼?

中大校友有些準備發信譴責校長,也有校友則發聲明力挺,認為校長處理恰當;要論校長功過,校友之間也出現了重大分歧。我認為當前中大校友不應糾纏在譴責或維護校長的口舌之爭,應該做的,是發動校友捐款給大學重修校園,添置損毁了的設備,令大學校園和運作盡快「回復原貌」。至於大學日後的保安和管理,就只能由大學自行處理了。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陳景祥]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