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梁啓業
上一篇

梁啓業:呼籲成立「香港市民調解會」

【明報文章】香港如今如此令人痛心的局面,不用闡述了。

在一個紛亂的局面中,爭執的雙方都在持續盲打、閉塞的拉扯下,很自然是會由失理智,到失理性的。中間一個「通血管」的溝通渠道是必須的。故此,我呼籲一些有民望的智慧之士(如沈祖堯、馬道立等)請纓擔旗去組織一個「香港市民調解會」急救香港。有能力的「調解員」成員不需太多,10個左右,只要是有氣度及識見、能和年輕人或政府溝通的就可以。

希望打破僵局 專注尋求解決方案

根據香港綜合調解辦事處的定義,「調解」(Mediation)給機會予爭議各方陳述本身的論點。調解員的任務並非為各方作出決定,而是幫助各方探討本身論據,並尋求可行的解決方案。它與「仲裁」(Arbitration)不同的是,它並沒有評理的意味在內。「調解」最隱含的主旨是希望能夠打破僵局,並能令雙方專注於尋求解決方案。這不正是香港目前最需要的嗎?

長話短說,我倡議理想中「香港市民調解會」要做的是:

(1)建議暫時停火兩星期

老香港有句通俗語講得好:「吊頸都要透吓氣。」無論是學生或警察及他們的父母、家人在這幾個月內所承受的惶惑、恐懼及焦慮並不是我們一般人可理解的。香港每個人都需要透透氣。冷靜下來會使大家的思維更清晰、更容易接受新的想法。

(2)讓大家多明白對方

這件事最大的分歧是學生有他們的意識形態、對錯標準。管治者又有他們的政治生態、利害關係,往往很多事,很多時,都不能開誠布公,只能閃爍其詞。調解員在此可充當第三方的溝通渠道,使大家走近一步,多了解對方的想法,消減一點點的戾氣,這是要求共識的重要基石。

(3)探求更多的方案及可能性

在一個爭執的過程中,最忌的就是「硬軚」(即是不聆聽、不改立場),這樣永遠都只會推雙方到懸崖絕壁。在如今無大台的網絡世界,的確是很難找到共識,但如果有一個有向心力調解會,我相信這會吸引到一大批中間人士的參與及支持,雖或未能一步到位,但起碼提供了一個平實的平台,讓更多人想出多樣的可能性,救救這個快要崩爛的香港。

作者是樹仁大學新聞與傳播學系助理教授

[梁啓業]

上 / 下一篇新聞